木瓜和丝瓜 - onenightsex(年下小狼狗x白领女上司) 睡前一篇小黄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sex》

    “诶!你怎么在这儿?”

    赵京墨被人拍了下后背,转头去看。

    是张景和......陈季。

    赵京墨有点愣,站起身,“张总监,陈总监,你们也过来喝酒?”

    这种感觉很奇妙,在嘈杂的酒吧见到公司里的两位总监,而且来这间酒吧大多是带着些别的心思。这两位总监的年龄比赵京墨稍大,但具体大多少,赵京墨也不清楚。总之,能在酒吧这种地方看到张景和陈季,赵京墨当下是很惊讶的。

    “昂,对啊。刚把公司的事情忙完,就约着一起来喝几杯酒,放松一下。”张景一边冲赵京墨笑一边大声的冲赵京墨喊,因为音乐声实在是太大。

    赵京墨当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尴尬的请两位总监坐下。为她俩点了两杯酒,赵京墨装作不经意的看了眼陈季,陈季双臂抵在吧台上,低头轻启红唇含住吸管,吞了口酒。一身高级的套装包裹住凹凸有致的身材,陈季顺手撩了下垂在耳边的头发。赵京墨不知怎么的,觉得喉咙有些发干。

    张景问,“小赵有女朋友吗?”

    赵京墨笑笑,“没有,空窗两年了。”

    张景又问,“不能吧?你在公司里人气很高的,设计部的很多女孩子都中意你的。”

    陈季这个时候用手托住下巴,偏着头透过张景看向赵京墨,眼里含着笑。

    今晚的陈季和平时太不一样,平时的陈季总是带着距离感,高高在上,连表情都少有。

    赵京墨还是笑,“我还不着急找。”赵京墨说的是实话,在他这个年龄,对一段稳定的关系似乎没有以前那么渴望了。赵京墨更愿意在酒吧,看对眼了就去酒店,以此来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事后陌生人一个,赵京墨觉得挺好。

    张景哈哈笑了两声,“我看你平时很深沉啊,明明才27、8吧?”

    赵京墨点点头依旧笑,平时在公司里和同事们处地关系还算说得过去,赵京墨也懒得费心思去维持,对上司献殷勤这种事赵京墨更是无感,整个人有点无欲无求的那种感觉。

    喝了几杯,张景去了厕所。

    只剩下赵京墨和陈季,中间隔着座椅,赵京墨觉得不说点什么气氛会尴尬。

    “陈姐,再给你点一杯吧。”陈季面前的酒已经见底。

    “什么?”陈季偏过头去听,耳坠上的钻亮闪闪。

    “我说,再给你点一杯吧!”赵京墨觉得嗓子都有点受不了,毕竟刚和张景喊了半天。

    看陈季还是一副茫然的模样,赵京墨所幸坐到张景的位子上,离陈季更近。

    “陈姐,再给你点一杯?”因为音乐太吵,赵京墨凑的很近,能闻到陈季身上的木质香。

    “再喝,我就醉了。”陈季的语调轻缓,再看陈季的眼睛,有点暗流涌动的风情。

    赵京墨舔了下嘴角,成熟女人的魅力,一直吸引着赵京墨。尤其是陈季,在公司里,向来冷淡的赵京墨总是会多看几眼陈季,陈季在赵京墨的眼里是不一样的。

    赵京墨刚想坐直回去,陈季换了个姿势翘二郎腿,刚好高跟鞋尖扫过赵京墨结实的小腿。赵京墨身体一僵,被陈季擦过的小腿处仿佛着了火。

    陈季吊着眼看赵京墨,眼里波光潋滟。电光火石相对,是什么意思两个人都清楚明白。赵京墨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鬼使神差的俯身吻上陈季的嘴,陈季没躲,赵京墨更加兴奋,刚想吻她个惊天动地,陈季把手按在赵京墨的胸口,“去我家吧。”

    赵京墨当即心脏跳到一百八十迈,表面平静跟在陈季身后,连干她的姿势都想好了,当下,胯间的东西胀的生疼。

    一进了陈季的家门,赵京墨狐狸尾巴就藏不住了,转身把陈季按在门上猛亲,陈季勾住赵京墨的脖颈,咬着唇一脸享受。

    赵京墨拿下体隔着陈季的短裙生蹭,陈季腰酸腿软。赵京墨手也没闲着,先是伸到后面使劲揉了两把陈季的丰臀,又移到上面隔着套装揉陈季的酥胸。对于平时只能在脑子里意淫的人,此时真实的倒在自己的怀里,赵京墨不干她个天雷勾地火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嗯,等下。我把衣服脱了,等下会皱的。”

    赵京墨虽然不愿意,但手还是停了下来,嘴却难舍难分和陈季的两片嘬到一起。

    等陈季脱光,赵京墨脱了鞋抱着陈季就往里走,陈季攀附在赵京墨的身上给他指路,声音魅惑,“卧室在那边。”赵京墨的胸膛火热,快要把陈季烫伤。

    赵京墨两指分开湿淋淋的两片大阴唇,就急不可耐的把粗硬肿胀的鸡巴一口气插了进去。

    “啊!”陈季猛的后仰,双腿绷直,脚趾蜷曲。赵京墨也爽的咬牙喊了声:“操!”柔软紧致的阴道壁包覆着自己的柱身,赵京墨一下子红了眼,这是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快感。

    陈季的下面不要命的喷着水,一股一股的打在赵京墨硕大的龟头上。

    赵京墨窄腰前后疯狂抽动,陈季胸前的两颗肉球上下翻飞,“嗯......快点......舒服啊......”陈季眯着眼抓着床单浪叫。

    平时高高在上的设计总监此刻正躺在自己身下浪叫,赵京墨的心里有种别样的快感。掐着陈季的腰死命的往里顶,两个人在性事上契合的不得了。

    赵京墨整个脸埋在陈季胸前的两团软肉里,咬着嘬着,陈季的两颗深色的乳头被吸的肿胀光亮。

    “呼......”赵京墨倒在陈季的身边,两个人都喘着粗气。

    “你蛮厉害的。”陈季看着天花板,嘴上的口红已经被赵京墨吃去了大半。

    受到夸奖,还是那方面的,赵京墨心里得意的要命,刚要开口,陈季就起身去浴室淋浴去了。

    设计部开会。

    陈季上身干练的条纹西装,下身一条包臀短裙,踩着黑色高跟鞋进了会议室。

    哒哒哒哒,每一下都踩在赵京墨心上。

    陈季坐下,翘起腿,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大家都讲讲对这次产品设计的想法。”

    赵京墨目不转睛的盯着陈季,自从和陈季上了床,赵京墨每次看陈季都自动脑补她没穿衣服的样子,陈季风骚浪荡的一面只有自己见过。可陈季自始至终都没看自己一眼,这让赵京墨有些沮丧。

    所有人都说完了,陈季看着文件想了一会儿,最后站起身,“我觉得赵京墨的想法不错,就按他的来执行吧,散会。”

    虽然对能不能采取自己的想法赵京墨毫不在乎,可这话是从陈季嘴里亲口说出来的就......赵京墨整个人定在那里,赵京墨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个恋爱中的无脑少男。

    “听说你感冒了,我来给你送盒药。”

    赵京墨把药放到陈季的桌子上。

    陈季头也没抬,语气平淡,“谢谢。”继续对着电脑敲敲打打。

    赵京墨站在办公桌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上次的会议,谢谢总监。”

    陈季抬头,“不用谢,是你的创意好。”

    赵京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点点头,转身要走。

    陈季看着赵京墨挺拔的背影开口,“晚上要来我家么?”这句话自然的就好像在问,你今天吃了吗?

    赵京墨尽量压抑内心的激动,“好。”

    “再用力。”陈季修剪整齐的指甲在赵京墨宽厚的后背上抓挠。

    赵京墨咬着牙抽动,双手啪啪抽了两下陈季的翘屁股,像是在惩罚她这些天对自己的冷淡。

    “噢!啊啊啊......舒服......嗯啊啊......”陈季皱着眉间尖声浪叫,下面把赵京墨的长枪咬的紧紧的。

    赵京墨把陈季翻过身去,让陈季在床上跪好,提起陈季的腰,又开始大力的操弄,陈季头发散乱,胡言乱语的叫,下面流出的淫水被赵京墨捣成一圈又一圈的白沫在两个人交合的地方。

    陈季腰塌在床上,怎么都提不起来,赵京墨索性压在陈季身上,把陈季箍在自己身前,和陈季十指交叉,下体又狠狠的操进去。

    陈季头皮发麻,白眼乱翻,瞬间被快感淹没,“啊不行......不......要死了......放,放开我......”赵京墨充耳不闻,快速抽插几百下,拔出来撸动几下油亮的阴茎,全部射在陈季白嫩的胸上。

    “累了?”赵京墨转头冲陈季笑,一脸的满足。下半辈子,就这样和陈季在床上度过似乎也挺不错的。

    “嗯,不比你们年轻人。”

    赵京墨皱眉,“你年纪又不算大。”

    陈季勾起嘴角,手指在赵京墨精壮白皙的胸膛上画圈,“35岁,还不大?”

    赵京墨被陈季柔中带媚的眼神一下子击中,差点昏了头要说句,我爱你。赵京墨把陈季的手抓在手心里,“不大,一点都不大。”

    之后,赵京墨和陈季差不多每个周要约一两次,有的时候赵京墨主动,有的时候是陈季。后来,两个人就心照不宣了。赵京墨对现在和陈季的关系不满意,总觉得可以再进一步。

    正巧七夕节,赵京墨自认为不是个俗人,可还是免不了落入俗套,买了束玫瑰花开车到陈季家楼下准备给陈季个惊喜。

    在这个有点特别的日子里,最好能一举拿下,闻闻花香,赵京墨嘴角含笑进了公寓大门,正好,电梯里走出来一个人。

    “张总监。”赵京墨看到张景有点惊讶,自己拿着束花,在张景面前还有点不好意思。

    张景眼神有些古怪,“你这是......”

    “我来找陈季。”

    ......

    “砰砰砰!”

    陈季开了门,看到赵京墨手捧一大束玫瑰,眼里有些惊慌,陈季回头看了眼把门关上,站在楼道里。

    “你怎么来了。”

    “你结婚了?”赵京墨咬着牙开口,眼眶微红,极力压抑自己。张景在下面告诉赵京墨,陈季的丈夫调去法国工作三年,今天七夕,特地飞回来陪陈季,让赵京墨最好不要上去。

    操他妈,自己原来是个小三!?赵京墨两眼一黑差点晕过去。

    陈季直视赵京墨,依旧平平淡淡的,“是。”

    赵京墨当下仿佛跌入冰窖,寒冷刺骨。

    “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我,我知道?我他妈知道个......”赵京墨指着自己气的口不择言,转身要走,又转回来,气血上涌,脸憋的通红,“那你还来招惹我!?”

    陈季环抱双臂,头发柔顺的垂在耳边,“酒吧那种地方,我以为你懂。”

    “我懂,我懂!”赵京墨人生从来都平平顺顺,没想到在这儿栽了个跟头,陈季冷淡的反应让赵京墨恨不得抽她两耳光。

    “你就是把我当成人形按摩棒了呗,我怎么能不懂!”赵京墨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可以欺负的这么大,当下自己的血压一定一路飙升,“告诉你,老子不稀罕。”赵京墨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巧的礼盒使劲扔在地上,搭电梯下楼了。

    外面下起了小雨,赵京墨瞬间浑身无力,低头看了眼手里的花,塞进垃圾桶里。

    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捉弄人。

    短短几分钟,好像把一辈子都过完了。赵京墨抹了抹脸上的水珠,眼眶红的要命,关上车门,静坐了一分钟。

    陈季!陈季!陈季!赵京墨忽然发疯似的在车里狠狠的拍打方向盘,西装褶皱,力气大的,扣子都蹦开,赵京墨深吸了几口气,转动钥匙,开车走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