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和丝瓜 - 女追男(一)鬼畜学霸x高武力值技校女 睡前一篇小黄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女追男》

    “李忘忧!”张春草躺在床上瞪着眼睛,气的胸膛剧烈起伏。

    被张春草叫住的男人对着镜子从容的打好领带,接着转身慢慢走到床边睥睨着被自己绑在床上的张春草,金丝眼镜框闪过一丝寒光。

    “快点给老娘解开!你疯了吗!?”张春草疯狂的叫喊,全身用力,把床都摇的微微晃动。在短短的一分钟里,张春草问候了李忘忧全家。

    在看到李忘忧的眼神后,张春草喊得小声了点,顺便咽了口吐沫,“你瞪我干什么!?昨天,我不就是喝醉了吗......老同学聚餐我喝点怎么了!?”明明都折腾自己一晚上了,一早上起来还要把自己绑在床上,这李忘忧还真是个变态!

    李忘忧还是不说话,只是用他那双看什么都冷淡的眼睛盯着张春草的嘴,张春草又咽了口吐沫,“......我不就是,不就是亲了田术一口吗?这么多年没见了,我那是激动的,我,我就不信你见到老同学不激动!”

    李忘忧冷冷的瞥了张春草一眼,转身就走,离开房间前扔下一句话,“在意识到你自己的错误之前,给我好好呆在床上。”

    张春草闭着眼扯着破锣嗓子大喊,“你这是非法拘禁!!!”

    七年前。

    “春草姐......我,我没钱。”

    “没钱!?”张春草拿出一把刀在手里把玩着,对面的小胖子吓的瑟瑟发抖,脸上的肉都一抖又一抖的。

    “今早你抢了我小弟的钱,现在你和我说你没钱?嗯!?”

    “你,你小弟是......”

    “我小弟是实验中学的王民民,龙岩市五子棋第一高手!”

    “我,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真不知道他是您罩着的啊。而且我今天就抢了他10块钱,我已经......花光了。”小胖子的脸皱成一团。

    “那你现在知道了!?”张春草凶神恶煞的开口。

    “知道了,知道了。您的小弟就是我的小弟。”

    “我告诉你,你以后再敢抢我小弟的钱,我就让你在龙岩技校混不下去!知道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小胖子点头如捣蒜。

    “滚吧!”

    小胖子吓得屁滚尿流的跑走了。

    “春草,你以后别拿刀了,看着怪吓人的。”一直站在一边看着的女生开口。

    “想成为龙岩技校的第一大姐大就要把刀玩弄于鼓掌之中!走,咱们喝奶茶去。”春草揽住张莹的肩膀就往前走。

    两个人走在外面,路过龙岩一中的操场,里面热闹非凡,全校同学都聚集在一起,台上有个男生正在讲话,透过话筒,春草听到了那个男生的声音,清冽干净。

    “等等”,春草立即爬上半墙,抓着栅栏伸着脖子往里看,这是春草第一次见到李忘忧,没什么表情的侧脸,挺得笔直的身体,张春草的少女之心就在这一刻被戳中了。

    后来,春草挠心挠肺的日夜想他,托人去帮自己打听那个男生,打听到了那个男生几乎所有的信息。春草捧着不知道李忘忧的一寸照片痴痴的笑,果然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啊,这翘挺的鼻子,这深邃的眼睛,春草伸出手指着迷的摩挲着照片上李忘忧几乎变成马赛克的脸。

    “诶?这谁啊?”田术把春草手里的照片抽走。

    “你妹夫。”

    “啊?”田术抬着下巴欣赏了一会照片,“就这小白脸?能当我妹夫?”

    “我还就喜欢小白脸,略略略。”春草把照片抢走,高高地举起,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春草扬起的脸上,“我张春草发誓!我要在一个月之内把李忘忧追到手!”

    张春草每天给李忘忧写一封情书,每早每晚都要发短信和李忘忧说一声早安,晚安。就这样持续了两个周。

    “春草,你确定你这招可以吗?两个周过去了,他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呢。”张莹趴在课桌上看张春草一笔一划的写着今天要送给李忘忧的情书。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渗透进他的生活,两个周他已经习惯了我的存在,对我的好奇应该也上升到了顶点,这个时候我再闪亮登场就能将他一举拿下!”

    张春草一副势在必得样子,张莹听的直鼓掌,“高啊!实在是高!”

    李忘忧每天回到家之前要经过一条窄而幽暗的胡同。今天,李忘忧隐约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果然,李忘忧刚走进胡同几分钟,眼前就出现了三四个社会小混混,李忘忧的后面也被三两个小混混堵住。还没等李忘忧开口,为首的一个红毛就嚷着,“上!”

    李忘忧把书包往地下一扔活动了下手腕,刚要动手就看到一个女生冲了进来。

    “别怕,我来保护你!”

    张春草撸起袖子就加入战斗,一顿作秀的拳打脚踢下来,把这群小混混打得屁滚尿流,张春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叉着腰响亮的开口,“都快滚!以后要是再来找他麻烦就是和我张春草过不去。”

    等小混混都逃走了,春草理了理衣服转过身去看李忘忧,李忘忧倚在墙上,依旧没什么表情,看了张春草几眼后,拎起书包就要走。

    张春草傻眼了,急忙追上去,“我叫张春草,你叫什么啊?”

    李忘忧脚步没停,似乎是懒得理她。

    “哎哎哎,你就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啊!”

    张春草气得跺脚。

    李忘忧在楼道前面停了脚,转头看着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张春草,“以后别发短信给我,也别写情书给我,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说完李忘忧转头就走。

    张春草手疾眼快扯住李忘忧的校服,“别走啊!”

    李忘忧皱眉转头看向一脸谄媚的张春草,“原来你知道是我啊,哈哈哈哈哈。”

    张春草把头发别到耳后,故作扭捏,“你怎么知道不可能呢?说不定处着处着就产生感情了呢。”

    李忘忧冷冷的瞥了一眼张春草后,蹬蹬蹬走上了楼梯,留给张春草一个潇洒的背影。

    碰了一鼻子灰的张春草眯了眯眼,真够劲!越难追我越喜欢!不过,这天底下就没有我张春草追不到的人,等着瞧吧!

    此后的每一天,张春草都会带着自己家的点点(一条杂交了不知道多少次但还看得出一点品种的京巴)在学校门口等放学回家的李忘忧。李忘忧竟然真的当张春草不存在一样,一句话一个眼神都没多给张春草。

    张春草也不在乎,我就不信我这一团熊熊燃烧的小火焰融化不了你这座冰山。张春草充分发挥自己话痨的本质,一个人也能说的津津有味时不时的还要放声大笑。等到了李忘忧他家楼下,还冲李忘忧的背影招手,并且大声的喊“晚安!”张春草在技校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每天都盼望着可以出来和李忘忧这样散散步。

    两个周后的一天,张春草依旧牵着点点走在李忘忧身边,还拿了包辣条。一边吃一边走,嗓门超大,“哈哈哈哈哈,我跟你讲啊,今天来给我们班的徐老师裤子拉链没拉,我一抬头都看到他的红内裤了,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张春草笑的花枝乱颤,点点的小短腿滴溜溜的往前跑,张春草牵紧绳子,李忘忧依旧没什么表情,张春草有的时候都怀疑这人是不是个面瘫啊。

    点点拖着张春草跑到路边抬起一条腿搭到树干上,“诶诶,你等等我,它要撒尿。”张春草嚼着嘴里的辣条冲李忘忧喊,李忘忧充耳不闻,走的甚至更快。张春草低头看点点,正尿的畅快,又看着李忘忧的背影喊,“那你先走,等它尿完了我就去追你!”

    张春草索性捏着辣条蹲下来,一边吃一边看点点撒尿,点点把头偏过一边。张春草笑的前仰后合,“哈哈哈哈,还害羞了,你个小东西。”

    点点抖抖后腿又滴溜溜的往前走。

    “尿完了?”张春草辣条也吃完了,嗦了一下沾到香料的手指,“走,去追你姐夫去。”

    张春草走到巷子里,傻了眼。

    “卧槽!李忘忧!”

    和李忘忧打作一团的两个男生都停了手,地上还躺着一个,都齐刷刷的看向站在巷子口的张春草。

    其中一个男生开口,“不想惹事就躲远点。”张春草看李忘忧的脸上挂了彩就心疼的要命,当即瞪圆了双眼,忽然想到什么,把点点的牵引绳绑到树干上又跑回来。

    “你们这群不要命的敢招惹我的人!也不打听打听姐在龙岩的名号!”

    剩下两个人面面相觑,李忘忧抬起腿用力踹向其中一人,张春草立刻赶来支援,四个人打作一团。张春草练过几年武术,这两个人还是不在话下的,可是脸上还是挨了一拳,牙齿磕到嘴唇流了血。

    张春草掏出裤兜里随身携带的小刀,叭的一下弹开,露出森白的刀刃。

    朝地上被自己打趴下的一个人走过去,张春草蹲下身把刀尖抵在那人的胸膛上,眼神毒辣,“说!谁派你来的?”

    那人吓的要命,哆嗦着嘴唇,“赵,赵七叶......”

    张春草转头看向李忘忧。

    “走吧。”

    张春草有点惊喜,这是李忘忧这两个周来和自己说过的第一句话,“好嘞!”张春草眉眼都笑的看不见了,急忙跟上去。

    “等下,我去牵点点!”

    张春草随意的擦了下嘴边的血,李忘忧开口,“我还以为这次又是你找的人。”

    张春草一脸痴笑,“你的声音真好听。”李忘忧不说话,只管往前走。

    张春草牵着点点紧紧的跟在李忘忧身边,这可是个好机会,千万不能错过!

    “你认识赵......赵七叶?”

    “恩,不熟。”

    “你和他有仇?”

    李忘忧淡淡的一句,“没有。”看李忘忧没有想说的意思,春草也没有多问。

    转眼就到了李忘忧家楼下,张春草牵着点点止步,依旧冲李忘忧招手喊“晚安”。

    已经上楼的李忘忧转头,“你愿意的话就上来,我帮你处理下伤口。”

    张春草内心狂放烟花,这是什么情况啊,苍天啊,大地啊!这冰山终于融化了?

    顾不得太多张春草满嘴的“愿意愿意愿意”就跟着李忘忧上了楼。

    进了李忘忧的家里,张春草有点说不出话来。

    “你平时一个人住啊?”

    李忘忧点点头,去拿医药箱。

    “你在这坐,我给你上药。”

    张春草美美的坐下,你说这伤怎么这么巧就在脸上呢,无形中就会拉近我和李忘忧的距离啊......哎呀,张春草忍不住的扯起嘴角。

    “闭上嘴。”李忘忧皱眉。

    张春草乖乖闭上,李忘忧拿着镊子夹着沾了碘酒的棉球轻轻的擦在张春草的伤口上。

    他好温柔啊,他身上的味道也好好闻,他的睫毛好长啊,不知不觉张春草就红了脸。

    “好了。”李忘忧低头收拾医药箱,等收拾完了,李忘忧冲张春草说,“今天,谢谢你。”

    “嗨,多大点事啊。”张春草猥琐的笑了一下,“要是真想谢我,就以身相许呗。”

    张春草以为李忘忧会恼羞成怒,没想到李忘忧只是眼神幽暗的盯着自己,张春草被盯的直发毛,摸了摸鼻子,“哈哈,别在意别在意,我就是开个玩笑。”

    李忘忧盯了张春草一会儿开口,“你真的喜欢我?”

    张春草疯狂点头,“喜欢啊,喜欢,我超级喜欢你。”

    李忘忧扯了下嘴角,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我不是什么好人。”

    张春草笑的眼都看不见,“这不巧了吗?我也

    不是好人,咱俩真配。”

    “咕.......”张春草的肚子这个时候忽然叫了一声,张春草捂着肚子有点尴尬。

    李忘忧起身去厨房,“我去下碗面给你吃。”

    张春草暗喜,“这多不好意思啊。”

    过了一会,一碗清淡的葱花面就端了上来,上面还卧了一个鸡蛋。

    张春草咽了下口水,指着点点说,“能分它一点吗?”

    李忘忧又厨房拿来一个碗,盛了点放到点点的面前,李忘忧蹲在点点面前,“它叫点点?”

    “昂,在我家差不多五年了。”张春草往嘴里扒拉着面条,“你手艺真好。”

    李忘忧起身,“是你太饿了。”

    张春草吃完抹了抹嘴,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李忘忧,“那,我先走了。”

    李忘忧“嗯”了一声,去给张春草开门,张春草牵着点点就要往外走,李忘忧叫了一声张春草。

    张春草欣喜的转头。

    李忘忧表情冷淡,“以后,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