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和丝瓜 - 女追男(二)巷子里激吻女主流氓潜质暴露 睡前一篇小黄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月黑风高,赵七叶正走在路上,忽然眼前一黑,就被人把头套进了麻袋里。

    赵七叶“啊!”的一声惨叫就跪倒在地,膝盖生疼,因为被人实实在在的打了一棍。

    赵七叶刚想挣扎着爬起来,就被人从外面拿着板砖一阵暴打,赵七叶蜷缩在地双手护头,根本就看不见外面,只能“啊啊啊”的惨叫。

    穿着校服的李忘忧眼神狠戾,握着厚重的板砖,一下又一下的往赵七叶的脑袋和身上招呼。

    黑夜中只剩下赵七叶的惨叫,板砖的闷响和李忘忧的喘息声。

    第二天上学。

    “你听说了吗?赵七叶昨晚被人套着麻袋暴打了一顿,直接送进医院里了。”

    “听说了,听说了,我还听说赵七叶直接住进医院里了,轻微脑震荡,好吓人哦。”

    “这个世界简直太危险啦!”

    ......

    教室里的几个女生正叽叽喳喳的讨论着。

    李忘忧背上书包迈着长腿走出了教室,刚走在学校的甬道上,后面就有人喊“李忘忧,你等一下。”

    李忘忧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依旧步履不停。沈梦如小跑着追了上来,脸蛋红扑扑的,不停的喘息,跟在李忘忧身边。

    等沈梦如顺过气来,理了理额前的刘海开口,“你听说七叶被打进医院里了吗?”

    李忘忧不说话。

    “听说赵叔叔报了警,警察正在找凶手,可是那块是老城区没有摄像头。”

    李忘忧依旧不说话。

    “我准备等会去医院看他,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李忘忧瞥了眼沈梦如,还是不说话。

    沈梦如尴尬的笑笑,小心翼翼的开口,“周末我钢琴比赛,你能来吗?”

    李忘忧扔下一句“我没时间”。

    出了校门,李忘忧又看到熟悉的身影。

    张春草依旧拎了包辣条站在一棵槐树下面等,一边等一边吃,看见李忘忧笑的眼都看不见就跟了上去。

    李忘忧皱眉看了眼张春草吃的油油的手指和嘴巴,张春草以为李忘忧馋自己的辣条,大方的把辣条往李忘忧眼前一伸,“想吃就吃呗,跟我客气啥。”

    李忘忧没理张春草抬腿往前走,张春草一个人跟在李忘忧身边,哼着歌吃着辣条悠然自得的样子。

    “那条狗呢?”

    “你说点点啊?它吃坏了东西,拉稀了,我让它在家好好休息。你要是想它,可以去我家看它。”张春草嘿嘿的冲李忘忧笑。

    李忘忧没接话,和张春草并肩走着,她的聒噪,自己好像已经习惯了。

    一连几个周张春草都充当护草使者,可这天张春草没出现。

    李忘忧左右看了看,没看到张春草吃辣条的身影。李忘忧皱眉,难道今天自己走得太快,她还没来,李忘忧站了几秒钟就冷着脸往家走了。

    今天田术约了和龙岩中专的人干仗,原因是龙岩中专的唐龙撬了田术的墙角,把田术刚在一起一个月的小女朋友给撬走了。张春草作为田术的干妹妹,自然要过去助威,张春草此刻正拎着棒球棒在中专的后门,早就把李忘忧忘在了脑后。

    龙岩中专的学生乌压压来了一大群,都在后门聚集着,反观田术这边,撑死了也只有20个人。张春草僵硬的扯扯嘴角,咬着牙小声对田术说,“哥,你不是说就几个人吗!?”

    田术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当即冲对面破口大骂,“我操你们大爷!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

    对面的人开口了,“我还就以多欺少了怎么着吧?兄弟们,给我上!”

    一片人拎着酒瓶,棍子,板砖就要冲上来,场面十分壮观。田术吓的腿都直哆嗦还是握紧手里的棒球棒,“还打个屁。”张春草把棒子一扔,拉起田术就往外跑,边跑边冲身边的人喊,“跑啊!”

    “散开跑!”

    张春草往延安路跑,和田术分开。张春草小腿健壮,跑步贼快,跑了几个街,甩掉了一些追上来的人。

    可就有那么几个死脑筋,偏要追着张春草,像是要追到天涯海角的架势。

    张春草心里不停的叫骂,跑过一条熟悉的胡同。张春草又倒回来,看了看胡同里的人,又看了眼街口。张春草把牛仔外套一脱,扔进垃圾桶里。接着跑进胡同,一把拉住李忘忧,李忘忧皱眉回头,竟然是张春草。

    张春草气喘吁吁,脸红的要命,把还在惊讶中的李忘忧按在墙上就贴了上去。张春草踮起脚尖,捧住李忘忧的俊脸就把嘴怼上了李忘忧的嘴,顺手把马尾散了下来。

    李忘忧皱眉想要推开张春草,张春草小声在李忘忧耳边说,“有人追我,帮帮忙。”

    听到巷子口传来的脚步声,张春草把自己的嘴和李忘忧的嘴贴得更紧,好甜,好软,张春草心里噼里啪啦的放着鞭炮,亲到了!亲到嘴了!自己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张春草早已把自己正在被人追的事实抛在脑后,满心只想着趁这个机会要多吃几把豆腐,张春草嘴唇用力对着李忘忧的嘴巴又啃又咬,一双咸猪手在李忘忧的腰身摸来摸去,连张春草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女流氓,此刻正在调戏良家妇男。

    李忘忧眯着眼睛看张春草美滋滋的表情,巷子口进来几个拿铁棍的小混混,累得不成样子,看见一对情侣在亲亲我我也没多想,但觉得女压男还挺有意思,路过张春草的时候还多看了两眼。

    李忘忧伸手搂住张春草的腰,和那几个小混混对视,眼里射出寒光。那几个小混混眼神没再乱瞟,快速离开了。

    张春草还亲的忘我,对着李忘忧上下其手。李忘忧把头偏到一边,盯着张春草,语气冷淡,“你想亲到什么时候。”

    张春草舔舔嘴唇,有点不好意思的离开李忘忧身上,重新把头发扎起来,抹了抹嘴边自己和李忘忧的口水,“谢谢你哈,今天多亏有你帮忙。”

    李忘忧整理好被张春草弄皱的校服,背起书包往前走,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

    张春草立马跟上,“那什么,作为报答,我请你吃饭吧,好不好?”

    “上次你也救了我,咱俩抵消了。”

    “别啊别啊,上次不算,这次我一定得请你!”张春草贱贱的冲李忘忧笑,“你就给我个面子呗。”

    李忘忧稍稍低头看张春草,张春草做作的眨了两下小眼睛。

    “哎,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啦。”张春草指着李忘忧。

    “正好我爸妈这几天出国旅游去了,要不就在我家吃吧,我做饭给你吃。”张春草笑眯眯的看着李忘忧上楼的背影。

    “那这个周末晚上七点,我来你家楼下接你哈!”

    等看不见李忘忧的背影,张春草乐的直蹦达,耶耶耶!离攻略他又近了一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