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和丝瓜 - 女追男(四)再有下次,你试试看(惹男神生 睡前一篇小黄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不管,先跟上去再说。

    张春草牵着点点贼贼的跟在李忘忧和那个女生身后。

    两人并肩走着,从后面看也是无比般配。

    张春草暗暗生气,李忘忧这个大猪蹄子,昨晚还和自己吃烛光晚餐,今天就和别的女生眉来眼去!

    跟着跟着,张春草发现除了自己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在跟踪他俩,一个头缠纱布,穿着病号服和拖鞋的人。想不注意都难,张春草牵着点点悄悄的走过去,和那人一起躲到大树后面。

    张春草压低声音,“嘿,朋友。”

    “我靠!”那人受到惊吓大喊,张春草手疾眼快捂住他的嘴,比了个“嘘”的手势。

    那人点点头,一脸戒备的看着张春草,张春草偷偷探出头看了眼,李忘忧和那个女生并没有发觉什么。

    “你谁啊?”那人打量了一下张春草。

    “你在跟踪他俩?”

    “和你有什么关系?”那人抬起下巴,语气蛮横。

    “问问呗,我也在跟踪他俩。快走,他俩走远了。”张春草招呼那人跟上。

    “你为什么要跟踪他俩?”那人好奇的看着张春草,接着一脸鄙夷,“你该不会是因为喜欢那个面瘫吧。”

    张春草回怼,“那你就是喜欢那个女生咯。”

    那人不回答,盯着点点反问,“你怎么跟踪还带条狗,这什么品种的啊?”

    “京巴。”

    “京巴?”那人怀疑的看着张春草,“你确定?我怎么看它就是个土狗啊。”

    张春草立马蹲下身子捂住点点的耳朵,小声埋怨,“当着点点的面胡说些什么呢!它听到会难过的!”

    ......

    走到公寓门口,李忘忧站住脚。沈梦如抱住

    李忘忧,李忘忧也抬起手但只是把手轻轻放在沈梦如的头顶,摸了摸,嘴角含笑。

    “李!忘!忧!”穿着病号服的男生从树后窜出来,指着李忘忧眼里冒火。张春草慢了一步没拉住,只能从树后偷偷探个头出来观察情况,这该死的李忘忧,竟然还会撩小姑娘!

    沈梦如松开手一脸惊讶,“赵七叶?”

    赵七叶?怎么这么耳熟。

    是他!?

    赵七叶头缠纱布穿着拖鞋就猛的朝李忘忧冲过去,同时作出出拳的姿势,表情凶狠,“啊!”赵七叶大喊一声只看到李忘忧冷淡的表情一阵眩晕后就只看到李忘忧脚上穿着的黑色帆布鞋了。

    “原来你就是赵七叶!?”把赵七叶一脚踹倒的张春草掰着手腕凶神恶煞的盯着赵七叶被纱布包好的后脑勺。

    “赵七叶,你没事吧?”沈梦如急忙蹲下身去查看赵七叶,赵七叶龇牙咧嘴的想要起身,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操,你活腻味了是吧?”

    张春草抬脚再次踩上赵七叶的后背,眼神凶狠,“敢找李忘忧的麻烦,我看你才是活腻味了!”

    “啊啊啊啊!疼!”赵七叶闭紧双眼大喊,面容扭曲,沈梦如心都跟着揪起来,“你快把脚抬开,他不是坏人。”

    张春草有点鄙视这个女生,和李忘忧眉来眼去,怎么还惦记着这个赵七叶啊,应该像自己一样,逮着一个人死磕到底。

    站在一旁冷眼看戏的李忘忧终于开口,“你们聊吧,我上楼了。”

    张春草放下脚看着李忘忧独自上楼的背影心里酸酸的,这人就是喂不熟的猫,永远冷着张脸。上到一半楼梯,李忘忧转过头冲张春草开口,“你跟我上来。”

    “啊?”张春草瞬间心里狂喜,“诶!等等我。”接着就屁颠屁颠的跟着上楼去了。

    “那个......你和那女生什么关系啊?”

    一进门,李忘忧就自顾自的忙起来,像是把自己忘了一样,张春草不知道李忘忧这是什么意思,而且自己又是个直肠子,想问什么就说了。

    “没什么关系。”李忘忧倒是回答得很坦然。

    张春草坐在小小的沙发上嘟囔,“没关系还摸人家头发。”

    “小时候我妈是他们家保姆,我算是和她一起长大。”

    “青梅竹马?”张春草心里咯噔一声。

    李忘忧瞥了张春草一眼,“是情同兄妹。”

    “真的?”张春草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我还以为......”张春草不说话了,偷偷瞟着李忘忧。

    “咳咳”,张春草想到睡衣一下子脸红起来,“那个,昨晚......”

    “昨晚怎么了?”

    李忘忧表情坦然,反而张春草不好意思了,“昨晚我喝醉了,谢谢你照顾我。”

    “嗯,不能喝以后就少喝点。”

    “那我的睡衣,是你帮我换的吗?”张春草紧张的看着李忘忧。

    李忘忧微微皱眉,“睡衣?昨晚我抱你上床,你穿的是自己的衣服。”

    张春草舒了口气,同时心里还有点小失落,那可能是自己个儿换的,但是忘了而已。等等,抱自己上床?李忘忧昨晚?哎呀,这四舍五入,就是肌肤之亲了呀,羞死个人!

    李忘忧把张春草脸上精彩的表情尽收眼底,微微勾起嘴角喝了口水。

    沉浸在幸福中的张春草忽然想到什么一拍大腿,表情惊恐,“糟了!点点还在下面呢!”

    “李忘忧,你王八蛋,你不得好死。”张春草扯着破锣嗓子嘴里不停的咒骂晚上下班回到家的李忘忧。

    李忘忧倒来一杯水,放在床头,张春草瞪着李忘忧,舔了下干裂的嘴唇,同时咽了口唾沫。

    李忘忧睥睨着张春草,单手松了松自己的领带。张春草看到李忘忧的动作立刻剧烈的挣扎起来,“卧槽,李忘忧,你还是人吗?我都快渴死了!”

    “你,你他妈是种马吗!”

    “闭嘴。”李忘忧眼里有些不耐烦。

    张春草一瞬间有点委屈,扁着嘴喊,“李忘忧,我操你大爷!”把自己锁在床上一天,饭不给吃,水也不给喝,好不容易把人盼回来了竟然还凶自己。

    “去啊”,李忘忧云淡风轻地说了句,接着把张春草身上的被子掀开,张春草就这样赤裸裸的躺在李忘忧眼前,“只要你有那个功能。”

    说完,李忘忧脱下裤子,把硕大的龟头抵在张春草肉穴外面,没等张春草骂出口,就挺腰一插到底,有点挑衅的意味。

    “啊啊啊啊!疼!”张春草痛的皱眉喊了声,调子都拐了几个弯,“操!你,你个王八蛋,就不能轻点吗!”张春草大腿发抖,紧紧的握拳,下面被磨的生疼。

    李忘忧除了偶尔发出几声闷哼和低吟之外没再多说一句话,只是怂动腰肢,咬着牙粗暴的抽插,房间里发出响亮的啪啪声。

    张春草一边哭一边哑着嗓子骂,声音难听的厉害,“李忘忧,啊!呜呜......你不是人,啊啊啊......我,我当初怎么就嗯啊啊......看,看上你这个......草!你能不能慢点!啊啊啊......疼......疼......”

    张春草觉得李忘忧每次干自己的时候都像是在干他的仇人,那叫一个恨啊,尤其是现在,不小心惹怒他了,更是往死里干自己。当初以为李忘忧是冷面男神,没想到就是个小心眼的大变态。

    李忘忧冷眼看着张春草,又使劲的往里顶弄一下,“啊啊啊......你,你他妈......”

    “啊!”又是一下,“你!”又是啪地一声,张春草怕了,索性闭上嘴只是冲李忘忧瞪眼被干到最后,张春草就知道咿咿呀呀的求饶了。

    李忘忧终于射出来,神清气爽地从张春草身上下去,给张春草解开绳子。

    张春草想打他也没了力气,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小穴被干得烂熟隐隐的发疼。

    李忘忧扶起张春草靠在自己怀里,拿起杯子喂到张春草嘴边,“张嘴。”

    张春草眼神涣散,微微张开嘴,把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喝下一杯水的张春草像是活了过来,眼睛渐渐聚焦,接着舔了舔嘴唇,一杯哪够啊,自己可是渴了一天啊。

    “还想喝吗?”

    “想喝。”不是自己怂只是怕再惹到李忘忧,又被他按着干一顿。张春草心里是想把李忘忧一脚踹开的。

    李忘忧起身又去倒了杯,递给张春草,冷眼看着大口大口喝水的张春草开口,“再敢有下次,你试试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