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和丝瓜 - 女追男(五)丢狗风波 睡前一篇小黄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我这两个街区都找遍了还是没看到点点。”张春草急的快要哭出来。

    “我给梦如打过电话了,她说离开的时候也没有看到。”

    “我的点点很聪明的,它不可能乱跑,它从来就没跑丢过!”一下子泪水就涌上眼眶,张春草整个人慌乱又自责。

    “我打电话给动物救助站问一下。”

    “你快打,我再去那边找找。”

    李忘忧一把拉住张春草,“你别乱跑,等我打完。”

    张春草眼泪汪汪的看着李忘忧,心里祈祷千万要是自己希望的结果。

    “喂?您好,我想问下您那里有被人送过去一只颜色黑白相间的土狗吗?”

    “不是土狗!是京巴!京巴!”张春草小声抗议。

    李忘忧没理她继续说,“脖子上有挂牌子,写的是点点两个字。”

    “嗯......好的,打扰您了。”

    “怎么样?”张春草立马开口询问。

    “那边说没有。”

    “一定是因为你说点点是土狗,我的点点呜呜呜......怎么办啊。”说着说着,张春草立马蹲在地上开哭,“它万一被坏人抓走怎么办?万一吃了耗子药怎么办!万一......呜呜呜......”

    “好了,别哭了。”

    “呜呜呜!呜呜呜!都是我的错,是我丢下点点的。”哭声一点没减,反而更加嘹亮。

    “好了,还找不找了?”李忘忧被她哭的头疼。

    “呜呜呜......找!”

    今天找不到点点,自己就不回家了!张春草一边哭一边抹泪一边走,李忘忧就跟在她身后。

    “阿姨,您看见过这只狗吗?”张春草把手机上的照片给路边乘凉的阿姨看。

    问了一路,都说没有,但其中一个大爷说,这几天的确有很多人都丢了狗。

    李忘忧想了想,“有看到狗的尸体吗?”

    “这倒没有。”

    李忘忧拿出手机看了一会儿后,眉头紧皱。

    “去那边看看。”

    张春草跟着李忘忧拐过一个街角,这条路上的路灯昏暗,走了一会儿,张春草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李,李忘忧,点点会跑到这儿来吗?”张春草随着肩膀跟在李忘忧身后。

    “你怕黑?”

    “有一点......”

    李忘忧没转头,“牵住我的衣角。”她伸手扯住他的衣角,棉麻的质感,干燥又温暖,张春草抬头看着李忘忧怎么看怎么帅气的后脑勺。

    “这条街上有一家狗肉馆。”

    “狗肉馆!?”

    “你是说......点点可能......”

    “只是猜测。”

    走到街道中部,一家烧烤店旁一个脏兮兮的门脸写着品胜狗肉馆五个大字,一家小店,因为夏天,里面就两桌客人。

    “唔!”张春草捂着嘴巴弯腰想要吐。

    “你没事吧?”

    “这个味道.......好恶心啊。”张春草想不通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忍心杀害狗狗,然后再把它们的肉吃掉。闻着狗肉煮出来的味道,她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我自己进去,你在外面等我。”

    “不行,我,我也去!”

    张春草擦了擦嘴边的酸水,努力直起腰屏住呼吸,和李忘忧并肩走了进去。

    “二位吃点什么?”

    一个满脸带笑的男人拿着油津津的菜单走了过来,他应该是这家店的老板。和张春草想象中满脸横肉的屠夫不同,这老板看起来很瘦弱,可眼睛长的很凶像是金鱼的眼睛肿胀的凸出来,虽然在笑,张春草还是觉得有点恐怖。

    她拿过菜单看了几眼,几乎每个菜里都带狗字,她赶紧捂住嘴差点又要吐,“......要一盘花生米,一盘......拍黄瓜。”

    “......就这些吗?”

    “昂,就这些。”

    “我们小店的白切狗肉最出名,你们二位可以尝尝。”

    “我不吃狗肉。”张春草瞪着老板,老板听完一双疑惑的金鱼眼往她脸上扫。

    李忘忧冲老板笑,“我们之前吃过饭了,等下次吧。”

    老板收起菜单,转身走了。

    喝了几杯茶水,张春草要去上厕所。李忘忧抓住她的手腕,“别乱跑。”

    “放心。”她心里担心点点,早就坐不住了。

    从厕所往外走,有一间应该是厨房,里面是咚咚咚剁肉的声音。张春草顺着门缝往里看只看得到一个健壮男人的背影,裸着上身,刀起刀落,当当有力。血腥味让张春草又一阵反胃,捂着嘴继续往里走,张春草寻着臭味和狗叫声来到一个厚厚的帘前,她悄声儿的掀开帘子顿时傻眼了,一个一个脏兮兮的铁笼子里关着的竟然大多都是宠物狗。

    “汪汪汪!”此起彼伏带有敌意的叫喊。

    “别怕,别怕,我是来救你们的。”张春草比了个嘘的姿势,狗通人性,它们似乎知道这人没有恶意是来救它们的,叫声渐渐小了下去,一个两个都警惕的盯着张春草,她一眼就看到躺在笼子里一动不动的点点,“点点!”

    张春草立刻就红了眼眶,心里一半是失而复得的喜悦一半是愧疚,摸着它小小的身体感受到心脏的跳动,她松了口气一瞬间想感谢上天,感谢上天让自己找到了点点。

    这个时候,忽然后院的狗都狂吠起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是那个老板。

    张春草惊恐回头,看到是那个老板之后,立刻怒火中烧,“你个刽子手,竟然抓别人的宠物狗来做菜。”

    说着,张春草大喊一声,“啊!”握着拳头就往那个羸弱的老板冲了过去,直往他脸上招呼,接着抬起腿一脚老板就被踹翻在地,老板躲闪不及,张春草武力值又太高,所以他几乎是被按在地上摩擦。

    “让你抓点点!”

    “让你吃狗肉!”

    张春草发泄着自己的怒火,虽然不大但力道十足的拳头带着疾风打在那个老板身上。

    老板捂着头躺在地上喊救命,鼻青脸肿,厨房里的那个壮汉听到提着刀赶出来。

    “啊!”张春草只觉得头皮一紧,那壮汉用手抓着她扎起来的头发把她拽离了那倒霉老板身上。

    “小丫头片子,你找死吗?”那壮汉发出粗噶浑厚的声音。

    饭馆里。

    怎么去了这么久,糟了,在餐桌上的李忘忧立刻起身往后面走去。李忘忧掀开帘子就看到张春草和那一个满脸和横肉的壮汉扭打在一起,张春草打的很吃力,幸好体型小灵活没吃什么大亏,但披头散发的看起来也很狼狈。那壮汉也好不到哪去,脸和身上被张春草挠出一道一道的血印子。

    利落的一脚,那壮汉被踹开半米,身上的肉都抖三抖,李忘忧挡在张春草身前,握着手机眼神凌厉冲那壮汉开口,“离她远点,我已经报警了。”

    那壮汉气喘吁吁的瞪了李忘忧一眼,撂下一句狠话,“你们俩给我等着。”接着,蹲下身去查看被张春草揍晕的老板。

    披头散发的张春草被李忘忧保护在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张春草一瞬间想哭。

    十分钟后,警察来到店里,解救了被关在笼子里的宠物狗,包括点点。那名壮汉和张春草被带回警局做笔录去了。

    等张春草被警察叔叔一顿批评教育后才从警局里出来,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11点了,警局门口的灯光下站着的人是李忘忧,手里牵着苏醒过来的点点。

    张春草刚走到门口,点点就兴奋直扑她的裤脚,她头发依旧散乱,弯下腰把点点抱在怀里,亲吻着小小的点点,眼泪簌簌地往下掉,“对不起,点点,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真的对不起。”虽然点点没事,可张春草还是很责备自己。

    点点乖乖的被她抱着,转头去舔她脸上的眼泪。李忘忧站在她对面,虽然很想骂她,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行动,知不知道那样有多危险,知不知道自己有多担心!可是他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她没事就好。

    “今天多亏了你,要是没有你,点点可能就找不回来了。”张春草抱着点点抬起头,眼眶红红的冲李忘忧说。

    李忘忧抿了下唇,目不转睛的盯着张春草,眼前的她可爱又可怜,李忘忧极力克制住自己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索性转身,“下次记得带脑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