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和丝瓜 - 极品偶像爱性虐(上) 睡前一篇小黄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2023年,是性工作者合法化的第四个年头,也是性服务业发展的鼎盛时期。

    唐丽珍就是其中一位性服务者,说白了,就是个妓女。她今年25岁,做这行差不多有两年的时间,她现在在一家名叫“纸醉金迷”的夜总会工作,“纸醉金迷”规模和影响力都是s市里最大的。

    “阿珍,你怎么才回来?”其实现在性服务者大多都起英文名,可唐丽珍不愿意,坚持让别人叫她阿珍。说话的人叫五月,是她的室友。

    唐丽珍踩着高跟鞋顶着两个黑眼圈,摇摇晃晃的走进来,砰的一声关上门。

    “嗯,我先去睡会。”唐丽珍捂着肚子进了卧室,扔下包,躺在床上蜷缩起来,一张脸惨白惨白的。

    五月拿了止痛药和一杯温水过来,“起来把药吃了。”

    唐丽珍虚弱的睁开眼挣扎着起身,接过杯子把药吃了进去,五月在一边埋怨,“为了钱,命都不要了啊?”

    唐丽珍是个爱钱又惜命的人,但钱和命放在一起的时候,她会选择钱。

    “你知道他给了多少小费吗?”她闭着眼睛慢慢开口。

    “多少?”五月一脸嫌弃的样子。

    “一万。”

    五月翻了个白眼,“给一万就能把人折腾成这样?我都好奇到底是哪个偶像这么极品!”

    唐丽珍的黑发盖住她大半个脸,没再说话。她和五月不一样,五月长着一张初恋脸,在“纸醉金迷”4050岁的客户群里很受欢迎,而她长相平淡无奇,只是身材火辣了些,除此之外毫无亮点,又不善交谈,平时接待的大多都是些散户(不固定的客户)。所以,五月一个月的收入几乎是她的三倍。

    上个月,唐丽珍生活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变化,月初的时候,“纸醉金迷”的妈妈桑把她叫过去,和她说了一件事情。

    嘉盛是现在最大的娱乐公司之一,该公司的老板是靠培养偶像发家的,所以嘉盛几年来培养了上百位优质的偶像,他们产出的偶像风靡亚洲。这些日后的偶像从10左右就进入公司做练习生,练习至少6、7年后才可能得到出道的机会。一经出道就拥有千万的粉丝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因为他们的练习日常会定期发布在网络上,这可以让粉丝看到他们的成长。

    出道后的偶像最忌讳的就是花边新闻,公司会和偶像们签合约禁止他们恋爱,但他们的生理需求无法忽视,所以公司会和夜总会合作,选出一批妓女供偶像们发泄他们的生理需求甚至是压力,选择方法就是给偶像发一本册子,里面有她们的详细资料和照片,由偶像自己选择。这在圈内是公开的事实,嘉盛公司内部的地下三层建筑了大大小小的房间,专门为这事提供场地,说白了,就是个合法淫窝。

    唐丽珍听说过这种事,五月年前就被某位偶像选择过去当作固定床伴了,“纸醉金迷”会按次数付钱给五月,偶像也会按照她的服务质量打点些小费,去那么一次就顶上唐丽珍一个月的收入了。

    所以当妈妈桑找到她的时候,她心里激动得要命,但表情还是很淡定,她很感谢那位选择了自己的偶像。

    “阿珍,这机会难得你晓得吧。”妈妈桑抽了口女士香烟,唐丽珍乖乖点头,“我会好好做的。”

    “合约就在这里了,你看好再签。”唐丽珍拿起合同一页一页的仔细翻看起来,妈妈桑看着她吐了口香烟,“做得好就能像may(五月的英文名)一样长期做人家的床伴,钱就不愁了,当然还得你自愿。”

    她把合同翻完,弯腰在桌子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嗯,我愿意的。”

    “阿珍小姐,请您晚上九点到公司负三层门口等候。”

    唐丽珍看到这条短信手都颤抖了一下,她咬咬牙还是回复,“好的。”连着两天晚上被叫过去的情况还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都会间隔十几天,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有足够的时间来恢复。

    她进了浴室,清洗着昨晚那位偶像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其实没什么,只是一些指痕和咬痕,他从来都带着套子做。嘉盛公司负三层有淋浴的地方,可唐丽珍从不在那里洗。

    唐丽珍如约到了地方,和她对接的人把她领到熟悉的房门口,303。她被喂下一枚粉色药丸,这药丸可以让人短暂失明,目的是保护偶像的隐私。

    她在别人的搀扶下走进房间,在熟悉的柔软无比的大床上躺好,等待那位偶像的到来。

    “咔嗒。”助手关门出去了。她张开眼睛,却一片黑暗,她摸索着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光,又慢慢躺回去。

    她忽然想起第一次过来的时候,她的兴奋与不安,她期待着给那位偶像最好的服务,她已经想好了自己的腰肢要怎样扭动,自己要发出怎样的浪叫声,她要竭尽所能的让他满意。那人跨上床的时候,她正想着要不要打个招呼,那人就把她翻身强硬的压在床上,打开她的腿重重的顶了进去,虽说提前做过润滑,可他动作太过粗暴野蛮,插进来的阴茎又粗又长,一下子顶到宫口,她猝不及防的发出第一声惨叫,刚一出口她就后悔了,不能扫了他的性,可她实在发不出浪叫声,因为实在是太疼了。

    第一次唐丽珍就被他做晕过去了,好再他给的小费高,没想到他第二次第三次还会让她来,唐丽珍也慢慢熟悉了,比起她的呻吟声他更喜欢她的惨叫声,她只是被当成一个可以随意发泄的容器而已,她没有被当作一个有生命的人来对待。

    想到这儿,门被推开了,唐丽珍一下子紧张起来,昨天他才做过,她现在小腹还抽抽的疼。她能感受到他正在慢慢走过来,她努力露出一个职业的媚笑,她看不到,只觉得自己像只在对空气假笑。

    “嗯......”她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个粗硬冰冷的物件正滑过她的乳头往下腹走去,她的下体干干净净的一根阴毛都没有,这是工作需要。她配合的张开双腿,露出肥厚的阴唇,她感觉得到他今天心情不错,要是平常他不会有这个闲情逸致和自己玩这一套。

    “啊——”她仰头浪叫一声,那东西被一插到底,把她的小穴撑的满满的,虽说没有他的东西大但吃进去还是很艰难。

    “嗯啊啊啊!”她忽然浑身猛的颤栗,接着就在床上左右翻滚,里面的按摩棒被他直接推到了最大档,强烈的震动,死亡般的快感,她并紧双腿,捂住肚子流着眼泪,大张着嘴又哭又喊。这一刻她顾不得职业操守,浪叫的柔不柔媚她根本管不了了,她只知道自己快要死过去了。

    “啊啊啊!不行了!要死了啊啊啊”

    “求你!求你!啊啊啊啊!我!我要死了啊啊!”

    ......

    她在他的眼前高潮了四次,潮水喷在床单上湿了一大片,他倚在床头点燃了一根烟,两只眼睛淡漠的看着无助崩溃的她在床上扭来扭去。

    脑子里最后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自己伸手把它拿出来,因为客人会生气的,可她真的受不了了,身体像虚脱了一般,浑身都是汗水,整个身子都在无休止的颤抖,抽搐。

    “我!我想尿尿!啊啊啊......求你......”她的手忽然碰到了他赤裸的脚,她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握住他的脚腕,“求你!求你啊啊......把它,把它拿......啊啊啊......拿,拿......出来......”

    他把烟掐灭在床头的墙上,伸出带着烟味的手指抓住她的两只脚腕,把她高高的提了起来,她屁股悬空,乳房晃动个不停,上半身躺在床上,她的眼神惊慌失措。

    她的屁股剧烈颤抖,从穴里喷出一股淡黄色的尿液,浇湿了她的屁股和下体,有些甚至顺着她的身体流到了她的脸上,她被玩到失禁了。

    恍惚中,她听到了那个男人在笑,声音年轻干净,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声音。

    按摩棒被抽走,可身体还是像拥有惯性一般抽搐个不停,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这一晚的小费那个男人给了她两万。

    唐丽珍发现,他玩得越狠给的小费就越高,例如把她吊起来用鞭子抽一顿,逼她喝尿,小费是三万;把她的小穴扒开往里滴热蜡,烫的她死去活来直到热蜡封住穴口是四万。诸如此类还有很多,唐丽珍为了钱全都可以忍。

    和所有的苦情剧都一样,她有个需要靠钱掉命患肝癌的妹妹,一个月治疗费就两万,不然她刚从大学毕业不会直接就进了“纸醉金迷”。

    “嘶......”唐丽珍抓紧枕头。

    五月停了帮她上药的手,“疼?我轻点啊。”她小心翼翼的把药膏抹在阿珍惨不忍睹的后背,这次阿珍的那位偶像客人下手太狠,把她的后背打得皮开肉绽,乳房也又大又肿遍布红痕。

    “谢谢你,五月。”唐丽珍很感激她,五月虽然比自己小,但总是她在照顾自己。

    五月叹了口气,“你那位偶像到底是谁啊?你这一身的伤还怎么接客?我真怕你哪天被他弄死。”

    唐丽珍也想知道那人到底是谁,这么残忍暴虐的人到底会是谁呢?能动用这个权利的偶像在嘉盛可能得有五十多人,那人做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说,连他的声音都听不到,她又全程处于失明状态,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至于接客,那人给的小费足够她几个月不接客了,而且付妹妹的药费还有富裕。其实做这件事不是别人逼她的,纯属自愿,她也怨不得谁。她只想在自己还能接客赚钱的时候把钱挣够,把妹妹的病治好,那这剩下的钱去一个小城市开间花店,过完后半生而已。

    “你对我说的迟迟拿不定主意,我在挖掘你内心的想法......”

    唐丽珍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接起电话,“喂?”

    “丽珍?我是星辰,我来s市出差了,咱们出来见一面吧?”

    星辰是她在大学最好的朋友,听到她的声音,唐丽珍心里有点发酸,“嗯,好。”约定了时间地点,她挂了电话。

    五月已经上完药了,把她的睡衣小心的扯下来,“你这铃声从我认识你起就没变过。”

    唐丽珍垂下眼,这首歌是她偶像唱的。没什么可惊讶的,和所有人一样,她也有自己的偶像,她的偶像是一个五人男子组合的队长,叫郑思齐。她喜欢他性格里仿佛可以治愈一切的阳光温暖,她从高中里就开始喜欢他了,但并不是迷妹那种痴狂的喜欢,只是把他当成一个精神支撑罢了。

    “丽珍!在这儿!”星辰冲门口的她挥手,唐丽珍今天穿了一件高领毛衣,看到昔日的好友,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你瘦了!”星辰握住她的手,“还更漂亮,更......性感了。”两人寒暄了一会儿,星辰还是以前那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毕业后星辰进入一家新媒体公司做活动策划,正好来到s市出差。

    “有吗?”唐丽珍把头发撩上去,听到星辰说自己性感她心里有点怪怪的,像是被看穿了什么似的。

    “你还在s市电台吗?”星辰喝了口咖啡。

    唐丽珍一愣接着点点头,“是啊......比较安稳。”

    “这样啊,那你还喜欢lw组合吗?”

    “lw?”她想了一会,“其实我也只是喜欢里面的队长而已。”她平时只关注到郑思齐,组合的其他人在她眼里都是空气,以至于说到这个组合名字的时候她有些陌生。

    星辰冲她眨眨眼,“他们组合这周末有个粉丝握手会,我来就是要策划这个活动的,想不想去?”

    唐丽珍的内心忽然像小女孩般激动起来,“嗯,想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