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和丝瓜 - 极品偶像爱性虐(下) 睡前一篇小黄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lw组合粉丝见面会的现场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因为星辰是工作人员的关系,唐丽珍的位置很好,可以清楚的看到郑思齐的一举一动,他的一根发丝都在她的眼中闪闪发光,就是这么温暖善良的一个人支撑自己度过了无数个黑暗的日子。

    唐丽珍静静的仰头看着手握话筒正在说话的郑思齐,此刻,她是微笑着的,心里涌起无数种复杂的交织在一起的情绪,感动、兴奋以及某些无法言说的。

    “宁展!”她身边的一个女生戴着口罩手握单反狂喊。

    唐丽珍的目光移动了一下,看到站在郑思齐身边的那个男生,是组合里的另一个成员,叫宁展,刘海长长的盖住额头,他看起来年龄似乎很小,郑思齐站在他身边有种大哥哥的感觉。

    他只是把话筒举起,根本还没说一句话,底下女生的呐喊就铺天盖地的袭来,看的出来,宁展的人气很高。

    介绍完毕,就是粉丝握手环节了,唐丽珍排在队伍中,把手上的汗用纸巾擦了又擦,她又不是小女生了,她自己都很费解为什么还是会这么紧张。

    终于来到他的面前,唐丽珍一只手捂住嘴巴,一只手伸向他。他笑着抬头冲她点点头,“谢谢你。”接着两只温暖的大手包裹住她的小手,唐丽珍一句话都说不住来,只能拼命的弯腰点头,贪恋他掌心的温暖,根本不想把手抽出来。

    原本预计的想要对他说的任何话都没能说出口,甚至连一句谢谢都没能对他说,在那一刻,她用尽全力记住了他的笑容,真诚温暖。

    还在回忆刚刚和郑思齐的握手的她,握上了下一位成员的手,宁展。

    宁展抬头看了一眼她,冲她笑了笑,和郑思齐的不同,唐丽珍脸有点发红,心跳的还有点快,他粉丝众多是有原因的。

    一直等回到公寓,躺在床上,唐丽珍就一直处于兴奋状态,无数次的回忆和郑思齐握手的场景,无数次的后悔自己没有说出对他的感谢。这种状态最后竟然生出一种难过的情感,虽说对他的感情并不是疯狂炙热,但还是有一种和他离得太远,就好像不在同一个世界的不真实感和失落感。

    她翻了个身侧躺在床上,手心似乎还残留着他的体温,还想再见一面,还想再在黑暗的日子洒进阳光。

    “嗡!”

    她看了眼手机,心情瞬间沉重,那个偶像又要自己过去了。

    被喂完药丸,暂时失明的她被搀扶来到那张熟悉的大床上,乖乖的躺好,开始发呆。

    那人过了一会就来了,没急着做,捏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脸,盯了一会儿。唐丽珍能感受到他在自己脸上的视线,有种心里发毛的感觉,他这次又想玩什么花样。

    所幸,他没有,只是简单的发泄了一次欲望后就放过唐丽珍了。

    他没走,点燃了一根香烟,倚在床头,唐丽珍就疲惫不堪的躺他的脚边。她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不马上离开,这样她也不能马上离开这里去洗澡,她心里咯噔一声,难道他还要干些别的事?

    “唔......”她的嘴里被喂进一颗药丸,咽下去后她的眼前从黑暗变到一片模糊,再由一片模糊变到看得清那人的脸。那个人是,是,是宁展。

    唐丽珍来不及做出反应,只是一副呆愣的表情,看着他浑身赤裸,骨节分明的手指间夹了根点燃的烟。

    “你喜欢思齐哥?”说完,他抽了口烟。

    有点性感的低音炮,从粉丝握手会上她就发现了,宁展的声音和长相极其不符。

    她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只能乖乖点头,她还没从这位客人就是宁展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或者说,她根本不敢相信,这个喜爱性虐的令人恐惧的人就是宁展。

    “要我帮你介绍一下吗?”他冲她扬了扬下巴。

    两个人都是赤身裸体,唐丽珍的屁股上还有一坨没完全干涸的精液,她不想和他闲聊,甚至根本不想知道他是谁。对了,他为什么要让自己看到他?

    “谢谢,不过不用了。”她低下头尽量不去看他,她只想回到自己的出租屋,用被子把自己包裹起来。

    在宁展眼中,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只肥母鹅,呆头呆脑的,根本让人提不起一点性趣。她的反应和他想象的完全不同,宁展又抽了口烟,目光在她脸上游移。

    “你不是他粉丝?”

    “是。”

    唐丽珍依旧保持原来的姿势躺在他的脚下,昏昏欲睡。宁展忽然很想听她说自己的故事,其实他并不是真的好奇她,只是无聊罢了。

    “你是怎么开始做这一行的?”

    唐丽珍稍稍清醒一点,想了想,简短的说,“因为缺钱。”

    宁展睥睨着她,这一刻,她只把自己当作一个嫖客来对待。她特别适合被当作施虐对象,因为她很顺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

    “骑过木马吗?”

    她眼皮稍稍抬了一下,“没有。”但她听说过,那是一种惩罚女人的刑具。这种感觉跟奇怪,从之前的一言不发,到现在面对面的交谈,她很难把眼前的美少年和那个残忍的施虐者联系起来,但这句话还是让她心颤了一下。

    他眼睛微微眯起,似乎正在想象唐丽珍骑上去的样子,两颗饱满的乳房甩动,双腿紧紧的夹住马身,双眼通红不停流泪。

    他把烟掐灭,把脚趾伸进她的嘴里,唐丽珍乖乖舔弄,表情顺从,他又伸出一只脚去踩她的饱满富有弹性的乳房,她紧紧皱眉,胸脯逐渐变为粉红。

    他拔出被舔到湿润的脚趾,伸出手把她提起来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唐丽珍一下子面对他如此之近,有些受不了,他很英俊,可她一瞬间胃里翻江倒海的想呕吐。

    “啊啊啊啊!”她的后面被狠狠贯穿,她整个人差点趴在他的肩头。

    他笑着掐紧她的脖子,“你是不是贱货?”

    这种笑和之前在握手会上完全不同,唐丽珍努力地呼吸,内心无比的恐惧,他是想杀了自己吗?

    “你是不是最最下贱,最最肮脏的贱货?说啊!”他的手指继续缩紧,脸和她贴的更近,和上一秒笑着的他判若两人。

    唐丽珍翻着白眼,嗓音嘶哑,“是......我是......”

    他的腰迅猛挺动两下,撞的她头发散乱,他忽然松了手,还没等她好好喘气,他就伸手抽了她两个耳光。接着低头张嘴一口咬住她的白嫩的乳房,像是要咬掉一块肉似的。

    “啊啊!疼!好疼!”她真的害怕了,甚至想伸手去推他的脑袋。幸好他松了口,只是在皮肤表面渗出血珠而已,还留下了一个整齐的牙印。

    “臭婊子。”他忽然捏住她的下巴,恶狠狠的说。

    她眼里流露出恐惧,宁展该不会是精神分裂吧,精神病杀人不犯法,可她还不想死。

    “你不是就喜欢这样吗?”他狠戾的干着她小小的屁眼,就快要把龟头捅进她的五脏六腑里,宁展咬着牙在她耳边说,“喜欢我这样对你,操你,操死你。”

    她一边哭一边叫,他拿起旁边酒杯里的冰块,塞进她的阴道,“喔啊啊!好冷!好冷!”她浑身的血液都像是被冻住不流畅了一般,他又伸出手指把冰块捅进她身体里更深的地方,“不要!不要!”她惊恐的大叫,却被他甩了好几个耳光,他越干越兴奋,一边甩她耳光一边大开大合的操干,安全套上沾满血丝,他抓住她的头发,“再叫大声点。”

    没人能想到,一个被千万少男少女喜爱的偶像,竟然拥有一个性虐狂的灵魂。是啊,宁展是个性虐狂,这个秘密只有唐丽珍和看了这个故事的你们知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