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和丝瓜 - 极品偶像爱性虐(小番外) 睡前一篇小黄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嗡!”

    唐丽珍窝在沙发上看了眼手机,这一个月以来她都过的很自在,原因是lw组合全球巡演去了,自然宁展已经很久没有找过她了。

    本以为可以清静一段日子,可这条短信是怎么回事。

    “10万来日本陪我一夜。”

    自从宁展在她面前暴露身份后,就直接给了唐丽珍自己私人的手机号。

    10万,唐丽珍垂下眼想了想,咬牙回复过去,“我去。”

    过了一会儿,宁展的助理来电话了,给她买了一张机票,连夜飞去日本。

    两个小时后,唐丽珍来到了日本,踏上了陌生的土地。

    凌晨1点,坐在来接她的车上,唐丽珍一点都不觉得困,她转头看向窗外,看着东京繁华的夜景,如果不是要去做那种事,她应该会更开心点。

    到了酒店,宁展的助理把她带上了16层,1608号房间,助理敲了敲房门,门被打开。

    开门的人竟然是郑思齐,一股澎湃的海水拍打在唐丽珍的心脏上,这一刻她的心脏都骤停了。郑思齐一副被吵醒的样子,他疑惑的看了眼她又看看她身边的助理,这是总统套房,应该是宁展和郑思齐两个人住。宁展从里面的房间走过来,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把她当着郑思齐的面拉进了自己的房间。

    “砰”的一声关上门,宁展坐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她。

    “脱衣服。”一句废话都没有,难道他很着急发泄欲望?

    唐丽珍没想到他直奔主题,当下也没犹豫开始动手脱衣服,只是心里觉得很尴尬。

    在他的注视下,唐丽珍脱光了衣服,这个时候,她心里想的都是外面的郑思齐,心脏好像还没完全开始跳动。

    “坐在那上面,自慰给我看。”

    唐丽珍看了看他手指的方向,大床正对着的一个黑色绒布椅子。她走过去,乳房轻颤,坐在了那上面,双腿打开,正对着宁展。

    “叫的浪一点。”宁展盯着她的下面。

    唐丽珍心里有些抗拒,毕竟郑思齐还在外面呢。她伸手去摸自己的阴蒂,同时伸出一根手指插进两片阴唇之间。

    “嗯......”她仰头,轻轻喘息了一声,一根手指不算什么,有的时候她觉得妓女这个职业和演员很像,无非一个在屏幕上演,一个在床上演罢了。

    紧接着她又伸进去第二根手指,手指被小穴温暖的包裹着,她眯起眼睛看向宁展。宁展随性的坐在床边,手指在自己的阳具上撸动,咬着牙表情有些痛苦。

    “嗯啊......”她呻吟了一声,双腿打得更开,腿间也变的泥泞。

    宁展下面那根变得越来越粗硬,此刻唐丽珍心里忽然有一种满足感。

    他忽然起身朝她走了过去,她紧张的停下动作,手指还插进小穴里半截。

    “呃!”她的脖子被他握住,整个人都被他提了起来,他手臂肌肉鼓起,稍稍用力把她整个人拖拽在地板上。

    “咚!”的一声,唐丽珍整个人被他抵在门上,那是通往外面客厅的门。

    她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他的手指硬的像铁一样箍在她脆弱的喉咙上,窒息感铺天盖地的朝她袭来。

    宁展离她很近,近的可以看清他一根根纤长浓密的睫毛,很快宁展的脸在她的眼里就变得模糊了。

    “啊!”她惨叫一声,宁展把阳具通进她的下面,同时手指稍稍放松,没那么用力了。

    他的胸膛紧紧的贴着她的,他们两个人从来没离得这么近。

    “嗯啊!”她的脑袋抵在门上,惊恐的看着挺动腰肢粗暴抽插的宁展,他的眼神带笑,是很邪恶的笑。

    “嗯啊啊!”她立刻咬紧嘴唇,郑思齐可能还在外面,“嗯!”她紧紧闭眼,快感像浪一样朝她袭来,被这么粗暴的对待她竟然会有快感,她为此感到羞耻但又无能为力。

    “叫出来。”宁展是故意的,他喜欢看她痛苦忍耐的样子,他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唐丽珍睁开湿润的眼睛,倔强又忍耐。

    宁展忽然偏过头去吻她的耳垂,这是他第一次用嘴唇去触碰她,他的手掌也离开她的脖子抓揉上她丰满的乳房,他从来没这么温柔的对待过唐丽珍,就连抽插都放慢了速度,他轻声开口,“叫啊,骚货。”

    “嗯啊......”耳垂是她敏感点,乳头也是,她的下面夹的更紧,浑身都软到不行。

    “啊!”她的身体忽然发抖,宁展朝她的耳后吹了口气,暖暖的,麻麻的,她一个没忍住就叫了出来。

    宁展满意的勾起嘴角,双手抵在门上,把她圈在自己身前,挺动健壮的窄腰,看着她在自己的身下达到高潮,看着她再也无法刻意压抑自己的浪叫声,身体顶在门上的声音都咚咚作响。

    唐丽珍彻底沉沦了,彻底变成欲望的奴隶。

    “被思齐哥听有这么爽?”发泄后的宁展夹了根烟,倚在先前唐丽珍自慰的椅子上,他什么都没穿,表情自然,身材好的不像话。

    唐丽珍跪坐在地上,双腿打颤。她不知道郑思齐听没听到或者听到了多少。

    “爬过来。”宁展居高临下的冲她抬抬下巴。

    唐丽珍四肢抵在地上,直起身子慢慢爬了过去,一直爬到他的脚下。宁展吐了口烟,抬起脚掌踩在她的头上,稍稍用力把她的脑袋紧紧的按在柔软的地毯上。

    唐丽珍整个人趴在地上,脑袋像是有块千斤重的巨石压在上面一般,她屁股高高翘起,整个脸上都是屈辱和羞耻的表情。

    “思齐哥,你过来一下。”宁展给郑思齐打了一个电话。

    唐丽珍忽然惊恐起来,他,他让郑思齐进来?她浑身都在抖,想从这个恶魔脚下逃走但又不敢。

    “咔嗒。”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站在离她的不远处,可是唐丽珍看不到,她只能无助的瞪大双眼看着地毯上的绒毛,下面的两张嘴都瞬间缩紧。

    “小展,明晚还有演出,别玩的太晚了。”郑思齐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被踩在宁展脚下的唐丽珍。

    “思齐哥,把你的皮带给我。”宁展冲他眨眨眼。

    郑思齐一愣,但还是解下腰间的皮带递给他。宁展把烟在桌子上掐灭,接过皮带对折成两半。

    郑思齐就这样看着,看着宁展把脚下的妓女抽的连声惨叫,屁股也被抽出一道一道的血痕,好不凄惨。

    唐丽珍脑袋都喊的有些缺氧,还有可能是被踩在地上的缘故,她的眼前模糊,跪都跪不住了,屁股歪倒在一边,手里还紧紧的拽着从地毯上揪下来的绒毛。

    接下来的话是唐丽珍昏死之前恍惚间听到的。

    皮带金属扣碰撞的声音。

    “思齐哥,下面你来?”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