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和丝瓜 - 相遇(续年下) 睡前一篇小黄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金秋的心跳的厉害,半瓶水下肚,心情这才平复。

    还没等把嘴边的水渍擦干,工作人员就已经在招呼她上台了。

    金秋的座位在最后一排的嘉宾席上,她微笑着和周围的嘉宾艺人鞠躬打招呼,有些是老前辈,有些是年轻艺人,大家全部就坐后,最当红的徐瑞白才从后台出来。

    金秋捏紧了手,刚刚她把徐瑞白推开了,就在徐瑞白想要低头吻她的时候。金秋又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他那时的动作应该是要吻自己吧。

    想起那天晚上在徐瑞白家里发生的事,金秋的脸就发烫,幸好粉底足够白,看不出她脸红。

    和很久不联系的弟弟发生那样的事,金秋一时之间觉得自己根本无法面对他。

    在徐瑞白和嘉宾们打招呼的时候,金秋很心虚的没有看他。

    他在C位就坐,毕竟节目的点击量百分之六十都要靠他,看着徐瑞白的背影,金秋紧绷着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

    节目录制完已经凌晨两点了,金秋一边打哈欠一边往休息室走,她实在是太累了,甚至没有注意到走到她身边的徐瑞白。

    “很累吧。”

    金秋的困意瞬间消失了一般,她半张着的嘴巴立刻合起,“就是有点困。”

    看徐瑞白虽然脸上难掩倦意,但依旧扯出微笑,金秋此时有些心疼他,他和自己不同,他是当红偶像,行程满到恨不得每分钟都要工作,他每天该有多累呢。

    走到休息室的门前,徐瑞白问金秋,“金秋姐,我能进去坐一会吗?”

    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金秋已经快到嘴边的“不太方便”又被咽回了肚子里,此刻她心软同意了,不管怎样,趁这个机会把事情说清楚比较好。

    两个人刚刚坐下,金秋第一句话还没说出口,徐瑞白就可怜兮兮的看着她问,“我……是不是被姐姐讨厌了。”

    金秋急忙摆手,“没有啊,我怎么会讨厌你,你可一直是让我骄傲的弟弟啊。”

    徐瑞白垂下眼皮,露出一副受伤的可怜模样,“今天姐姐把我推开的时候我真的很伤心。”他知道自己的优势,也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他知道金秋心软,所以每次他都能得逞。

    金秋忽然觉得好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自己好像真的伤到他的心了,“瑞白……不是那样的,我推开你是因为……”金秋无法再继续说下去,她的脸又发烫起来。

    “姐姐不喜欢我吗?”

    美男眨着桃花眼这样问自己,是个人都无法说不,金秋躲避他的眼神说,“喜欢。”

    徐瑞白挑了挑眉,但还没等他开口,金秋就继续说,“但不是那种喜欢,瑞白啊,你……能明白吗?”

    徐瑞白的表情微微转冷,他攥紧手指,“我不信,姐姐,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金秋正在脑子里组织语言,思考要怎样说才能不伤害到他,徐瑞白忽然从对面坐到她身边来,金秋被吓了一跳,但还是硬着头皮开口,“瑞白,那天……那天是我喝多了酒,所以才……”她抬眼看着徐瑞白,“我们都把那天的事忘掉好不好?”

    徐瑞白忽然抓住她的手,“姐姐,那天你也很开心的,美好的事情为什么要忘记?”

    被他的回答噎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那天许久没有性生活的金秋的确也很快乐,但……

    “你,你别再说那天的事了”,金秋想把手从他手中抽出,可被他攥的紧紧的。

    “我把第一次给了姐姐,姐姐得对我负责”,徐瑞白扁着嘴委屈的看着金秋,像是被她欺负了一样。

    金秋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她活了这么久头一次遇见这种事情,自己夺走了徐瑞白的第一次吗……这事情好像变得严重起来。

    金秋自暴自弃的说,“……你想让我怎么负责?”

    徐瑞白的眼睛忽然亮起来,傻姐姐终于落入圈套里了,“姐姐,尝试和我在一起怎么样?”上徐瑞白承认,即使是面对几万人的演出,也不及此刻心中的紧张。

    被突然告白的金秋心脏猛的跳动起来,“在一起这个我做不到”,虽然他的告白令她眩晕,但她仍保留一丝理智,于情于理,自己都不该和他在一起。

    “没尝试过怎么就说做不到,明明那晚拉着我把情侣之间的事都做了个遍”,徐瑞白眼看着金秋的脸越变越红,“姐姐,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吧,在这一个月里,让我做姐姐的男朋友,让我来保护姐姐,照顾姐姐,好不好?”

    被徐瑞白告白,没有哪个女生敢说自己完全不心动,就连陪伴他长大的金秋都觉得瑞白长大了,从幼稚可爱的男孩变成了性感帅气的男人。

    “瑞白,你……”金秋的顾虑很多,他们之间的年龄,以及徐瑞白的身份。

    徐瑞白握紧了她的手,“姐姐,给我个机会吧。”

    “瑞白,你还会遇到更好的人”,金秋不明白,他在娱乐圈也算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了,难道没有遇到过合适他的女艺人吗?

    “姐姐就是最好的人,而且不管姐姐信不信,我一直在等姐姐,一直在等。”

    看他真挚的眼神,金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她把眼神瞥到一边,以前在公司的时候她不是没有察觉到点什么,但那时候她以为徐瑞白只是太过依赖自己。

    “姐姐,我成年了,也成熟了,我已经足够强大到可以保护姐姐了。”

    金秋沉默不语,虽然自己并不需要被别人保护,但她的心被他的话语感动的化成一滩水,自己……要和他在一起试试看吗?

    徐瑞白又靠她更近,“姐姐,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他勾起嘴角,快速的亲吻了一下金秋的额头,金秋的耳朵迅速变红,身体僵硬又想要逃跑。

    一个月而已,金秋在心中说服自己,眨眨眼就过去了,也许到时候,他就会发现自己并不是他最好的选择了。

    徐瑞白捧起她的脸,“从这一刻起,姐姐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成为男女朋友的关系,当然要做男女朋友之间的事情。

    门外传来敲门声,是同公司的后辈林衾,金秋是他的声乐老师。

    “秋姐,你收拾好了吗?”

    传来这句话的时候,金秋正被徐瑞白压在沙发上亲吻。

    徐瑞白抬起头,一脸的不满,“姐姐,门外那人是谁啊?快点打发他走吧。”

    “林衾,我还没好,你先回去吧,不用等我了。”金秋脸颊发烫,有种被抓包的羞耻感,虽然门外的林衾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金秋姐你应该饿了吧,我请你吃宵夜吧。”林衾靠在门口不死心的说。

    没得到里面人的回应,门倒是先开了,让林衾惊讶的是,里面的人是……“Ribea前辈”,他急忙鞠躬,徐瑞白是林衾的偶像,是他努力的方向。

    徐瑞白脸上露出假笑,他用身体挡住门后的光景,“我和金秋姐叙旧呢。”

    “啊?”林衾愣了几秒,接着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啊!对不起,打扰前辈了,我,我先走了,前辈再见!”他鞠了几个九十度的躬,恭敬的离开了。

    林衾边走边感叹,原来金秋姐和Ribea前辈的感情那么好啊,改天得让金秋姐帮自己引荐一下。

    徐瑞白顺手锁了门。

    金秋早就坐起来,紧张的看着他,“瑞白,我们先回去休息吧。”

    徐瑞白怨怼的看了她一眼,“姐姐,你的好弟弟可真多,除了这个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教比自己年轻的练习生声乐,怎么想,徐瑞白都觉得威胁十足。

    “只是我的学生而已……”金秋越说越小声,徐瑞白抱着金秋忽然撒起娇来,“那姐姐要和他们保持距离,不然我会吃醋的。”

    金秋受不了他撒娇,她把自己从他的胳膊中解救出来,“我答应你,但咱们回家吧,已经很晚了。”

    徐瑞白重新抱住她,在她肩头闷闷的说,“姐姐,明天我要去伦敦跑海外行程,大概半个月都见不到面,而且,今天六点出发。”

    金秋由着他抱住自己,只觉得他好辛苦。

    “我只剩两个小时了,这两小时里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徐瑞白的嘴唇吻上她红红的耳垂,金秋浑身酥麻,又被他感动的头脑发晕。

    但身体还是很抗拒,金秋还是无法立刻接受和他做那种事情。

    “瑞白……”

    徐瑞白的吻落在她的眼睑上,“我不是为了做那件事才和姐姐在一起的,我不会强迫姐姐的。”

    “可是”,金秋能明显感受到那根粗硬的东西正抵在自己柔软的大腿上,他也忍得很辛苦吧。

    徐瑞白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去卫生间解决一下。”

    头脑一热,金秋拽住了他的手腕,但没看他,“我用手帮你吧……”

    “可以吗姐姐?”徐瑞白两眼放光,但他还是克制的补充一句,“姐姐不需要勉强自己。”

    “没有勉强”,金秋小声说,接着伸出手指攀上他的腰带,他的腰好细,她觉得自己两只手都可以环的过来,明明是那么细的腰,可却有那么强的爆发力……想到这,金秋脸又红了。

    徐瑞白屏住呼吸,看着金秋的动作,他在梦中梦到过无数次的场景,姐姐细长的手指解开他的腰带,再一点一点的将腰带从他的腰间抽出,他觉得自己胯间的东西更硬了。

    金秋感觉周围急剧升温,她可以清晰的听到徐瑞白沉重的呼吸声,她颤抖着手指把他裤子的拉链拉下,释放出他胯间的硬物,这硬物仿佛有生命,青筋突起,可怖的要命,很难想象面容秀气的徐瑞白胯间藏着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

    一想到是它曾经进入到自己的身体里,金秋不禁咽了口口水。

    徐瑞白忍住想让她张开嘴,把自己的东西全部吃进去的冲动,他哑着嗓子说,“姐姐,摸摸它。”

    他的性感嗓音像一颗春药精准的射进她的胸口,金秋傻傻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接着伸出手指轻轻握住了他的阴茎,徐瑞白闷哼一声看向金秋,金秋被他眼神里的侵略性吓得心脏都漏跳一拍,她从没见过露出这样表情的徐瑞白。

    “姐姐,帮帮我”,徐瑞白倒在她的肩头,用翘挺的鼻尖蹭她的颈肩,深深的闻着她身上的味道,他再次用沙哑的嗓音说,“姐姐,帮帮我吧。”

    金秋凭着过往可怜的性经验行动起来,撸动掌间粗硬的阴茎,她的额头出了一层细汗,配合着徐瑞白的粗喘,她觉得自己的掌间和颈肩几乎要着起火来。

    太热了,太热了,撸动了这么久,他的东西反而更大更硬了,金秋想要停下动作,逃离徐瑞白的身边。

    可徐瑞白一手揽住金秋,用柔软湿润的嘴唇吻住她的,另一只手强势的包裹住金秋的手撸动,金秋被他吻的仰起下巴,以一种极其脆弱的姿态被徐瑞白搂在怀中。

    眩晕,燥热,周围的空气都散发着荷尔蒙的味道,金秋觉得自己要窒息并且融化在他的怀里了,徐瑞白轻咬她的下唇,情难自已的喊,“姐姐,姐姐。”同时加快了手下的动作。

    金秋被他眼里的柔情蜜意裹挟,像被裹挟在晶莹剔透的琥珀里的昆虫,她身体瘫软,动弹不得,在徐瑞白铺天盖地甜蜜的“姐姐”声中,他终于释放出来,浓稠的精液弄脏了她的手指和她的裙子。

    徐瑞白领口大开的靠在她的肩头喘息,他的胸口微微发红,勾人性感的要命,他的嘴角勾起,“我把姐姐弄脏了。”

    徐瑞白走了,金秋不是松了口气,而是觉得心口忽然缺了一块。

    不过幸好,徐瑞白每天都会和她视频,分享给金秋他周遭的一切,路边的一棵树,一株花,几只鸽子,几缕阳光,几颗星星。

    金秋从来没有那么想看到他,想让他立刻出现在自己面前。

    徐瑞白回来的那一晚,他们做了个昏天黑地,金秋没想到他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竟然精力还这么旺盛,徐瑞白只是坏笑着顶她,“干姐姐我有的是力气。”

    徐瑞白回来赶上了最新一期节目的录制,出于缺席前两期节目的歉意,节目录制完毕,他为节目的所有嘉宾和工作人员买了炸鸡和披萨。

    “谢谢前辈!”林衾眨着星星眼冲徐瑞白笑,徐瑞白看到他阳光灿烂的笑就觉得不舒服,这是比自己更年轻更鲜活的生命。

    “那边好像还缺一份”,徐瑞白也冲他微笑,接着伸手把林衾手中的披萨拿走,“不好意思,只能委屈你一下了。”

    “啊?噢!我没关系的前辈。”林衾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爽快的摆手。

    “谢谢你啦”,徐瑞白拍拍他的肩膀,冲他眨了下眼,“下次请你吃饭。”

    林衾的身体僵硬了一下,激动之情难以言表,自己今天竟然和偶像说了这么多话,而且偶像还说要请自己吃饭!

    徐瑞白走到转角处扔掉手中的披萨,连个眼神都没留下就抬头往前走了。

    徐瑞白承认自己有点小心眼,尤其在此刻。

    一个月后,金秋和徐瑞白相拥侧躺在床上,暖暖的阳光照在两人的身上。

    “姐姐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

    “是约定结束的日子”,徐瑞白伸手把她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动作轻柔缱绻,他不怕提醒她这个日子,因为他早就知道她的答案。

    金秋和他的鼻尖靠的如此之近,她甚至能感受到他的一呼一吸,她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抵在他的唇边,她望向他的眼睛,接着换上自己柔软的嘴唇。

    徐瑞白动情的回吻怀中自己想要相伴一生的人,他要的从来就不是暂时片刻,他要的是天长地久。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