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和丝瓜 - 春桃和检察官 睡前一篇小黄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春桃和检察官

    2000年初的秋天。

    “我今天晚上加班,不用等我吃饭了。”

    “那我去给你送饭。”

    “不用了,我在食堂吃。”

    “我今晚炖了你最爱吃的排骨,你等着就行啊。”张春桃干脆的挂了电话,气灶上的汤咕咚咕咚的冒着泡,她一转身关了火,冲客厅喊,“糖豆儿!洗手吃饭!”

    张春桃给坐在对面的女儿江小棠夹了块排骨,“这块上面全是瘦肉。”

    江小棠在椅子上晃悠着自己的两条小短腿,用缺了一颗的门牙努力把骨头上的肉搂下来。

    “上周考试成绩出来了吗?”

    江小棠点点头,眼睛只盯着手里的排骨看。

    张春桃身体微微前倾,“考得怎么样?”

    “我考了第一名。”

    张春桃把筷子拍在桌子上,“第一名?”她笑的眼睛都弯起来,抱着江小棠就亲了一口,“我闺女怎么这么棒啊!”

    她又往江小棠碗里夹了两块排骨,满脸的笑容把眼角的皱纹都挤出来了,“我闺女太聪明了!”她在内心又补了一句,幸好闺女的智商随了江枫。

    “不过闺女,得了第一名怎么都不和妈妈说啊?”

    江小棠眼皮一挑,“爸爸说了,做人要低调。”

    张春桃被她小大人的语气笑的前仰后合,江小棠皱眉用小手把耳朵捂住,“妈妈,你笑的声音太大啦!”

    张春桃把奖状一同揣着去了检察院。

    “张姐好。”小刘手里拎着一个绿色水壶。

    “诶,小刘好,吃饭了吗?”

    “吃了吃了,张姐来给科长送饭?”

    “晚上给他炖了排骨。”张春桃脸上带笑,拎着一个保温桶。

    “科长真是好福气。”

    “嗨,小刘也该早点成家啦,哈哈”,寒暄完,张春桃推开门,进了江枫的办公室。

    江枫连头也没抬,“说过多少次了,进来先敲门。”

    江枫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胸口上别了一枚检察院的徽章,看起来庄重又严肃,每次见他这个样子,张春桃都忍不住咽口水。

    “我进我老公的办公室也得先敲啊?”张春桃把保温桶放到桌子上,“快过来,排骨刚盛出来没一会儿。今天我去早市上买的排骨特别新鲜,给咱妈拿过去了一半,咱家的这半这顿煲汤了,等下次我做排骨炖土豆给你吃啊。”

    她打开保温桶,排骨的香味立刻飘散出来,江枫终于停了笔,脸上多了点表情。

    “我给你说啊,糖豆儿上次考了她们班第一名,我都答应她了,咱们这周末带她去动物园玩,你有时间吧。”

    张春桃嗓门大,话还多,一笑起来,隔着门都能听到,江枫看着她忙活的背影,这么多年,自己竟然越来越习惯了,自己以前明明是喜静的人。

    张春桃拿起抹布转头看江枫,“江枫,哎!江枫!你怎么愣住了还。”

    她使劲把抹布里的水拧干,“快过来趁热吃啊,我给你收拾收拾办公室。”

    江枫坐到椅子上,夹了块排骨放到嘴里,默默的咀嚼着,他忽然想起来他妈给他介绍张春桃时说的话,虽然她比你大四岁,但她勤俭持家、面相旺夫、会过日子、烧的一手好菜、是娶回家做媳妇的不二人选。

    他把排骨咽下去,突然冷不丁来了句,“我周末要加班。”

    一直忙碌着的张春桃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啊?为啥啊,我都答应糖豆了,你就不能为你闺女抽出一天的时间来吗。”她很少会这样,以往她都是无条件支持他的工作的。

    “是你自己答应的,我还有工作要做。”

    张春桃听他冷冰冰的语气也不恼,还拿着抹布往他跟前凑,“生什么气啊,我现在和你商量行不,就去周六一上午行不行?”

    “不行。”江枫把筷子放下,擦了擦嘴,“你回家吧,我还要继续工作。”

    张春桃张了张嘴却没出声,江枫做的决定,旁人很难改变,而且自己以前爱的就是他这股为工作为人民奉献的劲,她默默收拾餐盒,发现他把排骨都吃光了,这让她的心情稍稍愉悦了一点。

    “那你早点回家。”

    “回来啦,饿不饿,要不要去给你热点饭。”张春桃从沙发上坐起来,把没有声音只有画面的电视关掉。

    “我不饿”,江枫在门口轻手轻脚的换上拖鞋,手里还拎了一兜芒果,“我不是说了吗,让你不要等我,自己先睡。”

    张春桃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连眼眶都跟着出了点泪,“我这不是怕你回来饿了嘛。”

    她的话题好像永远只跟饭有关,江枫把外套脱下。

    “芒果?”张春桃眼里露出惊喜的目光,她开心的接过来闻着芒果的香气,自己老公虽然不浪漫,但能记得自己爱吃什么,“挺贵的吧,下次别买了。”虽然张春桃心里欢喜,但还是忍不住心疼钱,2000年初,芒果在北方还算稀奇。

    江枫摸摸鼻子,“下班路上有个老伯在卖,我是为了让老伯早点回家。”

    张春桃知道他在嘴硬,但也不拆穿他,笑嘻嘻的说,“老公你真善良。”

    江枫咳嗽了两声,坐在沙发上,“她的作业呢?”

    “在这儿”,张春桃递给他,又在一边偷偷的看他检查作业的侧脸,虽然平时江枫话不多,也总是冷着个脸,但她知道江枫其实特别爱闺女,她心里感叹自己真是嫁了一个帅气可靠的男人。

    “其实我之前检查过一遍了。”张春桃知道自己没上高中和江枫这种正儿八经的大学生不一样,可是检查小学的作业她还是绰绰有余的。

    她又摸摸鼻头,“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初中成绩挺好的,没上高中是因为要赚钱供弟弟上学。”

    江枫没理她的话,把糖豆儿的作业合上放回书包里。

    卫生间里,张春桃连牙膏都要帮他挤,江枫也懒得再和她说话。

    “老公,你累不累,我给你捏捏肩吧。”她两只手捏在他的肩膀上,江枫是大检察官,在她心里检察官这份职业可神圣的不得了,所以为江枫做什么,她都心甘情愿。

    张春桃在床头的灯光下给自己的脚和小腿涂润肤露,这润肤露是弟妹给的,虽然是买东西赠的便宜货,但张春桃很宝贝,洗了澡才肯拿来用一用。

    江枫倚在床头看书,眼神瞥到灯光下张春桃的,动作。她把罐子里的乳膏扣出来一点点然后均匀的涂抹在自己的脚背和小巧的脚趾上,她的脚比手白嫩的多,而且她的脚还很小,仿佛一只手就握的过来,江枫忽然觉得嗓子发干,翻了页书。

    她没有注意到江枫的目光,她一边抹一边说,“你周末没空的话就算了,我明早和她说一下,等你哪天有空了我们再一起带她去动物园吧,我们厂子里孙姐和她老公上个周带她家女儿刚去过,说好玩的很。”

    江枫的目光总是会从书游移到她的身上,她的两颗乳房因为哺乳过的关系有些下垂,她没穿内衣,睡衣领子又咧的大,她胸前的那两坨肉随着她的动作晃晃荡荡,马上就要呼之欲出了。

    “我去上班的时候孙姐就总在我面前显摆,咱们仨什么时候也一起去一次吧。”张春桃总算抹完,抬起头看着江枫。

    江枫把书合上放在床头柜上,又拉开抽屉翻找着什么。

    “老公,老公”,张春桃故意捏着嗓子撒娇,以为江枫又在故意无视她,没想到江枫掏出了盒避孕套扔在床上。

    张春桃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接着嗔怪的看着江枫,“我说你今天在办公室为啥盯着我看呢,原来是想干这事啊。”

    江枫懒得解释,脱掉自己的上衣,张春桃也配合的脱下自己的衣服,脱到一半又想起什么似的跑到门口,“得把门关严才行。”

    她一脸娇羞的回到床上,赶紧脱掉自己的睡裤和睡衣,接着依偎在江枫身边,她的手伸进被子里,握住江枫的阴茎,轻轻的撸动。

    江枫偏头去吻她的侧脸和脖颈,张春桃的睫毛微抖,喉咙滚动,周围的空气升温。

    她手里的东西已经完全挺立起来,又粗又硬抵在她柔软的手心上,“老公……”她娇娇的叫了一声。

    江枫把她放倒在床上,让她背对着自己,张春桃配合的跪起来,撅起屁股,甚至自己动手扯下俗气颜色的内裤。

    江枫伸出手掌覆盖在她已经湿润的花唇上大力的揉了揉,她软软的嗯了一声,腰也跟着塌下去。

    江枫看她下面足够湿润了,这才给自己的东西带上套子,以前刚和张春桃相亲见面的时候,他还想过自己以后对着她能硬起来吗,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了。

    盒子里的避孕套只剩叁个了,其实他们的性爱不算频繁,特别是生了糖豆儿之后,只是每次做的凶,要用上几个套子才行。

    幸好张春桃身体还算厚实,怎么折腾都没事。

    张春桃转过脸,看着他下面那根棒子被套上了油油的避孕套,她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嘴巴。江枫按着她的腰命令道,“把脸转过去。”

    她乖乖照做,她希望能够面对面的抱着江枫做,她想看到自己老公的脸,可江枫最爱的是后入式。

    “哎呀!”江枫全部插入的时候,她没忍住叫了一声,江枫整个人的重量压过来,声音低沉的说,“小点声。”

    张春桃想起来正在隔壁房间熟睡的糖豆儿,她用手掌捂住嘴巴,江枫一下又一下挺动自己的腰,抓着她两瓣肥胖的屁股往肉嘟嘟的穴里操。

    “唔唔唔……”张春桃的五官都挤在一起,但又不敢叫出声,齿间的呻吟声顺着指缝流出来,这隐忍的声音让江枫听了更想好好“欺负欺负”她。

    江枫对着她,很多时候都在肆无忌惮的做坏人。

    他上半身压下来,下身不停的耸动,手移动到她的乳房上,肆意大力的揉捏,捏的乳肉变了形,甚至从他的手指间溢出,“嗯……”胸脯的疼痛让张春桃的眼眶湿润。

    她实在忍不住了,把捂住嘴巴的手掌移开,小声说,“疼……老公,你轻点……”

    听她可怜兮兮的喊疼,江枫胯下的东西变得更硬,像是惩罚似的,他用手指揪住她的乳头向外扯,“啊!”她没忍住惨叫一声,小穴因为疼痛缩的更紧。

    江枫咬着牙往她穴里又冲撞了一下,“想把孩子吵醒吗?”

    张春桃连忙用手捂紧自己的嘴巴,眼泪顺着眼角流下,胸脯火辣辣的疼。知道她难受,江枫伸手去揉她的阴蒂,张春桃的呻吟声渐渐变了个调子,江枫听了在她耳边开口,“舒服了?”

    张春桃浑身上下都是粉红色的了,她头脑发晕,转过脸看向江枫,她咬住下唇,脸上还挂着泪痕。江枫看到她的表情,忍不住吻上她柔软湿润的嘴唇。

    张春桃很爱和江枫接吻,但是他却很少主动吻她,大部分都是在床上动情的时候,江枫才会主动吻上她的嘴唇。

    江枫把她塌下的屁股再次抬高,骑在她的屁股上自上而下的操,张春桃“唔唔”的闷哼,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顶出嘴巴了,但下面被填满让她又觉得很充实很舒爽。

    做完之后,张春桃腻在江枫身边,伸手搂着江枫,这个像山一样可以让她依靠的男人,她呼吸着江枫身上独有的味道,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了。

    江枫的胸膛起起伏伏,他休息了一会,把张春桃揽在他胸前的胳膊拿下去,又把床头的灯关了。

    张春桃有点委屈的把胳膊放回被子里,江枫讨厌身体接触她知道,但刚做完那么亲密的事,他就变得这么冷淡还是让她心里有点难受,她在黑暗中闭上眼睛。

    “周六我会抽出半天时间。”

    一听他这么说,张春桃激动的睁开双眼,虽然在黑暗中她什么也看不见,“真的!?老公你真好。”

    黑暗中江枫的嘴角微微勾起,但语气依旧平淡,“睡觉。”

    周五下午。

    “春桃,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这不小棠考了个第一名吗,为了奖励她,明天江枫要带我和孩子去动物园玩。”

    “你真是好福气啊,有个那么能干的老公不说,孩子还这么聪明。”

    “嗨,张姐,你们家的也不差呀,我今天先下班了哈,今晚回去得好好准备一下明天要带的东西。”

    “回吧回吧,真是羡慕死人了。”

    张春桃满面春风地收拾好包,骑着自行车出了厂子,哼着歌去往家里骑。

    回了家,张春桃立刻给江枫打电话想问他今晚回家吃饭不,但是没打通,估计他正在忙工作。

    张春桃围上围裙,冲客厅里的糖豆儿喊,“别看电视了,先去写作业,今晚上做排骨炖土豆给你吃。”

    叮叮当当的做好饭,又和糖豆儿吃完饭已经7点多了,张春桃拿出手机又给江枫打了一个,可还是没打通。

    她把排骨放在保温桶里,“糖豆儿,你在家好好写作业,我去给你爸送饭。”

    张春桃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江枫,身为女人的第六感,她抓住路过的小刘询问,“江枫去哪了?”

    “科长被一个女人叫走了,科长手机没电前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们就在街口的咖啡馆里,让我有事去那里找他。”

    “女人?”张春桃心里咯噔一声,“她叫什么你知道吗?”

    “叫什么……”小刘挠挠头,“哦!科长好像叫她可月。”

    张春桃的保温桶掉落在地上,可月,吴可月?江枫的初恋吴可月!

    也想张春桃越觉得气血上涌,推开询问的小刘就跑出了检察院的大门,好你个江枫!竟然敢给自己戴绿帽子!

    “好久不见了。”

    “是啊”,江枫喝了口面前的咖啡,他对面坐着的是一个打扮洋气的女人,正在对江枫微笑。

    “听说你结婚了?”

    “嗯,孩子都上一年级了,叫江小棠。”

    女人笑着说,“挺好。”

    “你呢?在国外过的还好吗?”

    “还算不错,做了律师,结了婚又离了婚。这次好不容易回国,我参加完弟弟的婚礼,就立马来找你了,江科长。”

    时光似乎格外宽厚她,吴可月依旧美丽明艳,只是举手投足间比以前更加成熟了。

    “别取笑我了,我怎么比得上你啊,吴大律师。”

    女人嗔怪着瞪了他一眼接着大笑起来,江枫也崩不住了,和她笑的一样畅快。

    笑了一会,女人用纸巾擦了擦眼角笑出的眼泪,“看到你过得幸福我就开心了。”

    江枫点了点头,自己过的还真是挺幸福,有妻儿还有自己引以为豪的工作。

    他忽然想起什么,看了眼手表,“可月,我得回去了,我爱人估计要来给我送饭,我手机关机,她找不到我该着急了。”

    “嫂子真有福气啊,有你做老公。”说完吴可月觉得自己说的这句话好像不太合适,有点尴尬的理了理头发。

    江枫低头笑了,“有她做我的另一半是我的福气才对。”

    吴可月看到江枫的反应,心里宽慰了不少,不愧是自己当初看上的男人,依就这样有担当有魅力。

    “江枫!”突兀的喊声打破咖啡馆的宁静。

    江枫一抬头就看到站在咖啡店门口气势汹汹的张春桃。

    吴可月跟着回头,张春桃对上她的眼睛,心里的火烧的更旺。

    这吴可月和江枫是大学时的恋人,吴可月的爸爸为了让吴可月出国,偷偷找到江枫逼他和吴可月分手,为了吴可月的前途,江枫同意了,那段时间他喝酒抽烟暴瘦,还被送进医院过两回,半年后才缓过来。后来吴可月留在了国外再也没回来,而江枫经人介绍认识了比他大四岁,在化肥厂上班的张春桃后组建了家庭。

    张春桃虽然平时从没听江枫提起过吴可月,可她一直把吴可月作为假想敌来看,大学时四年的感情,哪能说断就断,更何况江枫为她付出了那么多,他还是一个那么重感情的人。

    说到底张春桃嫉妒吴可月,也羡慕吴可月,江枫对她付出了那么多的爱,甚至可以爱她爱到放手。

    张春桃还没开始吵架,眼眶就先红了,江枫皱着眉走过来握着她的手腕把她扯出咖啡店。

    “你和她怎么回事!?”张春桃仰着脸质问他,自己来给他送饭,他竟然和初恋在这卿卿我我!

    “我和她什么事都没有,你先冷静一下。”

    “我听说她离婚了”,小镇上的风言风语传播的最快,“你想和我离婚娶她是吗?”张春桃带了哭腔,气的口不择言,手指狠狠的指向咖啡店里。

    “你胡说八道什么?”江枫觉得她此刻真是不可理喻。

    “我告诉你,你妄想!只要我还活着,你们俩就不可能在一起!”张春桃一边哭一边喊。

    江枫实在好奇她的脑回路,又觉得她的哭声吵得他脑子疼,“别哭了。”

    不奏效,江枫又冷声喊了一句,“别哭了!”

    张春桃瞬间没声了,接下来是更加崩溃的哭声,“好你个江枫!你!你等着!”

    她哭得浑身发抖,气冲冲地转身走了。

    “春桃!张春桃!”江枫在她身后喊,张春桃只顾着往前走,他无奈的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

    吴可月从咖啡馆里走出来,“嫂子没事吧。”

    “估计是误会我们俩了。”

    “那你还不追上去说清楚。”

    “她正在气头上,听不进去我说的话。我先送你去机场吧。”

    “我自己打车就行了,你快去追啊。”

    看江枫还在犹豫,吴可月叹了口气,“你还想不想要老婆了?这么多年还学不会哄女生啊?”

    “快追啊,还愣着干嘛?”

    江枫看着吴可月,“那你……保重。”

    吴可月笑着说,“嗯,以后带老婆孩子来美国玩吧。”

    江枫给张春桃打电话,可接电话的竟然是自己的母亲,原来张春桃跑去了婆婆家里。

    江枫的妈妈把江枫劈头盖脸的臭骂了一顿。

    “妈,不是她想的那样。”

    “不要以为春桃家里没人了你就能欺负她了,她也是我的女儿。”

    “我没欺负她,是你们误会了。”

    “我不听你说的,你快点回来哄哄春桃。”

    “知道了。”江枫挂断手机叹了口气,春桃平常都是无限包容自己的,他竟然忘了春桃也会有脾气。

    “妈。”

    “进来吧,人在里屋,哄不好春桃,你今天就不许走。”

    江枫有时候真想问问她到底是谁亲妈,但见江枫知道自己的妈为什么这么向着春桃,自己平时工作忙,她有什么事都是给春桃打电话,春桃在家里忙前忙后的,待她就像待自己亲妈一样,也难怪她这么宠春桃了。

    江枫站在门口敲门,敲了几下没反应,他直接拧了门把手进去了。

    春桃躺在床上背对着他。

    江枫把门关上,坐到床边,和她解释,“吴可月找我只是想叙叙旧,因为事发突然,我也没来得及和你说,她今晚就坐飞机回美国了。”

    张春桃之前躺床上也想了很久了,估计俩人没什么事,旁边就是大马路,而且还里检察院那么近,要是想偷情谁还不背着点人呢。再说了,要是江枫想和她有点什么,也不致于等到现在了。

    可吴可月是江枫初恋这点关系,不论是谁都会觉得不好受。

    看春桃一点反应都没有,江枫又继续说,“别生闷气了,小棠现在自己在家里吧?”他不会哄人,只能搬自己女儿当救兵。

    听到小棠,春桃稍微有点反应了,但她依旧一动不动背对着江枫,“小棠吃过饭了,现在应该在做作业。”

    “你是不是还喜欢她?”说起这个,张春桃就觉得委屈,一想起他俩在咖啡店的笑脸,她心里就发酸,江枫什么时候对自己笑的那么开心过?

    “我要是还喜欢她的话会和你结婚吗?”

    张春桃小声嘟囔,“你和我结婚反正不是因为喜欢我。”

    “我不是会委屈自己的那种人,一点都不喜欢的话,我怎么可能和你结婚甚至生孩子。”

    想到新婚之夜,张春桃脸红了,她想了一会后慢慢坐起来,“可是……你从来都没说过你喜欢我。”而且江枫在情人节连束花都不给自己买,平时就惜字如金的人,甜言蜜语更是一句都不肯说。

    江枫这才知道无论多大年纪的女人,都需要有人向她表达爱意。他还以为,张春桃是那种更务实型的女人。

    “我只是不善于表达,和你生活的每一天,我都更加爱你。”

    听江枫说情话,张春桃可真是等了不知道多少年,她眼眶一下子更加湿润,她有点别扭的偏过头,“我咋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说不定只是为了让我跟你回家,”

    江枫把她的脸转过来,“我是检察官,从不说谎。”

    张春桃给自己擦擦眼泪,顺便剜了他一眼,“我可是大你四岁的姐姐,你怎么总欺负我。”想起江枫有时对她的冷淡,她就觉得委屈。

    “我把你当爱人,没把你当姐姐。”

    就这一句话,就够张春桃在他怀里哭的稀里哗啦的了。

    江枫搂着张春桃,垂眼问,“明天还去不去动物园了?”

    张春桃闷闷的声音传来,“去!”

    “那咱们回家。”

    热┆门┆收┇藏:http://www.wuliaozw.com/ (W1 8 .p)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