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和丝瓜 - 傻女人郑秋月(番外之外外外) 睡前一篇小黄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傻女人郑秋月

    “姐,我下课了,稍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到。”这条短信后面还加了一个亲亲的表情。

    吴攸约了郑秋月今晚看电影,所以,郑秋月提前关了店。

    吴攸最近买了辆拉风的摩托车,十分钟后,他和摩托车一起出现在馄饨店门口。

    郑秋月接过他递过来的头盔给自己戴上,又坐在后座上,伸手拽住他的卫衣两侧。

    “姐,搂住我的腰。”

    郑秋月就是不肯,她觉得别扭,就算他们俩是上过床的关系。

    吴攸拿她没办法,发动摩托车,带着他心爱的姐姐,驶进车流中。

    可能是因为片太烂了,这一场影院里竟然加上他们俩也只有四个人。

    “电梯惊魂?”郑秋月坐在影院的座椅上才看到屏幕上伴随着血迹特效的四个大字。

    “恐怖片?”她一脸惊恐的看向吴攸,“你不是说是爱情片吗!?”

    她胆子小看不了恐怖片,这件事吴攸也知道,“是爱情恐怖片啦。”吴攸笑嘻嘻的安抚她。

    郑秋月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有些生气,“我不看了。”

    眼看郑秋月要站起来往外走,吴攸慌了,“别啊,花了好多钱买的票,不能浪费啊。”

    吴攸知道她肯定舍不得钱,果然,郑秋月不情不愿的坐下了。

    吴攸凑过去牵住她的手占她便宜,“姐,别怕,有我在。”

    郑秋月挣扎了两下挣扎不开,也就随他握了。

    吴攸心里偷着乐,身体直往郑秋月那里凑,每到恐怖镜头,郑秋月就闭着眼睛往吴攸的方向躲,他嘴都快咧到耳朵根后面了。

    逗弄郑秋月的后果就是,她不想在吴攸的出租屋里住了。

    “姐,我错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吴攸就差给她跪下了,他心里又想,今天轮也轮不到郁钦,绝不能便宜了那个禽兽。

    郑秋月被电影吓得现在还是一身汗,她瞪了吴攸一眼,一言不发的拉着行李往外走。

    “姐!你还真走啊?”还以为哄哄就好了,谁知道郑秋月连行李都收拾好了,他瞬间委屈的不行,明明姐姐最喜欢自己。

    “行李我来拿吧。”郁钦突然出现在门口,还微笑着冲吴攸打了个招呼。

    郑秋月松了手,把行李留给郁钦就侧身出门了,郁钦插在她和吴攸之间,吴攸恶狠狠的盯着他,“今天轮到我了!”

    郁钦像是看无理取闹的小孩子一样,“是你自己把她作走的,怪不得别人。”

    说完,郁钦又恢复冷漠的表情,转身还贴心的替他关了门。

    “你给我等着!”吴攸在屋里气急败坏地大喊。

    车里有些沉闷。

    郁钦打开车窗,又瞥了眼坐在副驾驶上的郑秋月。

    “和我在一起就这么紧张?”郁钦平淡的声音顺着风吹进郑秋月的的耳朵里,郑秋月尴尬的说了句,“没有”,她强迫自己放松身体,也松开了攥紧背包带的手指。

    郑秋月主动给他打电话,这是他没想到的,自从上次把她“抓”回来,她就一直刻意疏远他,而格外亲近吴攸,也不奇怪,她本来就偏爱吴攸。

    郁钦有丝自己都未察觉到的兴奋,她竟然比起吴攸更愿意和自己呆在一起,虽然是略显无厘头的原因。

    到了熟悉的别墅,郑秋月有些无所适从,郁钦忽然从后面贴近她,“饿了吗?”

    一瞬间,郑秋月的汗毛都竖起来,“不,不饿。”

    郁钦拖着行李箱和她擦肩而过往前走,“那上楼吧。”

    郑秋月手心冒汗,硬着头皮跟在他身后。

    进了屋子,郁钦脱下外套,“我先去洗澡。”

    郑秋月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心跳的厉害,她的脑子此刻也无法运转了,她坐在床上,克制住自己要逃离这个房间的冲动。

    她不想和郁钦做爱,她不想和郁钦说话,她甚至不想和郁钦相处在同一屋檐下。

    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过了一会儿,郁钦穿着白色的浴袍赤脚走了出来。

    郑秋月的眼神停留在他健壮修长的小腿上,她不敢继续往上看了。

    郁钦朝她越走越近,下面正好对着她的脸,他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怎么了,有心事?”

    郑秋月如梦初醒,“没,没有。”

    看着她慌张的样子,郁钦觉得好笑,“看恐怖电影吓成这样?”原来这傻女人胆子这么小。

    郑秋月不说话了,低着头攥紧手指,她这个样子倒是激发了郁钦难得的保护欲。

    “先去洗澡。”

    郑秋月站起身慢慢走进浴室,关上浴室门,她露出心事重重的表情,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在心中默念,郑秋月,你可以做到的。

    郑秋月带着一身水气走出来,发现桌上多了杯茶,郁钦正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看书。

    “给你泡了杯安神助眠的茶,喝了再睡。”

    郑秋月嗫嚅的说了声谢谢,郁钦眼睛盯着书没什么反应,她转头捧起茶杯小口小口的喝着。

    喝完了,她用手背擦擦嘴,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那样,慢慢走到郁钦面前,说出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再说出第二遍的话,“郁先生,今晚……你能陪我睡吗?”往常做完爱,因为郁钦睡眠浅,郑秋月都得回自己房间里,虽然她巴不得不和郁钦共处一室。

    郁钦总算有了点反应,神情复杂地盯着她看了一会,他觉得这个傻女人今天有点反常,但他很喜欢。

    郑秋月被他看的掌心都冒汗的时候,他终于把书合上,站了起来,郑秋月一下子和他贴的很近,两个人都可以闻到彼此身上沐浴露的清香。

    不知怎么的,这傻女人勾起了他的怜爱之心。

    “上床睡觉。”

    郁钦把郑秋月搂在怀里,他在黑暗中开口,“胆子小以后就别去看恐怖片。”他其实还要谢谢吴攸,让他和郑秋月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没想到他今晚没有要自己,郑秋月意外之余松了口气,她乖乖的“嗯”了一声,但没有闭上眼睛。

    一周前的晚上,她遇见了一个女孩。

    晚上10点,郑秋月正在磨磨蹭蹭的收拾馄饨店,即使这条街上人烟稀少,但她也每天坚持开到10点才往回走,因为她实在是不愿意面对吴攸和郁钦。

    今晚,她听到了一些异常的声响,外面好像有人在呼救,她顺着声音寻过去发现,一个穿校服的女孩被几个不良少年堵在一条又窄又幽暗的巷子里。

    女孩惊恐的流泪,大声的呼救,不良少年嚣张地大笑,从嘴里吐出一些污言秽语。

    这条街上实在是太过冷清,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就在不良少年要上前撕扯女孩校服的时候,郑秋月忽然迈出来,手里还举着手机,她鼓起勇气喊,“你们都住手!我……我已经报警了!”

    不良少年不耐烦的转过头,看到她,又狐疑的相互对视,似乎在猜测她是否真的报了警。

    不良少年忽然往郑秋月面前走去,郑秋月心里咯噔一声,脚步虚浮的往后退,就在这时,街口传来了一阵刺耳的警笛声。

    为首的那个不良少年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带着另外两个从她身边嚣张地走了,走的时候还狠狠的撞了她一下。

    郑秋月也被吓得不轻,但还是软着腿去把瘫在地上的女孩扶了起来。

    “姑娘,你没事吧?”

    看女孩半天也说不出来话,估计是被吓得不清,郑秋月把她扶回了自己的馄饨小店。

    郑秋月给她披上一件自己的外套,又给她倒了杯热水,先让她缓一会。

    “姐姐”,女孩眼眶红红的,看向郑秋月,“你的手机能借我用一下吗?我的没电了。”

    郑秋月赶紧把手机递过去,“你先打着,还没吃晚饭吧,我给你做碗馄饨去。”

    郑秋月在桌子旁边陪着吃馄饨的女孩,馄饨的热气冒上来,女孩一边擦眼泪一边吃。

    “小雅!?”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女人大步闯进来。

    “姐!”女孩冲过去抱住女人,哭得稀里哗啦。

    “没事了,没事了小雅。”女人心疼的不得了,轻轻的抚摸女孩的后背。

    女人不经意的瞥了眼站起来的郑秋月,接着微微睁大眼睛,是她,之前在郁钦床上见过的那个女人。

    女人把小雅安抚好,让她先进车里等自己。

    “你好,我叫唐琳。”

    郑秋月把手往围裙上蹭了蹭,这才伸出手,“你好,我叫郑秋月。”

    “我们以前见过面,你还记得吗?”

    看郑秋月一脸困惑的样子,唐琳猜她估计当时就没看清自己的长相,毕竟她那时候被折腾的很惨,眼睛基本被眼泪糊的睁不开。

    唐琳好奇这个开馄饨店的女人和郁钦的关系。

    “我是郁钦的朋友。”唐琳提醒她。

    听到郁钦的名字,郑秋月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两只手紧紧攥在一起,一副浑身都不舒服的样子。

    唐琳把她的反应尽收眼底,她没再继续唤起郑秋月的回忆,“不记得也没关系,今天真是多谢你。”唐琳从包里掏出一沓钱,“这些钱请你一定收下。”

    郑秋月看到钱连忙摆手,急得脸都红了,“不是,我不是为了钱才……”

    唐琳笑着拉住她的手,“我知道,但我不喜欢欠人人情。”

    谁知郑秋月更加执拗,“这钱我真的不能收。”

    看到她干净坚定的眼神,唐琳把塞钱的手缩回来,她想了想开口,“那我帮你个忙吧,什么都可以。”

    郑秋月刚想拒绝,就被唐琳抢了先,“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忙都可以,先别急着拒绝我。”她递给郑秋月一张自己的名片,“想好了打电话给我。”

    两天后的晚上,唐琳拎着一个纸袋来到了馄饨店。

    奇怪的是,馄饨店里一个人都没有,灯虽然亮着,郑秋月却不见踪影。

    唐琳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里面的屋子里好像有人在说话,她慢慢走过去,顺着门帘的缝朝里看。

    她微微瞪大双眼,门帘里面的人竟然是郁钦。

    他穿着一尘不染的西装坐在椅子上,和狭小朴素的馄饨店格格不入,郑秋月站在他面前,肉眼可见的发着抖。

    郑秋月几乎每次等到郁钦睡着了才回去,郁钦吃不到人,烦躁逐渐积累,终于在不需要加班的今天直接杀到了馄饨店里。

    “还以为你的生意有多忙,没想到一个客人都没有。”郁钦翘起长腿,阴郁的开口。

    郑秋月低着头,像做错了事那样,她无力的为自己辩解,“前些天还是有点忙的。”

    一看就知道她在撒谎,郁钦笑了一下,用手指敲打椅子的扶手,“既然这么忙,就干脆别开店了,累到你的话我会心疼的。”

    郑秋月被他这句话吓得不轻,他要是不让自己开馄饨店,把自己整天关到家里,她一定会疯掉,“不要,郁先生,我,我不累的,我想继续开馄饨店。”

    “可我这几天都见不到你人,想开馄饨店却不想回家,难道是想让我在这儿操你?”

    一听郁钦这样说,郑秋月惊恐地抬起头,“不,不是这样的郁先生。”她早该想到郁钦的脾气没那么好,早晚会给自己教训。

    “我让你开馄饨店,你却把这里当成避风港。”

    郁钦的怒气飘散,他残忍一笑,“把裤子脱了。”

    郑秋月一惊,冲郁钦摇头想保留自己最后的尊严,“郁先生,这里是馄饨店。”

    郁钦抬眼看她,“别让我说第二遍。”

    这一眼很有威慑力,事实上,光是听郁钦冷漠至极的语气,她就吓的双腿发软。

    这样羞愤被凌辱的表情,倒是让郁钦下面起了火,自己好多天都没能碰到这个傻女人了,以前这个傻女人是完全属于自己的,而现在却还要和吴攸分享。

    郑琳屏住呼吸,看到郑秋月屈辱的脱下裤子,露出两瓣丰满的屁股,按照郁钦要求的那样,坐在地上,双腿大大的分开,把下体完全裸露在他面前。

    郑秋月默默的流泪,低垂着头,仿佛这样可以让自己好受一些,

    郁钦用鞋尖踢了下郑秋月大腿内侧的纹身,“这里写的什么?”

    郑秋月瑟缩了一下,她还记得自己被吻上这串文字时,那种屈辱痛苦的心情。她大腿内侧被蹭过的皮肤变得粉红,她咬紧下唇,过了一会儿像是终于认命般,啜泣着小声开口,“郁钦的……母狗。”

    “大点声,我听不到。把头抬起来说。”郁钦像君主一样命令道,脸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

    郑秋月慢慢把头抬起来,露出满是泪痕的脸颊,逼迫自己大声说,“郁钦的母狗!”说完,她闭上眼睛,又流下两行热泪,鼻头微微发红。

    唐琳皱眉,她知道郁钦在生意场上手段毒辣,但没想到在私生活方面也这么阴鸷变态。

    郁钦用脚尖去触碰她的下体,惹得她呜咽一声,“谁是郁钦的母狗?”

    郑秋月艰难地咽下口水,颤抖着声音说,“……我。”

    郁钦就是要让她在自己面前扔掉无用的尊严,“把话说完整。”

    “我,我是郁钦的……母狗。”

    郁钦的脚微微用力踩在郑秋月裸露下体上,粗糙的鞋底和柔嫩的阴唇接触,这一脚仿佛也踩碎了郑秋月的尊严,她喘着粗气,眼泪流得更凶,下面又痛又痒,脆弱的阴蒂被摩擦的肿大起来,露在阴唇外面。

    她自己的这幅模样在外人看来不知道有多淫荡多下贱。

    “哭什么?你每次摇晃着两瓣大肥屁股求我操,叫的比发春的母狗还浪,你不是母狗是什么?”郁钦神色冷漠,语气戏谑。

    郑秋月知道他喜欢羞辱自己,她只希望今天这个夜晚能快点过去。

    “你给我认清自己的身份”,郁钦慢慢开口,“我已经施舍给你够多了。”给她开了馄饨店就是郁钦认为自己能对她最大程度地好了,已经给她自由,可她竟然还是想逃离自己的身边,谁知道她在馄饨店里是不是整天都计划着逃跑。

    郁钦挪动右脚,把皮鞋踩在她的下体上残忍的碾揉,“疼……好疼……郁先生……”郑秋月受不了的呜咽,大腿也跟着发抖,阴蒂被踩的红肿不堪,阴唇也像被揉烂了的玫瑰花一般。

    “疼?我看是爽吧?”郁钦把脚抬起,鞋底和鞋尖上沾了一些透明淫液,他脸色阴沉,“口是心非的骚货,别整天想着离开我,下面都快被我玩烂了,还有谁会要你?”

    帘子外面的唐琳差点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在她的印象里,即使郁钦生性冷漠,但起码是个绅士,怎么会说出这样的污言秽语。

    郑秋月下面又疼又痒,红了一片,被郁钦用语言羞辱着竟然还不知廉耻的往外流着水,在郁钦的注视下,她甚至不敢用手去揉,双手依旧乖巧的放在身体两侧。

    “把你自己的东西舔干净。”郁钦把脚伸到她面前,垂眼看着她。

    郑秋月看着他几乎一尘不染的皮鞋,她强迫自己擦干泪水,身体前倾,用舌尖一点一点地舔着他的皮鞋,屈辱感让她的眼眶发酸,她攥紧双拳,世上怎么会有郁钦这样的恶魔。

    郁钦看着乖巧的郑秋月,还是有些不悦,他不明白郑秋月为什么一而再再而叁的挑战他的权威,她乖乖的顺从一点,自己就算玩腻了她也会得到房、车、钱,这些靠她自己一辈子都无法拥有的东西,她到底还有什么不满。

    郁钦的眼神又布满乌云,“真是欠调教。”

    好不容易把他的鞋舔干净,郑秋月的嘴巴和舌头已经酸的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郁钦虽然不喜欢在这种地方做爱,可今天他必须得给她一个教训。

    郁钦拽起郑秋月,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身上,用粗壮的阴茎残忍的破开她红肿的肉穴,插进她狭窄的阴道。

    郑秋月下面疼的厉害,但更让她难受的是,郁钦竟然在这里要她,这里是她唯一可以远离他的地方,在郑秋月的眼里,这地方是干净的,是属于自己的小天地。

    现在,郁钦把这个地方夺走了,这一认知让郑秋月崩溃的想哭。

    郁钦舒服的眯起眼睛,双手掐住她的窄腰,一下一下的将她抬起又落下,让自己的阴茎一次又一次狠戾的破开肿胀在一起的肉穴。

    房间里充斥着肉体拍打的淫荡的声响。

    刚开始还能忍,到最后额头冒汗,郑秋月的双手无力的搭在郁钦的肩上,她伸长了脖颈哀叫,“郁先生,疼,轻点……求你轻点……”

    郁钦听着她凄惨的叫声下面胀得更厉害,抓着她的屁股往自己的阴茎上按,“啊!”被插到极深的位置,郑秋月一下子身体紧绷,口水直流。

    “不想回家的话,以后我就来这里操你。”郁钦伸手拍了拍她的脸,威胁道。

    “不要!不要!郁先生,我回家,我回家……”郑秋月吓得要命,边哭边喊,她是真怕了他,郁钦是变态,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我错了,求你原谅我……”郑秋月知道他爱听自己求饶,她哭的一抽一抽,连带着小穴也跟着收缩。

    郁钦粗喘了几声,声音低哑,“穴倒是会夹。”

    郑秋月低垂着头流泪,因为羞耻感根本不敢正眼看郁钦。

    郁钦看她哭的泪眼迷离,心里跟着发痒,真是欠虐的骚货,都浪成什么样了。

    唐琳没忍心看完这场活春宫就离开了。

    郁钦抱着瘫软的郑秋月上了车,驶上回家的路。郑秋月脸上还挂着泪痕,身上盖着郁钦的外套缩在副驾驶座位上,她无数次的想问郁钦,到底为什么是自己,凭什么是自己。

    “是我对你做了什么吗?”她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把心声说了出来。

    听着她委屈的语气,郁钦连头都没转一下,真是傻女人,自己只是单纯的变态而已,看到善良纯洁的她,就疯狂的不顾一切的想要玷污摧毁,郁钦知道自己的心理不健康,但没想到已经变态到了这种地步。

    没等到郁钦的回答,郑秋月沉沉的昏睡过去。

    第二天的晚上,唐琳再次来到了馄饨店,这次,店里只有郑秋月一个人。

    她在忙着关店,因为已经六点了,她得早点回家……

    “不好意思,要关店了,您明天……”郑秋月转头看到唐琳的时候一愣,“唐小姐?”

    同样身为女人的唐琳可怜郑秋月,但同时也看到了她身上的价值,她想帮郑秋月,但得在她利用完郑秋月之后,因为她除了是个女人之外还是个商人。

    “这是你的外套,我已经洗过了。”

    郑秋月接过袋子,笑着说了声谢谢,“我给你倒杯水吧。”不知怎么的,她很喜欢唐琳,因为唐琳是个独立强大且聪明的女人,是她想成为的那种女人。

    唐琳也不急着走,点点头坐下了。

    不想拐弯抹角,唐琳开门见山地说,“你想离开郁钦吗?”

    郑秋月一下子慌乱起来,惊愕的看着唐琳,唐琳握住她的手,“别怕,我会帮你。”

    但唐琳提出了一个条件,在郑秋月帮她拿到郁钦对D市滏阳路的拿地计划后,她会帮助郑秋月离开郁钦的身边。

    毕竟,郁钦不是什么善茬,所以唐琳附加了这个条件,她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想了一会儿,郑秋月疑惑的看着她,“你们……不是朋友吗?”

    唐琳被她逗笑,“你太天真了,生意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D市即将成为下一个上海,而D市的那块地就是摇钱树,谁能拿下那块地,谁就能占领D市的房地产市场。”

    “我知道你想离开,我向你保证,我可以让郁钦再也找不到你。”唐琳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有多渴望离开郁钦,她也知道郑秋月已经被自己说动了。

    郑秋月沉默了一会开口,“那……这个拿地计划会不会对郁钦有什么影响?”

    唐琳没想到的是,她都被郁钦折磨成那样了,竟然还在替他考虑,“放心,对郁钦那种规模的公司来说,就只是少让他挣点钱而已。”

    “你可以考虑一晚上,明天再给我答复。”唐琳不想逼她,站起来转身要走,却被郑秋月从身后叫住。

    郑秋月握紧双拳,心跳的厉害,她想离开郁钦的心情太迫切了,而唐琳的提议可能是自己唯一离开郁钦的机会了,无论结果如何她都要尝试一下。

    她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一般,“我……相信你”,她的眼神坚定,“所以,我接受你的提议。”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