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和丝瓜 - 傻女人郑秋月(美人计逃跑成功会被抓回来吗 睡前一篇小黄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郑秋月听着郁钦均匀的呼吸声,她知道他睡着了。

    她紧张的咽了口口水,轻手轻脚的起床,尽量不发出一丝声响,她甚至没有穿拖鞋。

    她回头望了眼依旧闭着眼睛的郁钦,轻轻地把门打开又轻轻关上。

    她去了郁钦的书房,打开灯,在抽屉里翻找她要的文件。

    一层、两层、叁层、桌子上,几乎每一处都找遍了,一无所获,她的目光瞥到了书桌上郁钦总是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焦急的打开电脑,却显示需要输入开机密码,就在这时,她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声响。

    郁钦打开书房的时候,发现在书架前的郑秋月正拿着一本书惊恐的回头看向他。

    “郁先生,对不起……我把你吵醒了吗?”她一副很抱歉的样子,肩膀都缩在一起。

    “你在我书房做什么?”郁钦盯着她看。

    郑秋月心里紧张的要死,但还是把手中的书合上,“我睡不着,所以……想找本书看看,对不起郁先生,我现在就把它放回去。”她踮起脚尖小心翼翼的把籍的书架里。

    门口的郁钦一步一步向她走了过来,她的心脏剧烈跳动的都快从嘴巴里蹦出来了,自己该不会被发现了吧。谁知道郁钦在她面前站定,伸出胳膊从书架里拿出另一本书,递给了她。

    “想看书的话可以试试这本,比你刚刚拿的那本更容易读懂。”

    郑秋月一愣,然后接过他手中的书,“……谢谢郁先生。”

    “现在回去睡吧”,郁钦往外走的时候瞥了她一眼,“不过以后不要随便进我的书房。”

    郑秋月点点头,“知道了郁先生。”

    “密码?”唐琳沉默了一会,接着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密码很有可能是郁钦的生日。”

    “生日?”

    “以前我和郁钦还算亲近的时候,曾经无意间瞥到过他的手机密码,很像是生日,可惜我不记得了。”

    郑秋月握紧手机,“别墅里有监控,昨天我已经被他发现进入书房了,如果这次密码不对,他可能会怀疑我。”

    郁钦疑心大,这唐琳也知道,她想了想开口,“秋月,你先想办法从他嘴里套出来他的生日,如果密码不是生日,你就直接把电脑带走,我找人来破解。D市那块地马上就要被拍卖了,时间紧急,所以秋月,我们一定要在今晚之前结束。”

    “今晚之前?”郑秋月一下子慌张起来。

    “对,就算今晚我们失败了,我也会立马把你送出S市,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

    今晚之前,郑秋月坐在沙发上发愣,脑子里一直回想着唐琳的这句话。

    她忽然有了自己要离开的实感,离开这座城市,离开郁钦,离开吴攸。

    虽然她做好了一辈子都不回来的打算,但她没做好一辈子不见吴攸的准备。

    吴攸对她来说是不一样的,他是自己爱的弟弟,是自己的骄傲。

    吴攸在篮球场上打球打得正欢,以至于郑秋月拨过去得两个电话他都没有听到。

    郑秋月双手握着手机,看着界面里全都是吴攸的求和道歉信,她写下一条长长的短信,发送过去。

    郁钦今晚回来的比以往都要早,吃过晚饭,郑秋月抬头看着郁钦迈着修长的双腿一步一步的走上楼。

    她忽然叫住他,“郁先生,今晚……你还要忙吗?”

    “有什么事吗?”

    “我只是觉得有点无聊,想和你呆在一起,比如,看个电影什么的……”

    她脸上露出期待又紧张的表情,郁钦看了她一会儿说,“好啊。”接着继续上楼,“来放映室找我。”

    郁钦是纪录片发烧友,所以家里有一个专门用来播放电影的房间。

    郑秋月看着郁钦的背影,知道自己迈出了第一步。她去好好洗漱了一番,甚至穿上了郁钦之前买给她的那套情趣内衣,外面套上郁钦最喜欢的那件劣质丝绸睡衣。

    她端着一瓶酒和两个高脚杯来到了放映室的门口。

    敲门进入,郁钦穿了一件高领的白色衬衣,正倚在巨大的皮质沙发上,沙发的对面是是一个巨大且清晰的屏幕。

    房间里的灯光昏暗,倒真有点电影院的味道。

    看到郑秋月的装扮后,郁钦的眼神里多了丝玩味,被郁钦看的脸红,她关门进入,把酒和酒杯放到地上。

    郁钦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坐过来。”

    郑秋月乖乖爬过去,后背依靠在软的不像话的沙发上,她伸手拽拽因为动作而跑上去的睡衣下摆。

    郁钦看着她白花花的两条腿,眼神更暗,这女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等郑秋月看向屏幕,她的呼吸都骤停了,屏幕上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电影,而是郁钦不知道什么时候拍摄的视频,视频里有他、吴攸还有自己。

    郁钦“贴心”的将声音调的更大,安静的房间里甚至可以听到两位“男主角”发出的喘息声。

    郑秋月先是震惊,等她反应过来,脸已经红到了耳朵根后,她从来没见过郁钦拍摄的那些视频,她更没想到从这视角来看,自己竟然是这幅模样。

    自己竟然可以露出这样迷离沉浸在情欲中的表情,喉咙里竟然可以发出这样色情淫荡的声音。

    郁钦和吴攸尤为精致的脸在大屏幕上的确像是电影演员,尤其是郁钦,脸部的轮廓线条更加硬朗,冷漠的眼神,时不时露出的微笑,这样贵公子气质的人,很难让人看出他在演的竟然是这么一出戏。

    而唯一浑身赤裸的郑秋月,在他们的面前,就像是窑子里最最低贱的妓女了,屁股和两颗乳房都红的不像话,一看就是被人好好“疼爱”过的模样。

    屏幕上的她被郁钦压在身下,郁钦单手握住她的脸,吻上她的嘴唇。吴攸在一旁一边粗喘着一边对着她的脸打飞机。

    “姐,帮我口吧。”屏幕里的吴攸用撒娇的语气说,下面的那根棒子已经一柱擎天。

    郁钦离开了她的嘴唇,分开她的双腿,将手指探到她的身下,刺入花心为她扩张,甚至发出咕叽咕叽的声响。

    郑秋月想闭上眼睛,想捂住耳朵,但她不能,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假装不在意屏幕上播放的内容,伸手倒了两杯酒,递给郁钦一杯,房间昏暗,她看不清郁钦的表情,举起酒杯,“郁先生,干杯。”

    郁钦没说话,配合的喝了口酒,屏幕传来郑秋月淫荡的叫声和肉体拍打的声音,他盯着郑秋月看,看的郑秋月想要逃跑。

    “你想干什么?”郁钦冷不丁问出这句话。

    郑秋月握紧酒杯,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却依旧保持微笑,“我只是想和你喝杯酒放松一下。”

    郁钦忽然靠近她,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从昨天到现在,你都反常的厉害。”他垂眼看着她身上的睡衣,伸出大手撩起她的下摆,露出那套眼熟的情趣内衣,他的眼神更暗,眯起眼睛看向她,试图寻找答案,“所有的这些,你什么意思?”

    郑秋月的汗毛竖起,她的身体仿佛都在战栗,她努力保持微笑,脑子飞快的转着,“我只是想讨好郁先生你。”

    郁钦挑了下眉,似乎在等她继续说下去。

    郑秋月在脑子里迅速组织语言,尽量直视他的眼睛,“我想通了,其实郁先生你对我很好,是我太不懂事,我想为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道歉,我想从今天开始和郁先生重新开始。”

    郁钦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你觉得我对你很好?”

    郑秋月内心的耻辱感几乎将她吞噬,她被强奸、被凌辱、一步一步掉进他为自己设下的陷阱里。对自己好?恐怕连路边的陌生人都有资格说这句话。

    为了离开他,郑秋月只好握紧拳头抿着嘴点点头,讽刺的是屏幕里传来她被两个男人残忍插入的惨叫声,还伴随着他们婊子、贱货的羞辱声。

    她深吸了口气,眼眶略微湿润,眼神没有躲闪,“以前,是我不懂事,希望郁先生别和我计较。”她笑着举起酒杯,眼泪沾湿到睫毛上。

    郁钦依旧盯着她看,在她要仰头喝下酒的时候,他攥住了她的手腕,在郑秋月惊慌的眼神中,他拿起酒瓶给她的高脚杯倒满了红酒,暗红色的酒填满酒杯,几乎就要从杯口溢出来。

    郁钦松开了她的胳膊,冲她抬了抬下巴,“喝吧。”

    郑秋月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因为她平时几乎不喝酒,她在郁钦的注视下把满满一杯红酒递到嘴边,张开嘴巴硬着头皮喝下,苦涩微凉的酒液顺着她的喉咙流下,她皱起眉头,来不及咽下的酒顺着她的嘴角流下,顺着脖颈流淌在雪白的胸脯上。

    她大口大口地吞酒,喉咙滚动,脖颈也配合着后仰,郁钦看她喝酒一股邪火冒了上来。

    好不容易喝完一杯,郑秋月用手背擦擦自己的嘴角,苦涩的酒精味让她点五官全都皱在一起,胃里也翻江倒海的难受。

    没想到郁钦拿起酒瓶再度把她的酒杯盛满,连最后一滴也不放过,他把已经空了的酒瓶随手扔在一边,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把这杯喝光,我就原谅你。”

    郑秋月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这满满的一杯酒,她闭着眼睛再次喝下,过程中几次想要干呕,但都忍住了,她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坚持,因为她一定要离开郁钦。

    郑秋月的嘴巴离开杯口的瞬间,郁钦就扣住她的后脑吻了上去,他的舌头侵入她的嘴巴,肆意品尝她嘴里的酒香。

    吻了许久他才放过她,郁钦抚摸着她的后脑,“只要你乖乖的,我不会亏待你的。”

    屏幕里的郑秋月被前后夹击,一下一下的被填满,发出如小兽受伤般的呜咽声。

    好不容易顺过气来的郑秋月“嗯”了一声,像是真的臣服于郁钦那样乖巧。

    因为酒精,郑秋月的脸颊红艳无比,眼神也迷离起来,但她的大脑还算清醒,她的指甲死死的扣住自己的掌心,企图用疼痛感让自己保持清醒,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依偎在郁钦身边,心脏跳的厉害,她伸手抚摸上郁钦鼓囊囊的下面。

    郁钦从没见过如此主动的郑秋月,他嗓音低哑,语气里还带笑,“想要了?”

    郑秋月抿着嘴点点头,一副羞涩的模样。

    郁钦揽着她,大手忽然挥上她饱满的屁股,发出清脆的声响,郑秋月浑身一抖脸颊爆红,郁钦坏心眼的又拍了一下,她浑身的皮肤都发粉发烫,她搭在郁钦下面的那只手因为羞耻发懵而停了动作。

    “继续。”郁钦勾起嘴角,又大力的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郑秋月的屁股又痛又痒,而且下面竟然在郁钦的掌掴下出了水,她努力收缩穴口,咬着嘴唇,一边解他的裤子,一边忍受郁钦的掌掴,她的屁股很快就被打成成熟蜜桃的颜色,郁钦把她的睡衣下摆再度向上拉,露出整个后腰和屁股。

    郑秋月用手指撸动郁钦的阴茎,郁钦停止了掌掴,手从她的丁字内裤伸进去,摸到一手的粘腻。

    “下面发大水了?”郁钦笑着说,郑秋月羞的要命,根本不敢抬头。

    郁钦把叁根手指一起插进她湿润的穴里,因为刺激郑秋月忽然向前拱了一下,又恢复原位跪好,可能是因为酒精作用,她的身体格外敏感,下面忽然被填满,她感觉胀的要命,也爽的要命。

    郑秋月缩进下面的穴,穴肉热情的贴上郁钦的叁根手指。想要一个更粗更长的东西进来,郑秋月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屁股。

    郁钦眼里的欲火烧的更旺,这傻女人骚的没边了,竟然像母狗一样冲自己摇屁股。

    他声音低哑的说,“想要我?”

    郑秋月腰都软了,她咬住下唇点点头,手里把弄着他逐渐胀大的阴茎。

    “说点好听的给我。”

    郁钦抽动手指,甚至在她淫水泛滥的穴里抠挖着,郑秋月呜咽一声,抬起头,湿漉漉的眼睛渴望的看着郁钦,没有犹豫的说,“求郁先生操我。”

    不知道是不是她喝醉酒的缘故,她媚态尽显,蛊的郁钦恨不得立刻操翻她,可是他还是恶劣的想要玩弄她,想看到更淫荡更下贱的郑秋月。

    “不够,继续说。”郁钦抽出粘连淫液的手指,插进她微张的嘴巴里。

    郑秋月觉得自己的思想好像逐渐不受控制,酒精麻痹了她的大脑,她需要疼痛来让自己清醒,她嘴里含着郁钦的手指,口齿不清说,“求你,求你操我唔……求你插进来……下面……下面好难受……”

    哭了,郁钦再也忍不住了,他从来都不知道不用暴力威胁逼迫的性爱,也能让自己这么性奋。

    他按倒郑秋月,伸手狠狠地抽了一下郑秋月湿润的穴口,郑秋月尖叫一声,大腿内侧的肌肉颤抖,小穴竟然吐出一股淫液。

    郁钦又把手掌整个贴上去,带着体温揉了揉她的穴,倒显得温柔起来,他握着阴茎捅开她的穴口,插进她的深处。

    “啊……”郑秋月抓紧身下的沙发,脖颈后仰,被一瞬间填满的感觉让她爽的快要落泪。

    郁钦很满意她今天所做的一切,他要奖励她。他在她的身上发泄着欲望,嘴唇温柔的亲吻她的额头、眼睛、鼻子、嘴唇,像恋人那样温柔缱绻,下面则轻轻的抽出又重重的顶入。

    郑秋月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揽住他的脖颈,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在自己身上的郁钦,他的眼睛,鼻梁,嘴唇都好看的不像话,为什么这样美好的人却对自己那么坏呢。

    “在想什么?”郁钦又重重的一顶,郑秋月爽的眯起眼睛,十根脚趾蜷曲。

    “好,好舒服……”郑秋月双腿大张,放在他的腰侧。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爽的不行,郁钦心里也有种难以言说的兴奋,他的双手隔着睡裙揉捏她的胸部,不像以往非要折磨她让她哭,而是力度适中的抓揉,给她刺激,让她攀上快感的另一个高峰。

    “嗯……郁先生,郁先生……”她伸长了脖颈,下面的淫液随着郁钦的抽插打出白沫,她平坦的小腹随着郁钦的动作微微被顶起,她几乎翻着白眼狂叫郁钦的名字。

    郁钦知道她快要到了,他想听她继续说下去,他引诱她,“叫我干什么?”

    “郁,郁先生……我……我不行了……”她的眼泪都被顶出来,身体被死死的按在沙发里承受郁钦的顶撞。

    郁钦实在是想听她再说点别的什么,最好是自己想听的,能让自己开心的。

    “喜欢我吗?”说完这句话,郁钦竟然紧张起来,下身也停止抽送,为了掩盖心里的紧张,他尽量表情冷漠。

    郑秋月脑子一团浆糊,只顾着点头,想让他赶紧操自己,“喜欢!喜欢!求你……快点操我。”她又哭起来,因为欲望得不到满足。

    郁钦笑自己,有什么好期待的,她只是喜欢自己身下的那根东西,比起自己,她永远更喜欢的只会是吴攸。

    一场性爱结束,郑秋月逐渐清醒过来,后知后觉的羞耻快要将她淹没,郁钦这次没有折磨自己,而自己竟然感受到了快乐。

    郁钦和她共同躺在巨大的沙发上,空气里还弥漫着情欲过后的味道。

    她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郁钦点燃了一根烟,她偏过头看着郁钦,心里似乎没有刚开始那么紧张了,“郁先生,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香烟忽明忽暗,照在郁钦精致的脸上,“为什么想知道?”

    郑秋月怕他有所察觉,不免再度紧张起来,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那套说辞,“我只是想提前给你准备生日礼物。”

    这个回答倒是让郁钦一愣,他眯起眼睛,“你想给我过生日?”

    郑秋月看着他的眼睛心虚的点头。

    郁钦松了手,又吸了一口烟,心里竟然隐隐期待起来,“00年11月4日。”

    “00年?”郑秋月奇怪,哪有人说生日还说年份的,而且……这年份也不可能是他出生的年份。

    “是我从孤儿院被领走的日子。”郁钦抖了抖了烟灰,轻飘飘的说。

    孤儿?郑秋月瞪大眼睛,她从不知道郁钦竟然是孤儿,先前对他的深恶痛绝一下子多了丝同情。

    他从没过过生日,无论是在孤儿院还是在高家,从来都没有人在意他的生日,郁钦把香烟掐灭,“不需要给我准备礼物,我不喜欢过生日。”

    兴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就算是郑秋月小声地叫郁钦,郁钦也依旧睡的很熟。

    他的皮肤白皙,睫毛纤长浓密,薄唇自然的闭起,像孩童一样侧躺蜷缩的睡着。

    想到是此生最后一面了,郑秋月心里对郁钦的感情忽然变得复杂起来,她为他盖好被子,离开了房间。

    郑秋月蹑手蹑脚的来到书房,输入了郁钦给自己的那串数字,密码错误的指令弹出来,郑秋月不敢再试,抱起电脑离开了别墅。

    她坐上路边停着的车,车里的唐琳正在迎接她,她接过电脑,“辛苦你了。”

    “密码不是他的生日。”

    “好吧,他也的确不像是能用生日做密码的那种人,毕竟他谨慎疑心又重,之后我会找人破解。”

    郑秋月看着她手里的电脑,“唐小姐,你确定这个不会对郁钦产生很坏的影响吗?”

    “秋月,你太善良了,他对你做了那么多坏事,就算是惩罚他一下又有什么关系?”

    眼看郑秋月紧张起来,唐琳只好安抚的拍拍她的手,“安心,这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大事。”

    郑秋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唐小姐,你知道郁钦……是孤儿吗?”

    唐琳把电脑放到一边,看着郑秋月,“你可怜他?”

    郑秋月没说话,唐琳知道她在想什么,“秋月,完全没有必要可怜他,如果你知道他做过的事,就不会这样想了。为了掌管高氏,郁钦不知道和几条人命有关,残忍自私的资本家有什么值得同情的。”

    人命?郑秋月紧张起来,“那……唐小姐,郁钦还会再找到我吗?”

    “放心,你的行迹会被完全抹掉,除非他是上帝,否则永远都不会找到你的。而且,我会保护好你。”

    “还有”,唐琳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这卡里的钱够你再开一个馄饨店了,密码是卡号后六位。”

    “不行!唐小姐你已经帮我够多的了,这卡我不能要。”

    唐琳把卡硬塞到她手里,“拿着吧,等到了新的地方,好好生活下去,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

    “唐小姐……”似乎从来都没人对她这么好过,郑秋月鼻头发酸,眼眶湿润起来。

    出了市,唐琳和郑秋月拥抱告别,坐上另一辆车,她在心里祝福郑秋月,希望这个善良的女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可以幸福快乐。

    郑秋月坐在车里,车子在黑暗中向前行驶,她回头望了一眼,看到S市的路牌渐行渐远,她真切地感受到她已经离开了S市,离开了郁钦。

    “嗡,嗡,嗡。”手机震动起来。

    是吴攸打来的电话。

    “……喂?”郑秋月深吸了口气,尽量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吴攸打了十几个,再不接的话,他可能会直接冲去郁钦的家里找她。

    “我……刚刚在忙。“

    哼,忙?吴攸心里腹诽,是忙着和郁钦上床吧!他极力压下妒火,“你发的短信是什么意思?”

    吴攸不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郑秋月握紧手机,“就是,希望你能过得开心的意思。”

    “过得开心就是要我去找米诺?我和你在一起才最开心!”说着说着吴攸委屈起来,莫名其妙的接到她的短信,本以为她原谅自己了,没想到竟然是让自己和前女友和好,还说那样才是她想看到的?吴攸气的差点吐血,不知道她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明明都已经接受这种关系了不是吗?竟然还想着把自己推给别人。

    “你是不是还在生气我带你去看恐怖电影?我错了姐,我真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乖乖的,好不好?”吴攸低声下气的道歉装乖,自己已经快一个周没碰她了,他的小弟弟都要委屈死了,“下周有个爱情片上映,我们一起去看好不好?”

    谁知道郑秋月根本没理他的话,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说服他,“和米诺在一起不好吗?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她希望吴攸可以正常的恋爱结婚生子,可惜这些她都没机会看到了。

    吴攸心里的无名火一下子烧起来,“你为什么总提她啊?我只喜欢你!只想要你!你不是知道吗?”他咬牙切齿的想,如果她现在在自己面前,他一定会用嘴唇堵住她的嘴,让她一句自己不爱听的话都说不出来。

    郑秋月哽咽了一下,无奈地说,“可那是不对的。”

    “哪有什么对不对?我就是喜欢你!我告诉你,郑秋月,你一辈子都别想甩开我!”吴攸恶狠狠的说着,他觉得她今天很奇怪,自己也被搞得心情烦躁。

    “你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郁钦那个混蛋欺负你了?”

    郑秋月抹了下眼底的眼泪,“没有,我只是希望你能幸福。”

    “我现在就很幸福!”吴攸忽然贱兮兮地说,“不过,你要是能原谅我,我就更幸福。”

    “我原谅你。”

    没想到郑秋月这么轻易的说出口,吴攸愣了一下,接着他欣喜若狂的开口,“真的?那下周的电影,我们能一起去看吗?”

    郑秋月笑着流泪,“好啊。”

    “太好啦!”终于可以结束无性生活了,吴攸兴奋的从床上坐起来,“那……我明天能去见你吗?”

    此时的吴攸根本不知道这是他们的最后一通电话,所以哪里还会有什么明天,郑秋月垂眼,遮盖住眼里的不舍,“早点休息吧,小攸,睡个好觉。”这是最后的告别。

    吴攸根本没听出她话语里隐藏的情绪,心里傻乎乎的想郑秋月果然最爱自己,还记得要让自己睡个好觉,他臭屁的说,“知道了,别太想我。明天我没课,一大早就去见你。”

    满脸泪痕的郑秋月没有再说话,狠心挂断了电话。她取出电话卡折断,扔出窗外,这次是真的再见了。

    她擦干眼泪,看着被路灯照亮的前方,虽然充满未知,但她知道也隐隐期待着,自己即将开始全新的生活。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