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和丝瓜 - 傻女人郑秋月(下章郁钦发疯) 睡前一篇小黄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陈哥!”于艳霞朝馄饨摊走过来,身上穿了雨衣。

    “你怎么来了?不是身体不舒服吗,雨下这么大,怎么不在家里好好呆着。”

    “你自己一个人我不放心”,于艳霞嘿嘿的笑着,帮着陈梁收摊,“肚子已经不疼了。”

    晚上1点了,美食街上一个客人都没有了,只剩下几个摊贩正在收摊。

    雨依旧噼里啪啦的下着,一点要停的意思都没有。

    “就几步远的距离,我还回不了家吗?真是的,我这么一个大男人,还需要你来帮忙吗?”男人嗔怪的看着她,他知道艳霞是过意不去让他自己一个人来摆摊,以往都是他们俩人一起,但今天艳霞来了大姨妈,肚子疼的脸色刷白,只好在家休息。

    于艳霞嘿嘿一笑,“我来了,咱们就能快点回家了。”

    两个人在雨中收拾好桌椅,齐心协力把摊推回了家。

    尽管穿着雨衣,但因为雨势过大,于艳霞的头发和衣服都被打湿,她拿来两块毛巾,一块递给陈梁,“陈哥,你先擦擦,等会儿去洗个热水澡,然后把衣服换一下,我明天洗。”

    “你先去洗,洗完赶紧上床休息。今晚航班都取消了,你应该能睡个好觉。”于艳霞睡觉浅,还总爱做噩梦,住在靠近机场的坏处就是,夜晚飞机起飞或降落,总会发出难以忽视的噪音,陈梁一直生活在这里早就习惯了,可于艳霞还没有。

    “对了,今天有个人说要来给咱们的馄饨铺投资。”

    “投资?”

    “对啊,他一直夸你做的馄饨好吃。”

    于艳霞心里一紧,“他说自己叫什么名字了吗?”

    “没有,但他长得比电视上的明星还俊,就是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奇怪,像是对你特别感兴趣。”

    于艳霞的身体微微颤抖,“你都和他说什么了?”她猜那个人是每晚都出现她的噩梦里的那位。

    陈梁看她的脸色逐渐苍白,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了话,“我……我告诉他你叫什么了,我是不是不该告诉他?”陈梁此刻也有点发慌,他走过去靠近于艳霞,想竭尽全力安抚她。

    “但你放心,除此之外我什么也没说。”他知道她以前经历过一些不好的事情,“我看他奇奇怪怪的,不像个好人,所以他问我什么,我都是反着回答的。”

    “问我你是不是叁十岁左右,我说你才十七八。”

    “问我你是不是163左右,我说你可高了,都快175了。”

    “我就给他胡说,最后他就走了。”

    于艳霞的心都快跳出去了,她的大脑此刻都快无法运转,表现得像是大难临头的样子,“他,他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看班取消了,所以来附近住一晚。”

    “怎么了,艳霞,你……认识他?”

    于艳霞不说话,她攥紧手指,用力到指节泛白,她的眼睛看向别处,眼神里满是恐惧和担忧。

    “你和他发生什么事了吗?”他忍不住,依旧没眼力见的询问。

    她痛苦的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陈梁看着于艳霞的反应,隐约猜到大概她和他以前发生过什么,他心里自责自己为什么不能更谨慎一点,说话为什么不能更小心一点。

    像是接受了他已经找了过来事实,她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颤抖,“陈哥,我想……休息几天,我们,我们暂时不要出去摆摊了。”她想不出什么好方法,她只能祈求那人能立刻离开这里,但她知道他绝没那样好糊弄。

    陈梁赶紧点点头,“都听你的。”

    他轻轻拍拍她的后背,语气真挚诚恳,“别怕艳霞,我保护你。”唐琳当初把郑秋月送到他这里来,要他帮忙照顾她,他一定会信守承诺。

    于艳霞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觉,她不敢睡,像很多个夜晚那样,她怕自己睡着了,再睁眼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抓回去了。

    郁钦站在她的床边,紧紧的掐她脖子问,还敢不敢再逃了。

    一直躺到后半夜,她闭着眼睛,听着雨声,浑身燥热,进入半梦半醒的状态。

    梦里的她还没变成于艳霞,梦里的她依旧是被郁钦和吴攸禁锢在身边的郑秋月。

    她的衣服被他们一件一件剥下,他们粗大的性器塞进她的上面和下面的口中,没有人管她是否难受,他们不但要占有她的身体,还要用污言秽语占有她的灵魂,要她认清自己是个多么下贱的婊子,只有他们可以拯救她。

    她想要逃,可四周是黑暗的,她连反抗都做不到,她被禁锢在两人中间,被粗大的龟头插入,被粗长的阴茎破开甬道,接着填满,然后感受被撕裂的痛苦。

    ……

    “你一辈子都逃不掉了。”郁钦穿着白色高领毛衣,高贵无比,浑身发着暖光,他身旁站着吴攸,吴攸笑着看她,她躺在床上身处于黑暗中,她低头看,惊愕不已,她失去了双腿,她试图抬起手,却发现两条衣袖也是空的。

    她只剩下了一个躯干,脖颈上多了一个黑色的项圈,项圈连着的链子锁在床头。

    她惊恐的大哭大叫,声嘶力竭的谩骂眼前的两个恶魔,她无法从床上离开,只能像圆木一样在床上滚来滚去,她无法挥动四肢,只能通过声音来表达自己的愤怒和恐惧。

    “姐姐,这是给你的惩罚。”明明是这么恐怖的场景,吴攸却依旧笑着,露出乖巧又帅气的模样。

    不要!

    不要!

    我的腿!

    我的腿!

    ……

    她从梦中惊醒,因为噩梦,她感到恍惚,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身处何处,现在到底几时几分,她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只是睁开眼睛,眼珠微微转动,她看到了熟悉的衣柜,她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反复几十次,她才确信,这不是郁钦的别墅,这里是自己的家里,自己此刻是安全的。

    她动了动手指,接着松了口气。

    她擦了擦额前的细汗坐起来,看向窗外,雨下了一整夜还没停,天空阴沉昏暗就像自己的心情,一想到自己平静的生活即将被打破,她就心碎的要落泪,同时,她的心中还有一团名为愤怒的火。

    她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愤怒。

    她为自己所遭遇的一切感到愤怒。

    为什么她不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为什么非得是她来承受这一切!?

    为什么他再次出现打破自己平静的生活!

    她连父母给的名字都抛弃掉,离开自己熟悉的城市,离开自己疼爱的弟弟,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了,她已经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他还是不能放过自己!

    她看着窗外的雨,握紧拳头,她在心中发誓,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坚决不要回到郁钦的身边。

    郁钦已经到这里来了,她意识到,即使她改了名字,他也一定会追查到底,找到她只是时间问题。

    她绝不能坐以待毙。

    真到这一刻,她反而无比的冷静和清醒,毕竟,恐惧和惊慌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她拿起手机拨通了唐琳的电话,既然两年前曾经帮她离开过一次,开口前她在心中乞求两年后她可以再帮自己一次。

    “吴攸,吴攸?”米诺的声音从他耳边传来。

    吴攸回过神来,原来已经下课了,他没有说话,只是动手收拾桌上的书,像是一个刚刚被按了启动键的机器人。

    米诺心里叹气,她知道吴攸为什么变成这样。两年前,吴攸突然失踪,两个周都没有去上课。学校差点报警,询问了身为他前女友的米诺,才知道他在校外租了房子。

    米诺直接杀到他家里,按了几次门铃都没人应,差点准备抬腿踹门了,没想到门竟然开了,一股难闻的酒气扑面而来,吴攸胡子拉碴的站在门口,看到是她,眼里兴奋期待的光立刻暗下去,他的眼神转变为因为喝了太多酒的呆滞,吴攸此刻看起来和大街上的流浪汉没什么区别。

    米诺惊呆了,但还没忘拿出手机告诉辅导员吴攸还没丢。吴攸转身把自己摔在沙发上,整个人蜷缩起来,沙发深深凹陷下去,地板上的酒瓶到处都是,白的啤的红的,米诺跨过几个酒瓶,来到他面前,可想而知他到底喝了多少酒。

    郑秋月走后,吴攸最为颓废的日子,是米诺帮助他渡过的,倒不是想要和他复合,她那时已经有了相爱的男友,她只是不想看吴攸酒精中毒或被自己的呕吐物噎死。

    吴攸和米诺告别,拨通了郁钦电话。

    “我姐有什么消息吗?”

    郁钦那边没有立即说话,静默了一两秒后开口,“你下课了?”

    也许是第六感什么的,吴攸感觉到他的不对劲,他激动的开口,“你找到她了!?”

    “没有。”

    “郁钦,我们签过协议的。”吴攸十分不信任郁钦。

    “我还没有找到她。”

    “郁钦,我手里还有你想要的股份,别忘了,找不到我姐,协议就自动失效。”

    “我只找到了一点线索。”

    “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有没有见到她。”吴攸气的炸毛,心里咒骂郁钦是个老狐狸。

    也许是因为协议的缘故,郁钦简单和他说了昨天发生的事。

    “今天晚上,我没有看到馄饨摊。”

    “你说她又跑了!?”

    郁钦站在伞下,这天像漏了一般,连着两天一刻不停的下着雨。

    “我不知道。”他取消了行程,直接留在机场旁边的城中村里,就算是无功而返,他也不能放弃任何一个有可能找到郑秋月的机会。

    “不知道!?你他妈不是手段狠辣吗?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直接去她家里堵她啊。”

    “去过了,家里已经搬空了。”

    吴攸狠狠的跺脚,“郁钦!你他妈!人都在你眼皮子底下了!你竟然能把人放跑!”这是这两年里他离郑秋月最近的时候了。

    郁钦没理吴攸,直接把电话挂断了,他的心里也如雷暴的天空般翻涌,他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找到她了,却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再次错过。

    郑秋月又像两年前一样,和那个男人在这个城中村里消失不见了,任何交通工具都找不到她乘坐过的痕迹,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郁钦眼神阴沉,他握紧拳头,不会有第二次了,就算把X市从上到下翻个遍,这次也绝不会再放你跑掉了。

    再找到你,我会让你知道逃跑的代价。

    颜琦站在他身边,看着他整个人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也不禁同情起那个女人来。

    “喂?”吴攸又打通电话,恶狠狠的说,“你在哪?”他等不了了,错过这次,谁知道还要再过几年才能得到她的消息,他要“杀”过去,把她找到,问她为什么又要离开自己,问她知不知道见不到她自己有多想念,多心痛!等这次他带回她,他要把她关在家里一辈子,让她再也无法离开自己。

    “你来了能有什么用,老老实实上你的课。”

    “她是从你眼皮子底下跑的,当初要不是你,她能跑了吗!?”说起来,吴攸就气的发抖,当初知道郑秋月不见了,他先是以为郁钦在撒谎,意识到她是真的跑了之后,他二话不说就和郁钦狠狠厮打在一起,在他看来这就是郁钦一个人的过错,就算到今天,他也是这样认为的。

    “别来添乱了,我自己能处理好”,冷声说完这句话,郁钦挂断了电话。

    吴攸不可置信的看着手机,“郁钦!你他妈的又挂我电话!”

    这时,郁钦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什么事?”

    “郁钦,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我现在没心情谈生意。”

    “我知道你在找郑秋月。”

    郁钦挑了挑眉,“你知道她在哪?”

    “我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停顿了一下接着开口,“但前提是你给我的公司进行资金注入。”

    两年前唐琳拿到郁钦的电脑,强行破解时,郁钦电脑中的保护程序启动,电脑中的所有资料都自行销毁。

    两年过去,唐琳的公司急于扩张,退而求其次,进军D市旁边的E市,却投资失败,建好的房子销售率甚至达不到百分之十,而郁钦拿下了D市的那块地皮,自然是越做越强,如日中天。

    公司濒临破产,即使唐琳不想做个卑鄙小人,可此刻她管不了那么多了。而且就在这个时间点郑秋月联系了自己,她只能当做这一切都是天意,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郑秋月此时和陈梁藏在X市的一处地下室中,她从心底里感谢唐琳,感谢她又救了自己一次,唐琳之于她,是救世主般的存在。

    “你们……过去了吗?”

    “嗯,我们已经过来了”,郑秋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如果以后我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当面再次感谢你,真的非常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唐琳无法听下去了,她僵硬的笑笑,“等下……会有人过去接你们离开X市……秋月……”

    那话那头没了声音,“怎么了?”

    “没事,我只是想祝你之后一切顺利。”

    郑秋月感动的眼眶都湿润了,从没有人这样不求回报的对自己好,没等她说话,电话那头就挂断了。

    “咚,咚,咚。”

    此刻,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