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和丝瓜 - 傻女人郑秋月(来看吴攸发疯) 睡前一篇小黄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吴攸把郑秋月带回了自己的新家,让她先好好休息了一晚,在她睡着的时候,他给她的脸轻柔的涂上药膏。

    月光照进来,他静静地看着熟睡的郑秋月,心中暗潮涌动,他有整整两年没有见到她了。

    他有太多的话想说,太多的问题想问,但此刻,他只想紧紧的抱住她,感受她的体温,贪婪的呼吸她身上独有的气味。

    他在心中发誓,他再也不会让她离开自己。

    睡了一觉,郑秋月的脸上消肿了一些,但还是肿的没法见人。吴攸就睡在她身边,郑秋月醒了,但没有说话。

    吴攸坐起来,随手抓了抓头发,声音带着起床后的哑,“先擦点药,等会我来做早饭。”

    郑秋月沉默的打量着周围,是个简简单单的屋子,只有床、柜子等必要的家具,所以整个房间显得很空。

    “你走的一年后,我就从出租屋里搬出来,买了这个新家。”

    每个夜晚,他躺在床上都会幻想,郑秋月就睡自己身边,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小家。

    “我想等你回来,我们再一起布置。”

    郑秋月听不得他这种语气,这会让她感到愧疚。

    吴攸没再继续说,他用棉签蘸取药膏小心的涂抹郑秋月红肿的脸,他忍不住在心里咒骂郁钦,他真是个挨千刀的死变态,竟然敢把自己视为珍宝的姐姐折磨成这样。

    郑秋月看着吴攸心疼自己的表情,心里也酸涩无比,两年前她离开,最舍不得的就是吴攸,没有血缘关系但胜似亲人,他们之间的感情比亲情还要深。

    她仔细的看着吴攸这两年来发生的变化,褪去青涩的孩子气,他变的越来越成熟了,在没有她陪伴的日子里,他长大了。

    吴攸皱紧眉头给她流血的嘴角上药,他宁愿受伤的是自己,她该有多痛,吴攸盯着她的嘴唇想,同时,他在心里发誓,他会用尽一切办法让郁钦远离她,郁钦本来就是“第叁者”,他的眼神发狠,他总有一天会让郁钦滚出他们的生活。

    “砰砰砰。”有人敲门。

    吴攸去开了门,发现是米诺。

    “你怎么回事?消息不回电话也打不通。”

    “手机没电了,有事?”

    “你还不耐烦了!?”米诺撸起袖子,“你以为我想来?郑老师说了,你再旷课一次,这门就挂了。再挂,我估计你就该留级了。”

    “谢啦。”吴攸心里骂那个事儿贼多的老郑头,同时用身体挡住米诺向内探寻的视线。

    “你怎么神神秘秘的?”米诺疑惑的看着他。

    “哪有啊?你走吧,明天我一定去上课。”

    米诺翻了个白眼,好像是自己求他去似的,她发誓以后坚决不要多管闲事了。

    吴攸把门关上,回到房间发现郑秋月正看着自己,她脸颊高高的肿起,甚至五官都被挤在一起。

    “门口刚刚好像是个女生。”

    “是我同学。”吴攸随口解释一句。他觉得她的笑刺眼的很。

    “声音有点耳熟。”

    “米诺,你见过的。”

    “我记得,你带她来我的摊上吃过馄饨。”她因为受伤,虽然努力的说话但还是有些大舌头。

    “她……是你女朋友吧?“

    吴攸拿起棉签,刚准备给她继续擦药就听见这么一句,“是前女友,之前无聊的时候随便谈着玩的。”

    郑秋月以为他在害羞,“我挺喜欢这个女孩。”

    “所以呢?你什么意思?”吴攸的眼神忽然变冷,擦拭伤口的手也用了力气。

    “嘶……”郑秋月被这一下疼的皱眉,下意识的往后躲。

    吴攸把手里的棉签扔在桌上,瞪着郑秋月,当初她离开的时候,打给自己的那通电话里就在撮合他和米诺,看来现在还没死心呢。

    郑秋月想解释,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想去拉他的袖子,但又不敢伸出手指。

    瞪了半天,郑秋月也不接他的目光,反而低着头,看起来可怜的要命。吴攸心里有火但不想对她发,只能暗自压下,他又重新拿一根棉签,语气生硬,“脸伸过来,药还没上完。”他在告诉她,自己还在生气呢!

    郑秋月乖乖照做,没再多说一句话。

    吴攸擦药的时候,心中思绪万千,他想问问她,如果自己真的和米诺在一起了,她是会嫉妒还是开心?

    终于擦完药,吴攸把棉签扔进垃圾桶里,他忽然问她,“你有没有想过我?”

    郑秋月看着吴攸,“小攸……”她不知道自己此刻该说些什么。

    “我每天都在想你”,吴攸抬起头看向她,“我每天都在幻想,自己睡一觉,一睁眼你就回来了。”

    “我无法接受你离开我的事实,我想我不是你爱的弟弟吗?你怎么舍得离开我,后来我想明白了,我在你心中的位置其实和郁钦没有两样,我对你来说,是可以随时抛弃的对象。”

    “不是的,小攸……”听他这样说,郑秋月的心都要碎了,她从没想过要抛弃他。

    “事实就是这样,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你走了以后我每天都睡不着,只能靠酒精麻痹自己,我曾经酒精中毒过叁次,是米诺送我去医院抢救,要不然,你现在看到的可能是我的尸体。”吴攸缓缓地说着,郑秋月惊愕的看着他,她不敢相信短短的两年里他竟然经历了这么多事,她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离开会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影响。

    “她的确是个好女孩,但我只要你”,吴攸的语气偏执,眼神也布满占有欲,“郑秋月,你听清楚了,我吴攸这辈子只要你一个人,我也只爱你一个人,你别想撇下我。”

    郑秋月内心痛苦,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吴攸和她的关系变成了这样,尽管她一直纵容他,但她内心知道,这种关系是不健康的,是不应该存在的,“小攸……我们是姐弟,我们……不应该这样。”

    “什么姐弟?我们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我们甚至连亲戚都算不上。”吴攸的语气变得激动起来,“就算是有,那又怎么样?那也依旧改变不了我爱你的事实!我就是爱你!我就是想要你!我就是想要和你永远在一起!”就像是小孩子一样,他就是要占有这个心爱的“玩具”。

    他望着她说,“就算我们是亲姐弟,我也一样会和你做爱,我还是要拥有你,我还是要进入你的身体和你融为一体。”

    “况且”,吴攸低了下头笑了,“不是你先妥协的吗?你不是没有拒绝我吗?是你帮我开荤的,我的第一次给了你,你不能忘记这一切,是你把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现在你又想抛弃我,你怎么能这样?你的心就那么狠吗?我对你来说,就什么都不是吗?是不是就算我死了也没关系?就算我死了,你也不会流一滴眼泪?反而庆幸自己少了一个累赘?”

    “我没有小攸!我,我从来都没这样想过。”

    “那你为什么要走?”吴攸委屈又怨恨,他的眼眶通红,他质问她,“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郑秋月被他的话语震撼到,她呆呆的坐在床上,她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该如何面对他这份沉重的错爱。

    吴攸说完这些压在心里话语,他整个人都空了,也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他看着她,眼神里有千言万语,在此刻,他只想要一个拥抱。

    他紧紧抱住郑秋月的身体,他将脸颊埋在她的颈肩,像一个需要爱的孩子那样,“抱抱我吧。”

    他深吸了口气,语气带了点哭腔,“就算你讨厌我,也抱抱我吧。”

    郑秋月伸出胳膊也紧紧的抱住趴在她肩膀上的他,“我永远都不会讨厌你。”

    在这一刻,她愿意给他全部,虽然他本来就拥有自己全部的爱。

    久到郑秋月都快睡过去了,吴攸这才慢慢松开她,“我去给你做早饭。”

    吴攸走了两步又回来了,从柜子里拿出一根链条,链条的顶端是一个黑色皮套。

    “我忘记这个了。”

    在郑秋月惊愕的眼神中,吴攸将黑色皮套戴在她的一只脚腕上,将链条的另一端绑在床脚。

    吴攸冲她笑得一脸纯真,嘴里却说着可怕的话语,“姐姐得在我身边呆一辈子才行。”

    她不明白,刚刚还是自己怜爱愧对的弟弟,突然就变成了要囚禁自己的疯子。

    郑秋月在床上吃了叁餐,链条不够长,到厕所门口,链条就崩成一条直线。

    没办法,她只能红着脸和吴攸说自己想上厕所,她的内心充满羞耻感和绝望,就连人最基本的排泄,她都要得到吴攸的允许。

    吴攸会解开链条,带着她进入厕所,要她在自己的注视下上厕所,郑秋月憋的脖子都红了也没有下一步动作,她就是想要保留最后的尊严。

    吴攸笑了,他恶劣的说,“又不是没被我操失禁过,有什么好害羞的。”

    郑秋月眼泪蓄满眼眶,一下子,她的弟弟就变成了可怕的恶魔。

    “你出去……”

    吴攸若有所思,“看来姐姐还不是那么着急啊。”

    他握着链子又把她牵出来,将链子重新系在床脚,站在她面前欣赏她的窘态。

    本来就是着急才会出口求他的,又坚持了一会儿,郑秋月浑身都在颤抖,她没想到排泄也变成了折磨人的手段。

    “我想尿……小攸”,她攥紧床单,哀求的看着他。

    “刚刚不是尿不出来吗?”吴攸忽然冷脸。

    郑秋月努力缩紧尿道,她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小攸……”她声音颤抖,“我想尿……我忍不住了……”

    吴攸看似无奈的叹了口气,从床下拿出一个尿壶,放在她面前。

    这是小孩子才用的东西,她眼眶湿润,看着吴攸摇头,“带我去厕所。”

    吴攸很坚定的拒绝,“就用这个。”

    她又忍了好一会儿,感觉自己的膀胱都要爆炸,她顾不得羞耻什么的,脱下裤子,坐在上面当着吴攸的面尿了出来,同时,她的眼泪吧嗒吧嗒地落下,好丢人,好耻辱。

    眼泪流过肿胀的脸颊,眼泪中的盐分和伤口碰触,痛的她脸都麻木了。

    “好骚。”吴攸突然说。

    郑秋月尿完理智也回来了,眼泪怎么也停不下来了,尤其听吴攸这样说,她的眼泪流得更凶。

    吴攸把尿壶放在一边,没等郑秋月穿好裤子,就被吴攸压倒在床上。

    “啊!小攸!你干什么”,郑秋月惊恐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吴攸。

    吴攸的眼神痴迷,他吻去她脸上的泪水,“哭什么,我永远都不会嫌弃你。”

    他看着她的眼睛,用温柔的语气说,“你在我面前不需要感到羞耻,因为你是我的啊,姐姐。”

    说完他一插到底,进入郑秋月干涩的体内,郑秋月惨叫一声,双手用力的推压在自己身上的吴攸。

    “很脏……很脏啊……”郑秋月声音嘶哑地喊着,她可是刚刚排泄完啊。

    “一点都不脏,我一点都不觉得你脏”,吴攸控制住她的两只手腕,俯身胡乱的吻着她肿胀的脸颊和嘴唇,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你,你放开我,小攸!小攸,疼,你出去!”

    吴攸压着她疯狂的挺动,全然不顾她的求饶和惨叫,他在这一刻才有一种实感,他的姐姐真的回来了。

    “我好爱你,姐,我好爱你。”他动情地说着,下身粗暴的顶弄,他的手指不自觉的用力,仿佛想将她的手腕捏碎。

    他喘着粗气,咬着牙一下又一下的操进他朝思暮想的穴里,他光是看到郑秋月满脸眼泪的躺在他身下,他就要爽射了。

    他抬起郑秋月的一条腿,好方便他操弄,两颗囊袋啪啪甩在她脆弱的下体上,郑秋月发出如受伤的小兽般呜咽的声音,她下面被塞满胀得发疼也被顶的发疼。

    吴攸埋头咬她的乳肉,像是吸果冻那样,用力的在她皮肤上嘬出一个又一个印子,边嘬还边口齿不清地说,“我爱死你了,喜欢死了,我恨不得操死你。”

    郑秋月听着他的胡言乱语脸痛胸痛下体更痛,她抬着屁股往上躲,却被吴攸狠狠咬了下乳头,吴攸固定好她的屁股,又挺腰狠狠操进去。

    他凶狠的说,“你往哪躲?”

    郑秋月“啊呜”一声,眼泪吧嗒吧嗒往下落,“轻点小攸,疼……”

    吴攸一口咬上她的肩膀,傻姐姐,不知道自己看到她的眼泪会更想折磨她吗?

    “那我轻一点好不好?”吴攸温柔的哄骗她,下身的力道却丝毫没减,甚至大力到龟头堪堪顶进了宫颈口,郑秋月脆弱的宫颈口被一次又一次的撞击。

    郑秋月脚趾蜷曲,眼泪狂流,发出可怜的呜咽声,她的身体下意识蜷缩,却又一次又一次被他打开。

    吴攸把她从床上抱起,让她直接坐在自己的粗硬阴茎上,郑秋月“啊”的一声,冷汗都要流出来了。

    她脚腕处的链子抖动,发出哗啦哗啦刺耳的声音。

    郑秋月被操的浑身没力气,吴攸放开她的手腕,捏住她的脸吻上她的嘴唇,舌头伸进去与她的勾缠。

    他握着她的屁股,用她的穴上上下下的套弄自己的阴茎。

    这个姿势让吴攸进入的更深,郑秋月只觉得自己骑在一根粗硬的棍子上,而这根棍子几乎要把自己的肚子痛破,“唔唔唔……”她难受的闷哼。

    吴攸咬着她的舌尖射出来,他们的身体都出了一层汗,他也不嫌脏,就这么黏腻的和她抱在一起。

    他松开她的舌头,一脸满足,“姐……”他亲昵的用头顶蹭蹭她的肩颈,“好舒服,你下面还是好紧。”

    郑秋月想推开他却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她闭上眼睛喘着粗气。

    吴攸又去亲她的乳房,郑秋月整个身体往后躲,吴攸埋在她体内的阴茎掉出,乳白色的精液顺着暗红色的阴唇缝慢慢流出。

    吴攸看直了眼,舔了舔嘴唇,强硬的分开她的双腿,把脑袋凑到她下面仔细地看着。

    郑秋月刷的一下脸红,想合拢双腿却做不到,只能赤裸裸的被他视奸。

    吴攸变本加厉,像个好奇的孩童那样,伸出手指在她穴里抠挖搅弄。

    “别弄了小攸”,她想要夹紧双腿,却被吴攸翻了个身,从后面操了进去。

    他从后面压着她,搂住她的肩膀,亲吻她的耳朵。

    这次做的没有开始那么急躁用力,吴攸用龟头压着她的敏感点研磨,时重时轻,这种无法达到顶峰的诡异快感把郑秋月的眼泪又逼出来了。

    郑秋月身体往上用力,想挣脱开他的控制,却被吴攸按的死死的,只能抖着身子承受他给的折磨。

    “呜呜……小攸,别做了……我不行了呜呜……”她抽噎着,两条腿打颤。

    吴攸从后面吻去她侧脸的泪水,“好可怜,姐姐,别哭了,我好心疼。”他像变态一样嘴上说着心疼郑秋月的话,表情却是笑着的。

    他的手伸到她前面,用手指找到阴唇顶端的阴蒂,富有技巧地揉搓着,“我会让姐姐快乐起来的。”他一边还要吮吸着她的耳垂,不肯放过她任何一个敏感点。

    空气升温,皮肤粉红,郑秋月在他手里高潮了数次,身体抽搐,口水直淌,“不……不要了……小攸……”脆弱的阴蒂被他又揉又掐,红肿又刺痛,她抬着身子想躲开他作乱的手指,却被他压的丝毫动弹不得。

    “好疼,别弄了,别弄了……”郑秋月抽噎着尖叫着,穴里喷出一股又一股的水。

    吴攸抽出被淫水弄湿的手指,惊叹了一声,接着塞进她的嘴巴里,笑嘻嘻的说,“姐姐是不是喜欢死了,下面流了好多水。”

    郑秋月呜呜的说不出话,吴攸压着她的屁股撞,“我反正喜欢死姐姐了,姐姐,你说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啊?”

    郑秋月肿胀的阴蒂蹭在床单上,像一颗烂熟的樱桃一样,轻微的摩擦就会破皮流出汁水。

    “呜呜呜……”郑秋月被堵住嘴巴说不出话,难受的两条腿乱动。

    吴攸两根手指夹住她的舌头玩弄,“姐姐也很喜欢我对吗?”他忽然想起郁钦对自己说过的,那些挑衅的话语。两年前郑秋月的离开让他不得不在意郁钦说的那些话。

    “相比于郁钦,姐姐当然更喜欢我,对吧?”吴攸把手指抽出来,给郑秋月整理好散乱的头发,期待的看着她,等待她让自己满意的回答。

    郑秋月脑袋混乱,浑身无力,她只想让他别折腾自己了,她也知道他想要的回答是什么,她疲倦不堪的点点头。

    没想到吴攸竟然生气了,他把她体内的阴茎抽出来,将她翻过身来对着自己。

    他的双臂撑在她的脑袋两侧,将她笼罩在自己身下,他从上面低头看着她,“太不真诚了姐姐,说句更喜欢我都做不到吗?”说完他抿着嘴唇,委屈的看着她,我可是等了你两年啊。

    郑秋月把头偏到一边,“我更喜欢你。”

    吴攸也不管她的脸还肿着,就掰着她的脸正视自己,“看着我的眼睛说。”一点感情都没有,好像是自己逼她的。

    郑秋月脸痛的皱眉,和他对视着,用这幅被他弄出的凄惨的模样,看着看着,吴攸先败下阵来,他从她身上下来,虽然自己做的过分了,但他还是小孩子脾气,一切以自我为中心,“不想说就算了,真没意思。”

    郑秋月浑身是汗,穴口还往外流着精液,此刻,她什么都不想管了,她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说,“小攸。”

    “什么?”吴攸以为她看到自己生气终于要说那句话了,心里美滋滋的但还想再矜持一下,背对着她头也不回,装出一副冷漠的样子。

    郑秋月转头看向他赤裸的后背,“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和我上床呢?”

    免*费*首*发:ρσρο.rσсКs|8.νiρ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