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言 - 第174-175章:惩治温岚母女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笔趣300小说网

    温言怀孕已经三个多月,期间陆曜没有来湘城看过她一次。

    温家人难免会有意见,尤其是三爷爷家的那个小奶奶何兰芝,没少在背地里讽刺了温言,说她嫁个军人跟守活寡没什么区别。

    温言能感觉到母亲的不开心,这几个月来都很少见她再出去跟小姐妹聚会,问了后才知道是何兰芝背后嚼舌根,说她大着肚子住娘家,也不见陆家人过来,明显是婆家不拿她这个儿媳妇当成一回儿事。

    故意打压温言不说,还一个劲的夸自己女儿未婚夫家好,说什么虽然没有权势,但至少能陪伴女儿左右。

    考虑到温言孕期,刘芸心里不舒服也不想影响她的心情,被何兰芝暗讽多次,没有告诉过她,

    没有不透风的墙,温家的佣人也看不惯女主人被欺负,告诉了温言。

    温言直奔三爷爷家,再见温岚和她母亲何兰芝,没了之前的客套,也没有拐弯抹角,很直接的叫了她的名字:“何兰芝,你知道什么叫作死吗?”

    “……”竟没叫三奶奶。

    何兰芝同女儿温岚都听傻了眼。

    “温言你突然跑到我家拽什么?”温岚看了看她凸起的小腹,想起之前被陆曜羞辱,气不打一处来,“这里不是你家!是我家!我跟我妈可不会惯你大小姐的脾气!”

    “这句话应该是我跟你们母女说,这里是温家,不是可以任由你们母女胡来的场子,不是挺喜欢背后嚼舌根?”温言扫了眼不敢与她对视的李月,“等三爷爷来了,我也跟他嚼嚼舌根,不过我不会背后讲,是当着你何兰芝的面讲,到时候看看三爷爷是信我手里的视频还是你何兰芝这张破嘴。”

    “温言你什么意思?”温岚早就看她不顺眼,正想着趁这次她耍大小姐脾气狠狠的将她一局。

    哪知道母亲何兰芝就把她拉到一边,“岚岚你先上楼休息。”

    “我不去妈!她都跑来咱们家这样欺负你了,我凭什么还让着她!”温岚执意要跟温言硬杠。

    何兰芝看了看温言那张淡定的脸,心虚的抓住女儿温岚的手,“别给妈添乱了,你要想还留在温家过好日子,就赶紧给我闭上你的嘴!”

    何兰芝深知自己肯定是有把柄在温言手上,不然她绝对不会敢这样找上门来,万一视频被老公看到了,自己这好日子也就真到头了。

    ……

    温岚羞愤的回了楼上,何兰芝直接跪在了温言面前:“求你了言言,我跟你三爷爷是有感情的,我们做了将近20年的夫妻,没有爱情也有亲情,你就当是看在你三爷爷的份上,千万不要让他看视频。”

    为了荣华富贵,不惜下跪,还让她继续瞒着三爷爷,温言只觉得这种女人厚颜无耻。

    “背后嚼舌根的时候怎么不先想想自己曾做过的那些垃圾事?何兰芝,我给过你机会,是你没珍惜,不然我不会从过年留你到现在,我三爷爷被你欺骗了将近20年,他也是时候认清你的嘴脸了,因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何兰芝先惹得我,就得为此付出代价。”

    ……

    其实关于何兰芝在外面乱搞,包养男人的事情,温家人几乎都知道,都觉得三爷爷上了岁数,经不起折腾,能瞒一天是一天。

    偏偏这次何兰芝触犯了温家不该触犯的线——温老爷子最疼的孙女——温言。

    三爷爷温明峰得知自己老婆在外面养男人,没少给自己戴绿帽子后,一刻都没停,直接跟何兰芝办了离婚,让她净身出户。

    因为当初温家就是觉得何兰芝是因为钱才接近已快60岁的温明峰,在要求婚前就签下了结婚协议,其中一条是女方一旦出轨,必须净身出户,名下所有温家产业都将收回。

    一夕之间,何兰芝什么都没有了,自己女儿温岚的婚事也黄了。

    何兰芝跑去温宅大闹,哭着骂温言心狠,还诅咒她肚子里的孩子。

    温臣直接让警方的人把她带去了警局,这一带走正好验出了她吸毒,顺藤摸瓜的还查到给她提供毒品的是女儿温岚的前未婚夫……

    这一查,俩人竟然还是那种关系。

    连自己女儿的男人都不放过,这女人是有多饥不择食?

    ……

    第175求婚1

    第175求婚1

    温言从没跟陆曜提过在温家发生的事情,每次视频通话照常腻歪甜蜜,也从没有过任何埋怨,不想给他太多的压力。

    因为尚珺墨即将接任,调配了大量的军队前往西北,各种军事演练,任谁都能看出来这次尚珺彦是真没了耐心。

    很多在南襄的侨胞都已纷纷投奔Z国这边的亲戚,当前局势不稳下,都知道抱大腿的重要性。

    一周后。

    温山生日这天,虽没在酒店大摆宴席,但光是温家这些近亲都坐了将近10桌,温宅前院摆满了桌椅,门口豪车排成了长龙,温臣在前厅帮忙招呼客人,不喜欢热闹的温言照旧在后院。

    初秋,湘城雨水多,淅淅沥沥的小雨过后,室内有些闷的喘过气,温言一人在后院散步,宽松的连衣裙遮住了隆起的小腹,怀孕已快四个月,但从正面看还没有孕相。

    走到后院门前听到敲门声,还以为是温家的亲戚过来了,毕竟这后院的路外人是走不进来的。

    温言走过去把门打开,看到站在门口的男人,立刻愣住。

    陆曜一身戎装,军姿飒爽,从西北跟随部队一起来的湘城,刚下军机就往这边赶,还没来得及换下衣服,看到几个月未见的心尖宠,安耐住那抹激动的情绪,抬手捏起她的下巴:“又瘦了。”

    “哪有,胖了10斤呢,我现在都105斤了。”被他粗粝的指腹磨挲着肌肤,温言才有真实的感觉,抚摸着他的脸:“四哥瘦了,也黑了。”

    “男人皮糙点耐看。”陆曜笑着将她拥入怀中,埋头在她颈窝闻着她身上熟悉的体香,没再压抑自己的情绪:“这几个月很想你,特别想。”

    “我也是,很想四哥。”温言眼眶泛红,双手搂紧了他的腰。

    ……

    前厅。

    宴席马上开始,院门口却有人来报,说是有十几辆军车到了温宅门口。

    当一个又一个军人陆续搬进来贺礼,除了一些北方的一些特色,还有温山喜欢的茶叶,温老爷子喜欢的古董,这种排面及其盛大,虽说那些古董都是小物件,但行内人懂货的一眼就瞧见那副字画是盛唐时期某画圣之作,单是价位都在九位数,还未必买得到……

    更别提最后出场的人还是统管军区手握Z国和南襄命脉的司令陆万林以及夫人林英。

    温山和刘芸都没想到陆家人会过来,尤其是迟迟不见陆曜,还以为他是还在西北没有过来。

    温言和陆曜正在后院耳际厮磨的诉说着对彼此的想念,不掺加任何情欲的亲吻和拥抱过后,左手无名指突然一凉。

    戒指?

    陆曜一副得逞的笑容,“之前那场婚礼太草率了,我爸妈知道我们是假结婚后把我痛批了一顿,把我从西北赶回来,让我来湘城追媳妇儿,追不到媳妇儿就不让我回陆家。”

    “四哥……是在求婚吗?”温言看了眼手指上的钻戒,还是他们之前婚礼上那个,只是婚礼举办后她就摘下来放在陆宅那个房子里,她笑着说:“求婚不是要单膝跪地吗?”

    “晚上再跪。”压低了头,在她耳边暗示道:“晚上跪着求婚好办事。”

    “……”温言的脸唰的红了。

    M.yuzhaiwx.coм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