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减西 - 回国 世界快乐日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登机前助理问蒋楚去几天,她回答不确定,但心里其实设了限。

    两天,最晚不超过叁天。

    在丁思真的公寓待到第叁天的时候,蒋楚有些暴躁了,越想早点解决反而越是被牵制其中。

    相关的案情进展几乎为零,秀场高定倒是被安利了一波又一波。

    郑家的这个烫手山芋像是黏在她的掌心里,怎么都甩不脱。

    “这些个秋冬秀真是一年比一年水,越来越没新意了……”

    蒋楚站在阳台上,目光所及是熙熙攘攘的共和广场,阳光正好,有人停下脚步攀谈,有人对着国家博物馆摄影,街头艺术家涂上老旧的黑铜颜料,投币歌舞。

    景美,人更美,如果忽略某人喋喋不休的念叨,这勉强算得上是一个惬意的午后。

    蒋楚离开阳台,重新回到屋内的沙发上坐下,耳边的抱怨声犹在,实在吵闹。

    “够了。”简单一声喝止。

    突然被打断了话,丁思真淡淡瞥了她一又收了视线,专注在手中的手册上。

    新一季的秀款来来回回翻了个遍也挑不出中意的,她正烦着呢。

    “丁女士如果不着急,我也没必要耗在这里了。”

    蒋楚发完最后一份工作邮件,合上笔记本,静静看着翻阅的人,墨绿色的美式老虎椅将她衬得格外较小,面上仍是佯装无趣的神态,再仔细些就会发现,嘴角几不可闻地抿了抿,拿着书的手指不自然发紧。

    呵,她也会慌。

    蒋楚不愿再和她扯皮了,将桌上的资料收拾好,起身欲走。

    “我当你有多大的决心呢,也不过叁两天就现了形。”

    她轻蔑出声,不论刻意还是真心,语气里塞满了不屑。

    说什么从未输过,真是大言不惭啊。

    不过比眼前这位更自不量力的,她也见识过,口口声声说能办成的事到最后都没成。

    没什么可期待的,更何况,她是郑家派来的人。

    归根结底,丁思真对蒋楚就没抱什么希望,就这么耗着呗。

    “我想你可能误会了。”

    收拾完箱子,蒋楚用仅存的一点怜悯之心对她说句真话。

    “郑家派我来是一回事,我愿不愿意顺他们的意又是另一回事。再者,蒋家在岭南地界上不必奉承谁,更别提忌惮。”

    丁思真愣了愣,直视着她,想分辨其中哪句真哪句假。

    “你在想,我为什么愿意淌这浑水?”蒋楚无所谓地扯出一个笑,“这场官司,你讨名分,我立名声,各取所需,我找不到理由拒绝。”

    瞧这话说的,她就保准一定能赢么。

    丁思真还是不信:“蒋律师就这么有自信?”

    蒋楚抽出拉杆,捋了捋西服的褶皱处,再看了眼腕表。

    “本来挺自信的,现在……”她停顿,余光很随意地扫到女人身上,“就这么着吧。”

    转身离开,身后那人从沙发上噌一下站起来,蒋楚将手放在门把上,按下的同时那人开口了,急促,带着孤注一掷的狠戾。

    “如果你能帮我打赢这场官司,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她这些年,一无所有只剩钱了。

    立在门边的人默了几秒,然后悠然转身,这回轮到她漫不经心了。

    “那我先谢谢丁女士了,诉讼费我会按照事务所的价格体系正常收取,不过,既然合作我就把话说明了,如果你不能毫无保留地信任我,那对彼此都是浪费时间。”

    蒋楚又一次抬起手腕看表,再开口,眼底的不耐缓缓透出来:“毕竟,我耗在这里的叁天,可比你订的那些大衣和包包值钱多得多。”

    她越理性,越具有说服力。

    果然,听闻蒋楚跟她清算时间成本后,丁思真笑得真挚了不少:“成交。”

    得了肯定,蒋楚重新落座,将刚才整理的文件再一样样拿出来。

    笔记本压根就没关,打开后界面仍是郑家的案件详情,何止胸有成竹。

    蒋楚可以选择接或不接,但丁思真除了选择信任她没第二条路。

    丁思真的阐述跟郑家给的资料大差不差,多的部分是她的个人感官,郑誉国以为自己圈养的金丝雀多么安于现状感恩戴德呢,殊不知也是怨声载道。

    耗了一整个晚上,将前后几份详情都整理好,蒋楚才觉得思路清晰了。

    那边厢,倒在床上烂醉如泥的人也被强拉着熬了个大夜,前半场是聊案情,后半场就开始摩卡配酒大讲心路历程,幸而蒋楚问什么她都能回答上来,不至于拖沓进度。

    要说醉,像她们这样心里藏着事的人,想醉一场,也不容易。

    蒋楚伸了个懒腰,将文件重新整理妥当,这一回,是真的可以启程回国了。

    床上那人还在呓语些什么,突然看到她准备开门出去,一个激灵连忙喊住:“等等……你…去哪里。”

    她是身体醉了大脑醒着,一张脸喝得煞白,双眼睁开却迷离失焦,仔细分辨着周遭。

    “你别走…留下来陪我,你都…不知道有多难。”她开始自怨自艾,声声凄厉。

    “走到今时今日,太艰难了。那些女人啊…都不好对付,外面的……还是他家里那位……高门大户的女儿,身家显赫是么,还真是能忍……”

    蒋楚不愿听下去了:“与案情无关的事就不必和我说了。”

    “不是让我什么都告诉你么。”丁思真咯咯笑起来。

    “谁说无关的,哈,关系大了,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上位的么,那些记者最好奇的就是这个,我不说;你这么不想听,那我还偏要告诉你。”

    蒋楚不和醉酒的人一般见识,按了室内的摇铃叫保姆过来。

    许是她的不闻不问戳到了某一处死穴,丁思真开始闹腾,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几步走到她面前,在几步之外停了,手指颤巍巍地指着蒋楚,口中骂骂咧咧的。

    “郑誉国,他……就是个王八蛋,嗝,我有了,他说…说生下来就娶我,多高兴啊那时候,然后呢,生下来了……还不是一样,连个名字都没有,什么都没有。王八蛋……”

    她乱骂一通,累瘫在沙发上直喘气,嘴边的絮语不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没有……”

    保姆来了,打开房门被扑面的酒气吓退了一步,连忙将沙发上的人扶回床上,又折返去洗手间拧了块毛巾,好一通忙活。

    蒋楚在保姆进门后就离开了卧室,回到客厅,地毯上还散落着零食和玩具。

    她靠着沙发闭目养神,脚背上轧过一辆重型铲车,虽然是玩具,做工精细分量十足,蒋楚吃痛地低呼一声,迫不得已睁开眼。

    将玩具车两手抱起,四个轮子还在高速运转中,发出不耐烦的兹兹声。

    不远处的墙边站着那个男孩,手里操控着方向盘,试了几次无果,气呼呼地跑到她跟前,满脸不悦地抢了玩具车摔在一边,而后又咚咚咚跑回了房间。

    “砰”的巨响,好大一声关门动静。

    正巧保姆从主卧出来,看到蒋楚的脚背上留留一道轮胎印迹,大半深红部分粉红,居家拖鞋的鞋面挡了部分伤害,却仍是触目惊心,她的皮肤白,红肿和浅青的脉络混在一起尤为明显。

    保姆忙解释,“太太闹了一晚上,小少爷估计是没睡好,一大早又被吵醒难免发脾气,蒋律师别见怪。”

    太太少爷?呵,这就叫上了,蒋楚觉得挺有意思,连脚上的痛都减弱了不少。

    淡淡说了句:“没事。”

    保姆:“我去给你拿个冰袋吧。”

    “不必了。”蒋楚接着说,“收拾一下行李,今晚的飞机回国。”

    “回国?我们也一起吗。”在这儿待了这么多天,她都忘了这茬了。

    “嗯,全部人。”

    “这…要不要和太太说一声。”

    蒋楚懒得解释,又看不惯她们自欺欺人这一套。

    “你们在这住不止叁十天了吧。”一句话,点到为止。

    保姆识相地不吭声了。

    为什么离开岭南,为什么选择这里,甚至为什么时隔多年要大闹这一场,并不难猜。

    丁思真是典型的物质至上,成日盯着奢侈品名牌,真要出国避一避,英法意不香吗,何必到连名品店都找不到的这儿。

    选择塞尔维亚应该就是看中免签这一条。

    她身边带着保姆,全程中文沟通,想在国外单独游玩怕也不易,成日待在屋子里,跟国内没什么两样。

    据资料所述她没几乎离开过岭南,再仔细打听一下圈里确实没听说丁思真这号人物。

    郑誉国养了她这些年能做到一点马脚都不露的干净,只能说藏得好。

    满足她各种病态的购物欲,真拥有了也穿戴不出去,锁在不见天日的衣柜里。

    她的东西就和她这个人一样,见不得光。

    大约是想通了这点,憋了这些年,总要折腾一次才甘心吧。

    哈。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