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减西 - 破例 世界快乐日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蒋楚的一天都在各种交代和嘱咐里消磨殆尽。

    在事务所交接好了余下几周的工作内容,蒋楚开车回到家,刚过十二点。

    蒋宅的午饭时间刚结束,云姨见她这时候过来,问她:“吃过饭了吗。”

    蒋楚摇头。

    其实不饿,可一想到后头还有一场硬仗要对付,还是得吃饱了才好。

    云姨连忙吩咐厨房重新弄了几个菜。

    等吃完午饭,正好是老太太子午觉醒的时辰,算得分秒不差。

    蒋芊从卧室出来,照常往书房走,穿过一个小偏厅时不知怎的特意往厨房方向望了一眼。

    这一看过去,脚步就调转了方向,刚走两步就撞见扑空而返的云姨。

    她去喊老夫人,没想到晚了一步,这会儿也不必通传了。

    “大小姐回来了,在这巴巴等了一个钟头,也不见回房,想来是找老夫人你的。”

    “她吃过饭了吗。”蒋芊顺口一问。

    “吃了,整整一碗,我亲眼瞧着呢。”

    汤盆大的叫一碗,茶盅大的也叫一碗,她这有意偏帮的说辞,到了老太太耳中自是作不得数。

    “叫她来书房。晚上备几个落胃好消化的菜,我怕是得好好气一场。”

    蒋芊闭着眼睛也能猜出蒋楚是为了谁而来。

    云姨笑着应好,这祖孙俩都是各自肚子里的蛔虫。

    在餐厅喝果汁的人心无旁骛地等着,对数分钟前几米开外的那一幕浑然不察。

    直到云姨来喊人,蒋楚才应声站起来。

    “奶奶醒了?”

    “叫你去书房呢,好好说,我瞧着她这会儿精气神十足,没什么不乐意的。”

    蒋楚点头,将心里的腹稿又巩固了一遍,可真正走到书房门前,还是迟疑了几秒。

    你看,她也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有了顾虑,这人才显得生动。

    叩门声只响了一下,里头就叫了进。

    按下把手,门开了,蒋楚看见那人端坐在案台前,面色是少有的严肃。

    其实老太太一贯是严厉的,只是对着她的时候,笑比板着脸更多。

    “奶奶。”

    “坐吧。”

    你一句我一答,明明是最亲昵的祖孙二人,颇有几分公事公办的意思。

    蒋楚入座,端正坐好,一改往日的没正经。

    “事务所那边都交代过了,待会儿就回浮城。”

    蒋芊素眉微挑,大约是这个答案和预想的差别太大,她一时没料到。

    “女孩子家,一个人回去注意安全。”好一个明知故问。

    蒋楚投降了,原想含糊过去,这会儿也只敢乖乖坦白:“不是一个人。”

    偷摸看了眼老太太的脸色,幽幽补了一句:“他陪我一起。”

    就知道是这样,蒋芊冷哼一声,半晌没说话。

    “奶奶……”她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决心,“这些年我一个人在浮城,多多少少有点成绩,想要一下子撇干净也不太行。一年吧,等我把手上的案子收尾完结,其他的在行合约差不多都到期了。到那时,我会把浮沉的事务所关了,然后,回岭南。”

    最后叁个字是说到老太太心坎上了,等了这些年,到今天才算有点苗头。

    蒋芊低垂着眼眸,心里盘算着什么,面上仍是不变的神情。

    不知过了多久,桌案前的人终于出声:“叁个月。”

    蒋楚傻了。

    料到奶奶会压时间,一年是痴心妄想,她特意多留了点谈判空间,但叁个月未免太苛刻了。

    哪怕对半砍呢,怎么算都是半年啊。

    谁能想到,蒋芊直接跳过了标准答案,将谈判的透气度压到最窄最偏。

    难得见到孙女这副面孔,老太太心情一乐,突然愿意多说几句。

    “我不管你那些弯弯绕绕,什么案子啊合约的,没道理还要挑地方办的,浮城能做的事,回了岭南一样能做。至于那个事务所,关掉也好转手也好,我不过问。要说你现在事务所那个……小董是吧,我看着还行,能办成点儿事,你浮城的事务大可以转给他,案子合约该结该续,都让他去操心,你只管回来。”

    连退路都帮她想好了,老太太这一招釜底抽薪,真的绝了。

    蒋楚半个字都说不出口,愣愣听着。

    到最后,蒋芊一锤定音,“叁个月为限,你要是肯,后面的话我们接着谈。”

    还谈什么,除了乖乖点头,蒋楚一点用都没了,开局就抛光了底牌,注定她输得彻底。

    话锋一转,老太太给了点甜头:“他什么时候来接你。”

    “约了四点。”

    “丫头,我就是见了他,也不能说明什么。”

    她费尽心机不过是求一个带男朋友回家的机会。

    蒋楚拧着眉,左右难为:“您不喜欢他,是因为郑家,还是因为他这个人。”

    “都有。”

    “当年的事,我已经不怪他了,至于郑家,我确实没打算扯上什么联系。奶奶,我带他来见你,也只是想让你看看我交了男朋友,仅此而已。”

    “男朋友?”

    蒋芊反问,那样说来,是她想多了么。

    “嗯,未来的事谁都说不准,但现在我们是男女朋友。”

    “那就更没必要见了。”

    男朋友而已,又不是孙女婿,无缘无故的见他做什么。

    蒋楚急得跺脚,绕过桌案,对着奶奶半抱怨半撒娇地闹:“您都堵他大半个月了,就见一面呗,不然外人还以为我们蒋家刁难人。”

    “外人,哪家的外人。”蒋芊活了大半辈子,还真没怵过谁。

    “不看僧面看佛面,”蒋楚小声嘀咕,“他舅舅和叶家伯伯是铁杆子的交情,咱们和叶家就不多说了,这一来二去,也算……亲近吧。”

    实在没辙,打了张八杆子都嫌远的亲情牌,蒋芊轻瞥了她一眼,都说关心则乱,碰上那小子,她就只剩这点能耐了。

    “行了,见见,省得你小老太太似的念叨个没完,我权当是换个清静。”

    蒋楚满意了,心里大大松了口气,面上也开始没大没小,环着老太太的胳膊一顿折腾。

    嘴上尽是没谱儿的话:“清静是不可能了,等我回了岭南,天天在你耳边念叨,从早到晚,到时候你就是嫌我烦都得受着。老话讲,请神容易送神难,说的就是我。”

    “什么神不神的,你就是个神经。”

    老太太舒坦了,也乐意打趣两句。

    离了书房,祖孙两人有说有笑往花园走。

    云姨在门外守着,见到这一副光景,识趣地去忙别的事了。

    “从前说什么都不肯回,现在为了他破例,和我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只是男女朋友,什么以后的事说不准,蒋芊要是信了这一面之词才真是老糊涂了。

    一个人为了什么原因破例,多少带着点非同小可的苗头。

    “我没多想,只是做了个利害比较。如果我们之间势必有一人要回来承担一些什么,那么我回来比他容易些。”

    郑瞿徽想逃离的是整个郑家,而她只为避开一个蒋亭,难易程度显而易见。

    何况,他也说了,都不重要了。

    “他知道么。”你这么一心为他。

    “到时候再说吧。”

    蒋楚也在犯愁,这事该怎么说呢。

    他俩确定关系后就没消停过,好不容易没什么枝节了,马上要开始异地恋,哎,实在太难了。

    “你们年轻人的事,我是管不住了,随你们吧。”

    顺了心意,老太太忽然开明起来,一副撒手不管的作派。

    要说得了便宜还卖乖,还数她玩得溜。

    “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

    蒋楚低头看着脚下的路,想起郑瞿徽那几句真假参半的说笑,不自觉也跟着乐起来了,“奶奶,咱们和郑家扯不上什么关系,您放心,真要论起来,他入咱家门的可能性还大一些。”

    “哦?是他说的?”

    老太太眼睛亮了亮,倒是没往这条路上想。

    当年,蒋楚的爷爷也是入赘。

    若郑瞿徽愿意,若郑家肯放,若高家不管,那倒是可以坐下来好好商榷一番。

    蒋楚点头:“不过我没答应,还在考察期。毕竟咱家的门槛高度在那里摆着,放眼整个岭南,也不是人人都能踏进来的。”

    这一招“尊己卑人”,哄得老太太喜笑颜开。

    -

    倒计时一章。

    -

    本文的大boss,必然是能制服小霸王的蒋老太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