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合 - 【上古仙侠】拍卖会(八)绑架 他的小温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等回到客栈,却不见雨苍苍身影。

    空气里残留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不是雨苍苍的。闻竹查看了阵法,阵眼完好,没有打斗的痕迹,看起来像是雨苍苍主动走出去的。

    正当闻竹欲查看雨苍苍本名元符时,突然一人从外面跑来大喊一句“师父——”。闻竹下意识回头,一把扇子迎面飞出。闻竹面色一顿,身体如轻燕飞起,转眼间白玉笛便抵上那人下巴。

    “道友好身手。”

    阵法外,落凛摇着扇子走出,而眼前喊着师父的“雨苍苍”也露出了舞家人的容貌,不过是穿着雨苍苍的衣服而已。

    此刻,天光微亮,客栈里不见人影,想来已被舞家人控制。

    落凛环顾四周,只有闻竹一人出现,不见另一人的身影,脸上笑意加深。

    “是你。”

    闻竹一眼认出落凛,不出意外,雨苍苍应该在他们手上。

    “我们小姐,想请道友一叙,还请....”不等落凛说完,闻竹一剑划来,快如残影,正中落凛面门,只能险险躲过。

    落凛哪里想到闻竹一上来便动了手。

    他脸色差的很,招数上处处被闻竹压制,根本无从还手。

    不过数十招,就被闻竹一剑横在脖子上,冷着脸道:“客栈里的人呢?”

    落凛面色僵硬,“在舞家落脚的地方。”

    剑刃又近了一分,落凛让众人退下,咬着牙道:“我带你去。”

    浩然无极远远注意着客栈里发生的事情。

    就在刚才,闻竹对他那番剖心之语给了答复。

    “浩然无极,你也是自由的。”她没有喊他尊上,很认真的看着他:“不要问我,遵从你自己的心。”

    这是她第一次那么真心实意的对他笑。

    他怔了半晌。

    如果说冬季是一场漫长的黑夜,北陆便是无边的黑暗,而她就是乏味寂静之中闪烁着不可思议光芒的星,杏眼温柔的照耀着他,吹散了风雪后的冷寂与阴霾,她从来都没有变,只有他沉溺在她的温柔之中。

    那一刻,他也明白了,她从来没有怪过他,她只是不爱他。

    “你到底是谁,知道得罪舞家下场吗?”落凛虽然投靠了舞家,但不代表他全心全意为舞家,说到底,一切还是他的小命重要。

    闻竹表现出来的样子并不像一个寻常散修。她身上那股从容不迫的气质,太像大家族大宗门里出来的了。

    而且,她的修为也远比他所以为的要高上许多,本以为不过是个假丹期修士,刚才过招才觉惊险,比起他的全力以对,她应对的过于轻松.....

    “你没有必要知道。”闻竹说完,平复了一下气息。

    从浩然无极识海中出来,还有他说的那些话,到底还是受了些影响。

    舞芊芊在的地方并不远。

    落凛满脸阴沉的将闻竹带到。

    舞芊芊早就等的不耐烦了,看到闻竹过来,雪白的面颊红的诡异,尖利的指甲一把掐在身旁女子的脸上,引得雨苍苍大吼,“你这个疯子,你放开她。”

    “小娃娃说什么话,你和这个人不过认识一天,就维护上了?”

    舞芊芊飞了个眼神过去,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雨苍苍本不欲理会窗外的事情,不想外面被追杀的女子也看到了他,错愕下,她似乎犹豫了,权衡利弊下,最终没朝他呼救,只是颇为狼狈的抹了一把眼泪,被迟来的舞芊芊抓到了手里。

    可能是因为她当时的表情,实在太像他的姐姐,也可能是因为,当时她眼神里的那抹坚强和闻竹太过相像,他一个晃神间,已经出了结界,用飞快的速度救下她。

    本来雨苍苍的想法是回到结界,但短暂思考后,想到他如此明显救了人,等闻竹回来,肯定会和舞家人撞上,本着一人做事一人当,竟是舍弃了结界换了条小路而逃。

    对阵修为高他几个阶级的修士,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身旁女子在他错过结界后的短暂惊愕。

    雨苍苍下意识不想拖累闻竹,却也高估了自己的逃生能力。

    被救的女子生的娇憨可人,虽然一身凌乱,仍难掩姝丽之姿,对雨苍苍感激不已。只是受伤的两人如何逃得脱舞家人天罗地网的搜寻,舞芊芊更是在短暂的哼笑后认出了雨苍苍,“是你,拍卖会上那叁人........”

    “可真是........巧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雨苍苍自知做了错事,可那女子也实在可怜。两人被绑在这里一夜,他稍微了解到女子的身世,夜深寒冷,孤寂之下,心中对她生出一股同病相怜之感。

    女子叫做舞软软,是舞家旁系。本也是天资出纵,年不到二十便筑基,如今更是接近假丹期修为。但她只有一个哥哥,早早故去,平日遭嫡支嫉妒,舞芊芊多次狠下杀手,这次更是直接想在外面要了她的命。

    雨苍苍同情她的悲惨遭遇,有着珍宝阁的经历,本就对舞芊芊无甚好感,如此之下,对舞软软怜惜更深,面对舞芊芊,雨苍苍呸了一声,骂的过瘾:“是你欺人太甚——什么狗屁世家,手足相残兄弟阋墙之辈。”

    “我家的事与你何干——”舞芊芊冷笑,加重了手里力道。

    舞软软闷哼一声,痛的眼泪直流。

    “住手。”

    闻竹一道符箓拍在落凛身上,又用一颗灵石打向舞芊芊捏着人的手。

    舞芊芊也非虚名之辈。舞家是新起来的世家,青年才俊层出不穷,作为嫡系小姐,她未到百岁之龄就已成假丹,是小辈之中的佼佼者。闻竹一出现,她就做好了准备,一手拿扇,一手拿鞭,舞软软被她推到一旁,飞身朝着闻竹就是一鞭。

    闻竹避开,身体如轻燕飞旋,对付舞芊芊,连剑都不必出,几步开外拎着雨苍苍和舞软软便走。

    舞芊芊似是没料到闻竹如此轻松对招,正要追,落凛已出声阻止,“师姐慢行,那人修为高不可测,莫冲动....”

    舞芊芊神色狰狞了一下,发出一道符,“既然我们对付不了,那让叁叔出手。这次一定不能让舞软软那个贱人跑了。”

    “怎么没看到另一人?”舞芊芊发出符箓后,神色才变回来,一脚踹在落凛身上,“明明当初是你说的,那几人不过筑基期修为.....”

    舞芊芊咬牙切齿,“叁叔已是成丹中期,想必那人不过刚结丹....”

    落凛吐了一口血,面容晦涩不明,珍宝阁时碰到那叁人,只有雨苍苍可以明显看出修为,不过初初凝气入体,便以为带着他的两人,也就筑基罢了,毕竟成丹期修士入珍宝阁绝不会隐藏自己修为,珍宝阁对待成丹以上修士和未成丹修士态度完全不同。

    “师姐莫气....”没了束缚,落凛爬到舞芊芊脚下,主动解了衣衫,将踹他的足放到胸膛上,“让我服侍你.....”

    “废物。”舞芊芊一把推开落凛,之前她还满意落凛的身体,不然也不会让他进入舞家内部,被家主安排了珍宝阁的任务。但现在舞软软逃脱,加上之前珍宝阁的事情,她哪里还有心情,哪怕他床事上再得心,也不过是条办事不力的狗。

    舞芊芊脚踩在男人下腹碾了几下,犹不解气,又用鞭子在那个被她拨动翘起的地方狠狠抽了几鞭才道:“今日拍卖会完了再与你算账。”

    呜呜呜对不起,我卡文了,好卡好卡

    后面肯定是甜的了,要虐也虐男主

    女主这种性格,其实发生什么事情都虐不到她

    全文就只有情劫失忆那里虐了一下女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