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丹酒 - 7.亲了怎样 时抱月归(师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九月,夏天留下一个尾巴,威力仍在,白天日光还是有些热。晚上多了几分凉意。

    班上大多对这次六级诸多怨念,对答案后,凉凉,看到分数,凉得话都不想说。

    时岱问他们什么题最难。他提一下。

    “老师,最高分是谁?”有学生问道。

    “你是不是傻,除了月神还能有谁……”

    “我就知道还是月神。”

    “和月神在一个班每天都要接受刺激。”

    班上有学生你一言我一语小声讨论,时岱看了一眼方淡月,月神?他们为她取的外号?还挺贴切。

    方淡月则事不关己看书……

    下课后方淡月在办公室问时岱问题,几个老师敲门进来,“时老师,我们来了,是想问方同学有什么经验?”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老师。

    “多记多背多问。”方淡月说道。

    “……”学神就是这么说话的吗?

    时岱也忍不住笑,她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洁啊。

    几个老师也笑,这话太有用了。有用到就像说我今天要吃饭……

    方淡月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她说的话很好笑吗?很正经的好吗。

    “我来说吧。”时岱敛去笑意,她的方法,他知道,“方同学的意思,六级词汇量多,句型,用法,多记多背。”

    “多问就是问你,你不说我也知道。”男老师说道。好多女学生喜欢时岱的颜,私下听到这种话次数不少。

    “时老师对方同学真是了解。”

    方淡月不知道说什么,她先出去吧。

    在门口遇到洛允,他从楼梯口下来,说道:“淡月,恭喜你啊,六级又是最高分。”

    “嗯。”她没什么感觉,最高分还是多少这样。

    女生寝室,云宛白看了自己的六级,想到方淡月的分数,唉了一声,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苏迟迟:“宛白,你过线了好吗?”要是她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

    月月……她们是追不上的。

    时岱去网上搜了茗茶的价格,各种价格都有,他选了一个图片有点像的,300g500,这么说一斤得一千多?

    他把方淡月叫到办公室,问她要不要喝,指指铜罐,方淡月说道:“老师,我不爱喝。”偶尔喝一喝,不是很喜欢。

    “我想问问你我今天讲的内容有什么想说的。”方淡月走过去正要说话脚踩到什么东西朝时岱倒去。

    时岱伸手把她拉向自己,不想力气过大,方淡月两只手扶着座椅两边,两人嘴唇相贴。

    唇上软软的触感让时岱惊讶,方淡月也睁大眼看着时岱……

    持续几秒,方淡月才说道:“对不起老师。”

    时岱轻咳一声,“你没事吧?有没有摔到磕到哪?”

    “谢谢。没事。”方淡月说道,他不拉她她就要摔到地上了。

    时岱问她有什么要说的,方淡月草草说几句就走了。

    他看着她走,她的唇,好软……要是能再……时岱,你在想什么……为人师者怎可以想这些,方淡月,他在心里想道,是喜欢吗?

    他低低笑了,她走时耳垂泛着粉色,走的很快,他还是看到了,是害羞了?

    方淡月没回寝室去了花坛坐着,拳头握紧了又松开,又是……那种感觉……

    和时老师靠的近,她的心……又跳的跟以往不同,是为什么呢?

    她心里有一个想法,可她不愿去想。怎么可能呢?她……

    这天上课后方淡月不再看时岱,她盯着教材听他讲,在他不注意才看PPT。

    时岱也发现了方淡月的反常,把他叫到办公室想和她聊聊。

    等了十分钟……没来,她第一次不听他的话,时岱的心微微沉了下去,这丫头,有什么心事?

    方淡月没去,不知道怎么面对,洛允城说和她去走走,方淡月说好。

    “淡月,是学习压力太大了吗?”说出来自己都觉得不可能,方淡月怎么可能是学习压力过大。

    “不是。”方淡月走了两步,她说不上是什么,心里无端烦躁,“别的事。”

    洛允城看她没说也不问,拍她的肩,“放宽心,相信总能解决的。”

    不能解决,永远不能。

    时岱想方淡月可能会去哪儿,会在这儿看到,正要问她,她和洛允城却在说说笑笑……心里冒出一股无名火。

    他直接过去握住方淡月的手腕把她拖走了。

    方淡月没有挣脱,到了办公室时岱放开她问道:“你在干什么?”

    方淡月转身欲走,时岱先一步把门反锁,将她壁咚在墙上。

    “老师,放开我。”

    时岱叹息一声,“到底在气什么?”难不成还为了上次的事?

    气什么,气她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

    方淡月说道:“对不起,老师……我,唔……”话未说完,时岱就吻住了她的唇。

    她震惊万分看着他,上次是意外……这次……是什么?

    “因为这个?”时岱的声音微微低沉,“那我又亲了,怎样?”

    方淡月:“……”他的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无赖?

    从她从办公室出来都两天了,她以为后面时岱会做些什么,但没有,她要走时岱扔出一句,“再对我冷漠,你试试看。”

    她……不会了。时老师太可怕了。

    方淡月又变成以前的方淡月,冷漠如常。

    只有她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时岱自己也不知道那天还要去吻她,她的性格不说谁也没办法他才这么做的。

    私心……也是有的。

    时岱泡了一杯茗茶,还是熟悉的茶香,他喝了一口,脑中却浮现出一个人影。

    苏迟迟还是很爱打王者,方淡月呢,把那本《霍乱时期的爱情》拿出来翻到最后一页,上面手写的名字。

    “淡月,这是你买的书吗?”简栀子问道。

    方淡月合上书说道:“时老师给的。”

    “你似乎有心事。”简栀子说道。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方淡月拿出课本,“是我自己自找的。”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简栀子笑道:“既来之则安之。有些事无法解决就去适应它。这是我们能做的。”

    方淡月内心做了个决定,她把它藏起来。藏的远远的,别人就不会知道了。

    方淡月:时老师可怕。

    时岱:还会有更可怕的。【微笑】

    PS:想表白心意还没到时候,别急别急。初吻没了哈哈哈哈,吃肉不远了。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