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映酒 - 八 何处是归途(1V1 HE)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斌叔是一个神奇的人。他平时冷面寡言,看起来甚至像一个霸总,但又总是会搞出一些很迷惑的行为,比如现在。

    就在贺远唐异常尴尬不知所措之际,他居然给谢情上了一杯酒。

    蓝紫色的液体带着细碎的亮粉在威士忌杯里旋转,中间一颗滚圆的冰球随着杯子的上下浮动。

    “这是什么?银河系星云吗?”

    “不是,这叫‘冷静’。”斌叔一边说,一边还顺手在杯沿给她插了一小朵薄荷叶。

    谢情和贺远唐被他这神来之笔镇住了,两人对视一阵,都忍不住笑起来。

    两人正说着话,贺远唐旁边的位子来了一对男女,男的正好坐在贺远唐身边。

    他认出来这人是刚才搭讪谢情被她瞪走的那个男人,于是对谢情使个眼色示意她看。谢情看了一眼也认出来了,用口型说了一句“傻逼”,于是两人一边聊天一天偷偷瞄他。

    这男人就是一幅普通白领加了班来喝点酒休息休息的样子。跟他一起来的女生长着一张讨喜的圆脸,看起来涉世未深,对周围有些好奇,还不时伸头看斌叔调酒。白领男就趁机给她讲鸡尾酒的种类,怎么调酒,怎么搭配好喝,shake有什么讲究,又问女孩子爱喝什么味道的,他来点,保证她会喜欢。

    谢情看出来斌叔很想翻白眼,但是在强烈的职业道德下拼命忍住了。

    “那边那个姐姐的酒是什么味道?看起来很漂亮。”姑娘指着谢情的‘冷静’。

    谢情听见了,举起酒杯隔着两个男人跟那姑娘点点头,跟她说;“有点甜,但是劲儿大,你平时不常喝酒的话最好别喝。”

    那男的一听又开始插嘴;“这个我知道,我跟你说,你看那个蓝紫色其实是蝶豆花水,星云一样的亮色是食用云母粉,这个酒不厉害的,你要想喝就试试,不要紧,啊,不要紧。”说完转头跟斌叔说:“来麻烦给她来一杯一样的,里面加的是Gin吗?给她半个shot就好,不要放整shot。”又跟姑娘说:“我叫酒保给你把里头的酒减半,就不用担心啦。”

    斌叔在颅内翻了个白眼,调了一杯递过去。

    谢情听见也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忍不住笑起来。

    贺远唐看着她捂着嘴笑得整个肩膀都在耸动,头发也跟着散落下来,很不理解为什么她笑成这样,猜她是不是喝多了。

    他怕隔壁的男人看见她这样笑话人家不好,于是借着自己个子高肩宽,微微转身把她遮住,又忍不住伸手替她把头发别到耳后。手指刚碰到她耳朵,谢情突然抬头,眯着眼睛盯着他看,他一惊,赶紧缩手:“我怕你头发掉酒里了。”

    “斌叔,”谢情盯了一会儿贺远唐,没理会他,“给那姑娘换个酒,我出钱。那王八蛋刚趁姑娘去洗手间往杯子里扔东西了。”谢情压低了声音,下巴指指隔壁。

    斌叔不动声色,一直等到姑娘回来坐下,准备喝酒的时候才过去:“抱歉,给您换个酒,刚小虫子飞进去了。”那两人还没反应过来,酒已经换好了。

    那男人显得有点尴尬,但是很快就调整了状态,又拉着姑娘开始吹清酒和烧酎有什么区别。姑娘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聊了一会儿就借口朋友来接她,很快起身走了。

    那男人自己枯坐了一会儿没意思,也起身离开,经过谢情身边,停了一停,瞥她一眼,又看了看旁边的贺远唐,没说话,快步出了门。

    “戏看完啦,我也要走啦。周末愉快,钢铁侠。”谢情低头看看表,跳下高脚凳也准备走。

    “我送你吧。刚那个男的样子不对,万一他一会儿跟着你怎么办。”贺远唐趁势拉住她的手腕。

    谢情没说话,低头看着他拉着她的手,等他松开了,不置可否径自走了。

    他赶紧跟上去。

    *

    夏末初秋晚风凉爽,大楼外的广场热闹非凡,遛狗的,带孩子玩儿的,摆地摊卖东西的,甚至还有举着牌子的房产中介。

    谢情刚走出大堂,就有个守在门口的中介小哥迎上去:“小姐姐,这附近有好几个笋盘去看看吗?就在后面的楼,很近的。反正明天不上班,今天看看房,说不定过个周末就升值了呢。”

    谢情今天喝得有点儿多,迎面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吓了一跳,正条件反射要动手,贺远唐从后面追上来了,一面遮住她,一面回头跟中介小哥说:“不用不用,我们赶着回家。”说完轻轻搭着谢情的肩,半揽着她走出去。他手并不敢搭实了,只堪堪停在她肩上一点点,搭着她的皮质包带上的金属搭扣。

    谢情歪头看着他的手,笑了笑:“你倒还挺规矩。”她还没有动作,他已经自觉不好意思,把手移开,只虚拢着她的后背,替她挡开到处撒欢乱跑的小孩们。

    贺远唐以前只出于礼貌送过女同学回家,尽职尽责送到就好。如今对谢情有意,反而患得患失起来,谢情不说话,他也不敢乱搭话,特别是刚才弹手机的时候才被她骂过。

    气氛微微尴尬,贺远唐觉得有些不自在,回头假装看刚才那个中介,结果一眼看见那个酒吧里给女伴下药的男人。那人果然没有走,远远跟在他们后面,眼神闪烁。

    “酒吧那个男的,真的没走。跟在后头呢。”一片嘈杂的夜市神曲里,他低头凑到谢情耳朵旁边说话。她的头发在夜风中微微飘起,扫在他脸上,有些痒。

    “没走就没走呗,正好我好久没动手了。说起来国内目前的法律,是打人打成什么样才会被抓?”

    “不知道”,贺远唐冷不防听到她这话,一时语塞:“你打过人?你打谁了?”

    “女孩子一个人在国外混,不会打架不安全。我在德国打工的时候回家晚,碰见过贱人,后来去学了自由搏击,还满喜欢的。不过也没怎么打过人吧,嗯…就打过一两次流氓。不过这个傻逼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抗揍。泡妞还要靠下药的都是弱鸡。”

    贺远唐有点迷惑。

    这个女人在大学讲座的时候和和气气,公众号上看起来温柔可亲,这会儿穿着西装卷着袖子喊打喊杀的,又像个黑社会。

    “行了,那人敢上来我正好教育教育他。没事的,我不是什么弱不禁风的小姑娘。”谢情又说:“地铁站到了,你回宿舍去吧,你们大学晚了是不是有门禁什么的?可别错过了地铁,只能睡大街了。”

    贺远唐不想走,但是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就还是默不作声地跟着她。

    她见他不走,也没再赶他。

    两人这样沉默的回到谢情的公寓。

    “叮。”电梯门开了,她走出去,他也跟出去。

    她翻包找钥匙,他支着一条腿靠着墙站在她家大门对面,看着她拿出钥匙,开了门进去,又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