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映酒 - 十七H 何处是归途(1V1 HE)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你今天很累?”贺远唐跟着谢情进了屋,顺手带上门。

    “嗯,周末一般都累。别人闲的时候就是我们忙的时候。”谢情边说话边转了转头,不堪重负的脖子发出咔咔声。

    “脖子放松点儿,我给你捏捏。”

    贺远唐站在她身后,一只手轻轻托着她前额,另一只手给她捏脖子。他力道用得正好,谢情舒服得闭上眼睛,整个脑袋都搭在他托着额头的那只手上。

    “你这手技术不错,学过?”

    “嗯,做机器人总是伏案,肩膀脖子老疼。以前比赛集训的时候跟队医学了一点。要是力道太大你告诉我,我没给女孩子捏过。”

    “挺好,我正好僵得厉害。肩膀也帮我按按吧,疼得很。”

    贺远唐听了换了姿势给她按肩膀,果然也是硬得跟石头一样。

    走廊应急灯在门外,微弱的光线照不进来,这房间里仍是漆黑一片。

    黑暗里人的感官总是格外敏锐,欲望温吞缓慢得升上来,随着他的动作一点点逐渐清晰,紧贴的身体愈发灼热。

    贺远唐渐渐停了手,从背后搂过谢情,温热结实的胸膛贴着她的后背,柔软的唇落在她耳边:“我很想你。”

    谢情没说话,只靠在他身上享受他青涩的温存。

    “你为什么那天过后都不理我了。”他又问,声音里带着委屈。

    他的唇顺着谢情的耳廓吻下去,含住了耳垂又松开,发出带着水声的"啵",给空气染上色欲的气息。灵巧的舌尖划过她下颌,又往后颈游过去,一节节的数着颈骨,直往后领里去。

    “嗯…”细密的麻痒爬上脊背,谢情仰起头,贺远唐柔软的头发蹭在耳边,她抬手摸摸他的头发,转了身,反手轻轻地把贺远唐推在墙上,整个人贴了上去:“我理不理你,你这不都来了么。”

    贺远唐突然被她按住,喉头滚动,耳朵又烧起来。

    谢情伸手锁上了门,又回身双手搂着他腰,低头靠在他胸口,像上次一样听他心跳:“心跳这么快,这次是紧张还是害怕?我猜猜啊…”谢情说着一只手从后腰伸进他薄薄的T恤,摩挲他后背绷紧的肌肉,“是刺激吧?对不对?”

    贺远唐重重的喘,眼尾又红起来。他低头想看谢情,黑暗里她的面容看不真切,只能感觉到她的手顺着腰线往下,从裤腰滑进去,摸到他屁股,又沿着腿侧滑到身前去,握住他早已硬起来的东西。

    她的手指又往下,轻轻捏了一把他身下的两团,又擦着底部再往上,直抚到圆润的顶上,指尖转了两圈:“呀,宝贝,湿了呢。”

    贺远唐靠在墙上,觉得全身的血都涌到身下去,涌到那手摸着的地方。他仰起头,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谢情却不放过他,一边套着他的东西,一边抬起一只手搂着他脖子,把他仰起的脑袋按下来,去舔他耳朵,“哎,你屁股皮肤还挺滑的,上次都没摸出来。你说你这么硬,一会儿王析带着物业的人回来了你要怎么办?”

    贺远唐被她一说,索性一把抱起她,放在办公桌上,双手撑着桌子,把她困在身前,低头看她“你说怎么办?”。谢情笑起来,也撑着桌子,抬起头在黑暗中寻找他的唇,湿软的舌头舔湿了唇缝,抵着他的舌尖顶进去,一下下缠着他的舌头抵在一处,吻得十分色情。

    贺远唐吻得急切,一边吻她一边把她的裙子撩到腰间,脱了两人的内裤。谢情也早就湿了一片,由着他不管不顾得顶进来。

    贺远唐的东西又硬又大,滚烫热胀一进到底,两人都满足得嗯了一声。

    贺远唐被她叫得浑身发烫,掐着她的腰一阵耸动,一下比一下快。她长期锻炼,腰胯捏起来极有韧劲,此时也挺起腰来配合着他的频率。两人交合处黏腻的液体随着动作被挤出来,黏糊糊的一片,小房间里响起皮肉相击的啪啪声。

    他们都知道一会儿会有人来,又舍不得这蚀骨的快意,像喝酒喝得半醉,脑子还有一丝清醒,身体却全不听使唤。

    “叫姐姐。”谢情的声音甜腻性感,带着热气和喘息落在他耳朵里。

    他不叫,故意放慢了速度,却加大幅度猛烈的插进去,直插得谢情浑身颤抖,伸手死死搂着他的脖子,压抑的呻吟。

    冷不防外面突然传来说话的声音,是王析带着物业的人回来了。

    谢情被这声音一惊,身下猛烈收缩,又湿又热包得死紧,把贺远唐绞得死差点射出来。她又趁他发呆把他猛的一推,人像游鱼一般滑下桌子,抓起衣服穿好,动作行云流水,一瞬间又变回她平时在人前的正经样子。

    "快点儿收拾,一会儿他该想起电脑的事儿回来找你了。"说完亲了一下他的脸,又抓紧时间理一理头发,开门出去了。

    果然没一会儿王析就冲进来,看见贺远唐居然还没走,感动得快哭了:"兄弟你可太够意思了。"

    贺远唐这会儿像被掉在半空一样,不上不下,浑身热得难受,实在敷衍不动他,只勉强笑一笑拍拍他肩膀,指了指桌上的东西,背着自己的包出去找谢情。

    谢情东西也收拾好了,一抬眼正看见贺远唐走进她工作间来。

    他眼尾泛红,眼睛还含着未褪的情欲颜色,再不复平时清冷禁欲的样子,潮湿的眼睛似有一层薄雾,满脸写着不甘心。

    “噢唷,谁欺负了你?这幅模样。”谢情又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逗他。

    “还能有谁?”他恶狠狠的回敬,想欺身上去又碍着王析在走廊里跟人说话,并不敢真的动作。

    “好啦,姐姐请你吃饭好不好?你想吃什么?”

    “你不是我姐姐。”

    “不叫姐姐没饭吃。”

    贺远唐脸又红了一分,好不容易又见了她,想硬气又舍不得,低头凑近她耳朵,压低声音不情不愿的喊了一句:“姐姐。”

    他此刻声音喑哑性感,谢情被他叫一声,心里酥酥麻麻的,像塌了一块。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