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映酒 - 二十四H 何处是归途(1V1 HE)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谢情远不如贺远唐高,被他掐着腰抱起来,两脚不着地,只得抱着他脖子不撒手。偏贺远唐还不满意,非要拉起她的双腿盘在自己腰上。

    这淋浴间设计的本就不大,挤了两个人更显得逼仄,她被夹在冰冷的墙壁和火热的身体之间,进退不得。

    贺远唐浑身都是水,头发湿漉漉的粘在脸上,长长的睫毛全是水珠。谢情的衣服渐渐湿透了,曲线毕露。

    花洒还没关,热水浇在贺远唐的背上,溅起水花迷了谢情的眼睛,偏她没法抹脸,只能闭着眼睛:“我脸上都是水,眼睛睁不开啦。你先松手我擦擦脸。”

    “擦什么,闭着眼睛好。”

    他边说边用力把谢情托高几分,用牙齿去解她长衬衫睡衣扣子:“衣服湿了,不能穿了,姐姐。”

    “唔…你这会儿嗯又肯喊姐姐了?”

    他们这姿势,下身贴得紧密,贺远唐硬挺的东西恰好顶住谢情的花珠,磨得她浑身发软,忍不住腿上用力更凑上去。贺远唐解开了她胸口的扣子,含住了乳尖慢慢吞吐,直到那乳尖红肿地挺起来,又伸出湿软的舌头不住撩拨。照顾完了两边,又去舔她锁骨和颈侧,他记得她的敏感点在哪里。

    谢情被他撩拨得微张着嘴喘息,紧紧抱着他,声音发颤:“你…”

    “我什么?”

    他又吻她,把她的答案和喘息都吮进嘴里。

    他的舌头灵活的搅动她的口腔,舌根分泌出唾液,顺着两人的唇角流出一丝来,混着脸上的水滴,晶莹地顺着唇角滑到脖子上。

    “姐姐,我要松手了,你可抱紧了别掉下去。”说完真的双手一松。

    谢情背抵着墙,吓得手脚紧紧抱着贺远唐不撒手:“放我下来。”

    “姐姐,你刚才干吗一直磨我?难道这里也是?”

    他托着谢情的腰把她放下,依然把她抵在墙上,不让她挣脱,伸手去摸她身下的花珠。

    “嗯…”谢情忍不住呻吟出声。她声音微微颤抖,尾调上扬,甜而滑腻。

    她跟贺远唐挤在这逼仄的浴室,被他挑逗得身下早就湿滑一片。

    贺远唐伸手下去,不敢用力,只慢慢在一片泥泞里寻找让她快慰的地方:“原来是这里。”

    他手指抚过湿滑的花珠,不断的轻捻,如愿以偿的看见谢情的脸上爬上艳红的情潮,浑身颤抖起来。

    “别…腿软…站不住…”谢情搂着他湿漉漉的脖子,头无力的后仰,靠在身后的墙壁上,不住喘息。

    他并不停,只伸出手臂揽着她腰不让她往下滑,作怪的手虽放过花珠,却又往里直探进温热湿润的甬道里去。他湿漉漉的手指抵在入口,毫不费力的进去,层层软肉紧紧包裹上来,湿热的内里热情的裹住他,一收一缩的,吮吸似的往里带。他的手指很长,指节分明,一路到底进到最敏感的所在,不断抽插,反反复复落在那里,直到一股热流涌出来,滑腻的液体顺着手指沾湿他整个手掌。

    谢情两手握成拳头,仰起脖子半眯着眼睛,发出带颤的呻吟,甜的发腻,享受里带着几分难耐,“嗯…死孩子…你哪儿学的这些…”,她越发的站不住,直往下滑。身上的衣服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剥得干干净净,浑身滑不溜手,贺远唐差点抱不住她。

    “什么孩子,是你男人。”贺远唐终于磨尽了耐性,双臂用力又把她托起来,待谢情不由自主的夹住他腰的时候,一鼓作气顶进去。

    他的性总是疾风骤雨式的,带着极强的占有欲。他死死抵着谢情,托着她圆润的臀摆腰猛插,一波一波的快感从最敏感的部位横冲直撞的顶上来,激烈得淹没了两人,他们像丧失理智的野兽般索取给予。这姿势贴合得太紧,顶得太深,谢情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只有无意义的呻吟不断被撞得破碎,身下的甬道滚热柔软,不断收缩。贺远唐被她吸得直酥麻到骨头里,加大了幅度狠狠插进去,一下一下不停往深里去,越发被她吸得浑身炙热。他一边猛顶一边吻她,把她的呜咽全堵在嘴里,没过一会,身下又感觉一股热流涌出来,顺着两人紧密结合的地方,渐流到腿根上。

    “别折腾了。”谢情嗓音沙哑的开口,“真不行了。”

    贺远唐却不放过她,扳过她肩膀把她扣在墙上,欺身从后面又顶进去。

    “嗯死孩子没完了你”后入的姿势太刺激,谢情觉得自己快疯了。

    “我是不是孩子你还不知道?”贺远唐按住她的小腹把她往自己的方向托,让她稍微离开墙壁,腰胯用力,一下下地直往深里钉进去。谢情扶着墙,整个人抖得不像话,声音又酥又软的呻吟。她被这一波波滔天的快感淹没得无法思考,只纯粹跟追身体的本能塌下腰,微微抬起臀夹缩埋在身体里让她无限快乐的东西。

    贺远唐被她裹着又含又吮,吸得浑身酥麻,越发疯了似的重重捻下去,摆腰顶胯一下下钉到底。

    谢情没他高,只能踮着脚尖站着,一阵阵高潮下站不住,失了平衡,越发裹紧了埋在身体里的东西,高潮来时内里一阵阵无序地收缩,终于咬紧了绞着贺远唐射出来。

    谢情像被掏光了所有的力气,没骨头一样就要滑到地上去,贺远唐赶紧接住她搂在胸前。她赖在贺远唐身上,身体细密的痉挛,倒显得有些可怜兮兮的,贺远唐便轻轻抚摸她的后背。

    两人拥抱了一会儿,渐从激烈的高潮中缓过神来,贺远唐软下去的东西滑出甬道,带出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根往下淌。

    贺远唐算是彻底回过劲儿来了,此刻莫名有些心虚,没敢说话,只默默取下花洒,清理两人的身体。

    谢情被他抱着,还在恍惚,温顺的趴在他身上,由着他慢慢替她冲干净身体,拿了大毛巾把她擦干裹好,打横抱起,放到床上去。贺远唐喜欢她高潮过后慵懒恍惚的样子,像只乖巧的猫,于是给她盖了被子,摸摸她的脸,吻了她一下:“你睡会儿吧。”

    谢情本来出了一天门就累了,又被贺远唐缠着好好折腾了这一回,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贺远唐见她睡着,替她带上房门,又重新回浴室去,换了衣服,顺便把刚才胡作非为溅得四处都是的水迹清理干净。

    幸亏拿车钥匙的人没来,他暗暗想,要不就真的尴尬了。他坐在客厅的大飘窗上,看着窗外发起呆来。

    他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很满,像要溢出来,又说不清是什么,索性任由着感觉充斥了身体。感觉很不坏,他想。

    【免*费*首*发:http://www.wuliaozw.com/ | ⓦσó①⑧.νiρ】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