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晴 - 向禹生气了 【简】勾引小姑姑(伪姑侄,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隔天早上吃早餐时,向禹又再说了一次:

    “你明天不要来喔。”

    明天就是星期五,也就是家长面谈的日子。

    “不行,我一定要去。”慕慕语气坚定。”你将来的志愿跟读书规划我是一定要知道的,你现在是我最重要的亲人,我一定要参与。”

    “亲人”这两个字可以拿掉。

    向禹在心里如是想着。

    不过前面”最重要的”这四个字还是让他挺高兴的。

    “你想知道我直接跟你说就好了,透过第叁者难道会比较清楚?”

    “你要跟我讲吗?”慕慕很有兴致的倾身。

    “讲了你就不去了喔?”

    “还是要去啊。”

    向禹不爽的眉头皱起。

    “家长面谈谈的不只有升学的事吧?一定还有其它的事要谈的啊。”

    她记得读书时,老师跟父母讲的事情可多了。

    “我在学校品学兼优,没有甚么事好说的。”

    “那也得我跟老师亲自谈过才清楚啊。”

    向禹重重放下筷子,回房拿起书包就出门了,看也不看慕慕一眼。

    慕慕越发觉得,他拼命阻止她去学校,一定有甚么猫腻,就算刮台风下冰雹,她也一定要去!

    星期五早上,向禹又再警告她,甚至放话威胁,”如果你来,我就搬走。”

    慕慕吃惊地看着他。

    她的决心动摇了。

    到了公司后,她忍不住询问至翎的意见。

    “我敢保证他一定有甚么事瞒着你,说不定被学校记大过还是考试考鸭蛋,不敢让你知道。”至翎信誓旦旦。

    “我也怕是这样。”

    “如果你真的甚么都不管,等到有一天警察上门就来不及了。”

    “向禹很聪明也很乖的,我觉得不会做坏事。”这点她还是有信心的。

    “谁知道呢,聪明的孩子走歪更恐怖,我觉得你一定要去。”

    “嗯……”慕慕面露犹豫。

    “这么悠闲,上班还能聊天?”

    主任的声音突然在慕慕后方出现。

    至翎立刻像螃蟹一样滑回自己的办公桌。

    “慕慕。”主任的手突然按上慕慕的肩膀,”从下礼拜开始,你转调业务部,手上的工作我会分派给别人。”

    大吃一惊的慕慕站起来。

    “主任,我没有办法胜任业务部的工作……”

    “你也无法胜任企划部的工作啊,换个部门,说不定会发现你的潜能。”主任皮笑肉不笑的回。

    低头,慕慕就看见至翎以同情的眼色望着她。

    故意调到不擅长的部门,分明就是要逼人辞职,公司还可以省一笔资遣费。

    雷厉风行的主任立刻把她的工作转出去,慕慕一整天就是跟接手的同事做交接,好几次说着说着差点忍不住哭出来,硬生生把眼泪吞了回去。

    四点的时候,已请假的她先行下班了,走往向禹学校的路上,心神仍是有点恍惚。

    走进学校,看到数名家长模样的男女,她毫无疑问是最年轻的一个。

    学校已经放学了,没有家长面谈的同学先回家,经过慕慕身边时,每个都在擦肩而过之际不约而同转过头,闪着惊艳的目光。

    向禹的教室在叁楼,留下来的同学嘻嘻哈哈笑闹着。

    突然,有人喊:”你们看,那不知道谁的妈妈长得好漂亮。”

    同学闻声到窗边聚集起来。

    “那不是妈妈吧,哪有妈妈那么年轻的,可能是姊姊吧。”

    “可是家长面谈不是只有长辈能来?姊姊算长辈吗?”

    “如果爸妈都过世的话,就只有姊姊能来了吧?”

    一个与向禹交好的同学问了向禹,”你姑姑今天会来吗?”

    “不会。”

    向禹相信他早上的威胁,胆子小的慕慕应该会怕。

    然而当他走来窗前,看到踽踽独行的慕慕,眉头立刻打成了结。

    这女人竟然不把他的威胁当一回事?

    就算他搬走也无所谓吗?

    向禹气极了。

    这时,有个同学推开窗户,往下头喊,”姊姊,漂亮的小姊姊。”

    有人开了头,其它同学也跟进。

    “穿蓝色洋装的漂亮小姊姊,你好哇。”

    “背黑色包包的小姊姊,快看这里,呦呼。”

    这些人在喊谁?

    蓝色洋装、黑色包包,不就是慕慕的衣着吗?

    向禹不爽的瞪大喊的同学,一个个的表情像是进入了发情期的动物,招手的姿势像在跳求偶舞。

    所以他才不要慕慕过来。

    他读的可是男校,十七八岁的年纪,随时都会勃起!

    听到吵闹声,慕慕好奇的抬起头,一眼看到向禹,立刻笑着挥舞双手。

    “哇——小姊姊笑起来好漂亮。”

    “小姊姊好,我是义勤,你有没有男朋友啊?”

    “小姊姊,我报名第一个好不好?”

    慕慕根本听不清楚他们乱七八糟的在喊甚么,只好一径儿笑,笑靥灿烂如花。

    “小姊姊对我笑了,应该是看上我了吧?”

    “是我啦,是对我笑啦!”

    向禹的脸黑了,一脚踢翻了桌子。

    突如其来的不明怒气让在场同学不约而同一惊。

    “你妈的,那是我的……”他咬牙。”姑姑!谁敢再说些五四叁,我就揍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