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字 - 世界二(7)芷萱(H) 快穿之趁虚而入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林玖简直要给左佑跪下了,她从来不知道一场欢爱能这么考验她的耐心,她索性用力把左佑推向了旁边,翻身坐到了他身上。

    因为情毒的作用,小穴里流出的水液已经沾湿了林玖的腿跟,她伸出两根手指,粗鲁的插进自己的小穴潦草的扩张了一下,就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握左佑的阴茎。

    林玖手里的巨根上的青筋正跟着左佑的脉搏一起跳动,一手圈不住的柱身配上深红色的颜色,就像凶猛的妖兽一样的令人生畏。

    但被情欲支配的林玖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她扭着胯就把阴茎往自己的小穴里送去,丰沛的水液让龟头进去的颇为顺利,但刚刚进去了一个头,尺寸的不匹配就迫使林玖停下动作。

    “何奈,你……”左佑的额角也因为忍耐而渗出汗珠,只是他刚开口,林玖就忽然猛地用力往下一坐,强行把大半的肉棒吞了进去。

    一缕血色顺着两人交合的地方慢慢渗出来,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喘息声,紧致的穴道紧紧包裹着阴茎,让左佑连后退的机会都没有。

    等一开始的痛意过去,林玖开始扶着左佑的腰小幅度的上下挪动着,眯着眼睛微张着嘴发出若有似无的呻吟声,左佑的手放在林玖的身旁,握紧又松开了两次才小心翼翼的放到林玖的腰上。

    被冷落的小半截肉棒已经被小穴里带出的水泽包裹的亮晶晶的了,左佑忍着尽根送入小穴的冲动,只配合着林玖的动作适时的挺动着。

    就这样不紧不慢的动作了一盏茶的时间,一股蜜液浇到了左佑的龟头上,湿热的穴肉不规律的挛动着,紧紧的咬着左佑的肉棒。

    林玖闭着感过去之后,呼出了一口气,撑着左佑的腰就想把肉棒拔出来,却被左佑的手禁锢在了原处。

    “你好了吗?”左佑表情严肃的问道,林玖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下一秒,就被左佑一个翻身压到了身下,“那该轮到我了。”

    粗长的阴茎猛地插进林玖的小穴里,几乎就要顶上甬道深处的宫口,林玖因为这突然饱胀感发出了一声低吟,“啊…你……”

    左佑一下一下用力的撞进林玖的小穴,脸上却露出了委屈的神情,“你可不能过河拆桥啊。”林玖想说些什么,但思绪还没成形就被左佑撞得稀碎。

    交合处的蜜液被快速的撞击捣成了白沫,发出了粘腻的水声,在这危机四伏的森林中心地带,四周却安静的只剩下了这暧昧的声音。

    那日最后是怎么结束的林玖已经不想回忆了,林玖只知道她有朝一日竟然作出了在野外求欢的举动,这简直不是一个丢人能概括的。

    “何奈,这家茶楼的灵膳据说一绝,我们一定得点一些尝尝。”左佑拿着菜单翻来覆去的研究着。

    林玖看着楼下走到大堂中间,摆开了架势的说书先生,“你决定。”,她随口说道。

    左佑显然已经习惯了林玖的敷衍,他招手唤来了店小二,点了几个招牌菜之后,才顺着林玖的目光看向那位说书先生。

    “诸君可瞧见了这次的英才榜?”说书先生开头第一句便这么问道。

    英才榜是一群好事者每十年排一次的榜单,列出了十位在一百岁之内的少年才俊。

    底下有人大声附和了几声,说书先生打开了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他接着说到:“一到八位都是常客了,自然没甚好说的,只这新上榜的第九位可大有说头。”

    “青云门芷萱真人,师从修仙界第一人瑾瑜真君,”他说到云翮的时候,还对着青云门的方向拱了拱手,“变异冰灵根,七岁就拜入瑾瑜真君门下,至今已有四十年。”

    说书人说到这,底下一片哗声,有人大声的喊道:“这大家都知道,还用你说!”,说书人也不恼,他笑眯眯的摆了摆扇子,“诸君可知芷萱这道号的来历?”

    “握瑾怀瑜,心若芷萱。这可是瑾瑜真君在芷萱真人的结丹大典上亲口说的,足见瑾瑜真君对芷萱真人可颇为上心。”

    说书人忽然把扇子一合,发出“啪”的一声,“不过诸君,瑾瑜真君对芷萱真人的关心可不只是一个道号那么简单,据说芷萱真人筑基后没有趁手的灵器,瑾瑜真君便只身前往极寒之地取了寒冰髓,辅以种种无价之物,为芷萱真人铸了剑,取名若水剑,其意取自‘上善若水’。”

    寒冰髓是为了交换那株五百年份的清心莲,而且为她铸剑和起名的都是门内擅长炼器的六长老,林玖无语的在内心反驳道。

    “再说芷萱真人结丹之后身受重伤,瑾瑜真君竟不惜以千年难遇的玉髓向药王谷求药。”

    莫说这伤本就是因为清心莲受的,单一株叁千年份的清心莲就抵得上那两滴玉髓了,林玖这么想着,都不由得开始心疼自己了。

    “诸君,老朽在此斗胆一言,芷萱真人与瑾瑜真君总有一日能修成正果啊。”

    “胡扯!”林玖低声愤愤的说到,她在这儿辛辛苦苦的修了四十年的仙,可不是为了再拿一个A-的。

    “人家说的是青云门的事,你为何如此生气。”左佑状似不解的问道。

    “芷萱真人与瑾瑜真君之间清清白白的师徒情谊,竟被诋毁成了这样,生气难道不应该吗?”,林玖不悦的说到。

    左佑咬着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呀?”

    当然是因为我就是当事人啊,林玖冷哼了一声,“芷萱真人敬瑾瑜真君如敬父亲,莫说男女之情,芷萱真人对瑾瑜真君除了敬重便再无其他,却被这群人编排至此。”

    左佑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却很快就恢复了笑嘻嘻的模样,“行啦,莫生气,为了一说书人可不至于。”

    林玖呼了一口气,也平复了情绪,“你说的也是。”

    全*网*首*发:ròuròuẉṵ.Oṇḛ [Ẅσσ₁₈.νɨρ]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