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字 - 世界五(2)孤独 快穿之趁虚而入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一瓶带着凉意的水蜜桃味苏打水被放在了林玖面前的茶几上,林玖抬头看向眉眼间难掩憔悴之色的沉辛白,“谢谢你的夸奖,辛月也一直跟我提起你,现在看来,沉先生也比辛月描述要更好呢。”

    沉辛白笑了笑,坐在了林玖对面的沙发上,“你既然是小月的同学,就别叫我沉先生了,听着还挺奇怪的。”

    “那我叫你辛白哥可以吗?这样我可就白捡一个哥哥了。”,林玖说完,拿起桌上的苏打水,打开喝了一小口。

    “当然可以,那我就跟小月一样,叫你小九吧?”,沉辛白的坐姿稍稍放松了一些。

    林玖笑了笑,看向茶几上那本黑色封面的书,“辛白哥喜欢马尔克斯吗?”

    “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我对马尔克斯的所有认识都来自高中的语文老师,”,沉辛白耸了耸肩,意外的坦诚。

    很多人即使面对丝毫不了解的领域,也不喜欢在不熟悉的人,尤其是在异性面前承认自己的无知。

    林玖掩嘴笑了起来,“看来大家都有一个同款语文老师呢,我还记得我高中写作文经常会引用的一句就是‘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

    “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乱且坚韧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沉辛白笑着接了下半句,顿了一下,又问道:“你觉得爱情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吗?”

    沉辛白显然不像他说的那样对马尔克斯不了解,他看着林玖,神情自然的流露出一丝好奇,就像是在文学交流会上探讨心得体会一样。

    但深知这副皮囊里还住着一个恶魔的林玖却不敢随意回答,她抿了抿唇,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才回答道:“马尔克斯还有另一本书《霍乱时期的爱情》,我记得里面有一句话,‘他还太年轻,尚不知道回忆总是会抹去坏的,夸大好的,也正是由于这种玄妙,我们才得以承担过去的重负’。”

    沉辛白没等到林玖下一句话,他看了一眼林玖不自觉握紧的手,笑了一声,用调侃的语气说到:“这话说的很狡猾啊。”

    林玖露出讨饶的表情,“再说下去就不符合唯物主义的立场了。”

    “小月。”,房门在林玖进去了五十四分钟之后被打开,拿着手机的沉辛月一个激灵,看向沉辛白的身后。

    本来沉辛月和林玖的约定是半个小时,但是房间里一直都没传出什么动静,她也没接到作为求救暗号的电话,只能紧靠在门边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每隔两分钟就看一下手机上的时间。

    沉辛白往旁边让出了一些位置,沉辛月这时才看到了完好无损的林玖,她对沉辛月露出了一个明快的笑容,“辛月,你等很久了吧。”。

    “没事。”,沉辛月暗暗松了一口气,“你们聊完了?”

    沉辛白装作看不见自家妹妹对自己的戒备,“我不太方便出门,还得麻烦你送小九回去了,你今天是自己开车来的吧?”

    小九?沉辛月看了一眼走到自己身边的林玖,对沉辛白点了点头,“我送小九回去就行。”

    “路上注意安全。”,沉辛白照例叮嘱了一句,才对林玖说到:“小九,下次见。”

    “辛白哥,再见。”,林玖微笑着对沉辛白挥了挥手。

    公寓是一层两户在中间隔开的,每户门口都有单独的电梯,最大限度的保证了住户的隐私性。

    电梯很快就从负一楼上到了叁楼,林玖在进电梯之前,无意识的往沉辛白家门的方向看了一眼,却看到沉辛白还站着门口,见林玖看向他,笑着对林玖挥了挥手。

    林玖仓促的挥了挥手,就进了电梯,金色的电梯门缓缓合上,林玖终于忍不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小九,你知道你在里面迟迟不出来我有多着急吗?”,沉辛月挽住了林玖的胳膊,“就你这样的小胳膊小腿,我哥疯起来能打十个。”

    林玖握住了沉辛月的手,才发现沉辛月的手是冰凉的,甚至还在微微颤抖,“辛月,我这不是没事吗?而且你不是特地给我准备了电击器吗?”

    “你不懂。”,沉辛月用力回握住了林玖的手,“如果你真的出了什么事,那我就是害了你的凶手。”

    “你说的太严重了。”,林玖拍了拍沉辛月的后背,这时候电梯正好到了负一层,“我们先去车上吧。”

    拉上车门之后,车顶上感应灯因为沉辛月没有发车,一会儿之后就熄灭了,巨大的地下车库里,只有灰色的地面反射着顶上的亮白色节能灯光。

    “小九,我觉得我哥好像还挺喜欢你的。”,沉辛月没有急着发车,反而犹犹豫豫的说到。

    “可能因为我看起来比较好相处吧。”,林玖这么说着,但真实的想法却是,如果等级max的玛丽苏光环都不起作用,那这个小世界里恐怕就没有人能治沉辛白了,当然,女主除外。

    沉辛月叹了口气,“其实这半年里我哥他基本把有点名气的心理医生都见了个遍,但是情况没有任何的改善,反而越来越严重了。”

    “否则你也不会病急乱投医到找我一个刚刚博士毕业的人了。”,林玖轻轻拍了拍沉辛月的肩,“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既然答应你了,肯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你哥哥的。”

    “谢谢你,小九,真的。”,沉辛月一把抱住了林玖,“我哥他那么好一个人,现在却变成了这样……”,她说着,声音带上了哭腔。

    林玖抱着沉辛月,安静的听她哭诉了近十分钟,直到沉辛月不好意思的松开了她,才抽了张纸巾递给沉辛月。

    ————————

    敲黑板!因为我不是心理学专业的,对心理学知识的了解基本来自于百度,所以有关心理学方面的内容里肯定会有不合理或者不正确的地方,请大家务必不要过于考究,感激不尽q(≧▽≦q)

    先一更,剩余的晚点会补上: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