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尽欢 - 象牙棒打鲍鱼(h) 伏苏(强取巧夺   1v2   高h )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尚未完全湿透的小穴却是贪婪到了极点,咬住的那个物件比它不知道硬了多少倍,却还是占着不放。

    秦鹤臣挺着臀,又往里面钉了两下,它缩动的厉害,操进去的地方也就越来越湿,很快,那滩水渍就多了起来。

    “嘶......小乖,你要我出去,问问你下面的小逼答不答应?它咬的可紧,硬是不放我走呢”

    “我好酸.....你不要这样,快点出去好不好”

    是的,不是疼,而是酸,难以抑制的酸,就跟长跑结束之后,第二天两条腿不自然的那样,比起疼来,更让人难挨。

    胸前那两团结可爱的白鸽,随着主人不怎么自然的喘息无可救药地晃动着,还没成什么气候的的乳波就在秦鹤臣面前绽放开来。

    她觉得狼狈地很,落在男人眼里又是另一番光景。她眼角又是惯常地见了红,一句又一句地唤他:

    “你出去,好不好....”

    “我真的好疼....受不了的”

    秦鹤臣觉得苏瓷不但是个小没良心的,还是个记性不好的,从来都不记得,自己每一次把她折腾成惨兮兮的,都是她这幅样子的时候。

    粗粝的指腹挂过她后面俏生生的臀部肌肤,突然一个发狠,一巴掌就打了上去

    这一打,苏瓷原本还勉强挂的住的眼泪,直接飙了出来,恍恍惚惚的,又听见秦鹤臣很是温柔的声音:

    “你乖一点,才不会疼”

    面容冷峻,表情也是很平淡,掩在眉眼之下,似一团青烟。

    苏瓷想,怎么可以有人这么分裂,一边很温柔地跟你言语,一边又是这么冷酷骇人。

    而秦鹤臣没有给她更多的时间来思考,他咬着的那枚软弱,娇嫩的樱花已经绽开了,终于在她身上开始出现第叁种颜色。

    乳尖冲胀的骇人,这还不算,他的唇舌如同触手一样,灵活无比,由表及里,连颗粒纵布的乳缝都没有放过。

    两条腿已经被他大力分开,这个姿势淫荡放浪,但是很有效果,你看,溢出来的汁水不就汇聚到了一处吗?

    涌向可怜兮兮还紧闭着的花唇,还留在外面的部分沾了个遍,水光锃亮的。

    呈紫色的蘑菇头就这这些前戏继续往细道里面钻,箍地紧,自然是爽的透彻,淫媚的穴肉开始使出百般招数,冲着他的那个头就是扣挖旋转。

    深吸一口气,后腰崩的跟脊椎成一条直线,富有力量和冲击崩持的美感。

    “真是个骚娃娃,几天不操,就想成这个样子。”

    “呃......我不是.......不是”苏瓷的小脑袋摇的快极了,不知道是在否认还是妄图把自己刚才听见的东西甩出脑袋。

    仓皇失措的否认被一下重过一下的操弄撞了个支离破碎,眼泪也是无序地激荡着,灌到浓厚顺滑的发丝中间。

    中间的那条细缝经过秦鹤臣的不断冲撞,原来的细缝已经扩成了一个圆洞,整个穴口被操弄的泛白,里面的一点嫩肉,就着鸡巴进出的动作被带了出来,阴蒂已经充血,每一次凿进来都带着她难以驾驭的电流,全身软软轻轻地抽动着,比秦鹤臣想的还要可怜的多。

    凿实的肌肉上已经渗出了滴状的汗液,两个奶子荡摆着,早已经分不清,谁是谁。

    舌头时不时地伸出来,调戏几下,水滑又柔嫩,牙印点缀其中,带着还未散去的炙热气息,他看的有些饿,自然而然的吞咽乐几口生理性泌出来的口水。

    “小乖,你知道这像什么吗?”

    苏瓷哽咽着,脑子已然是浸在云里雾里,那里知道他说的“这”是什么

    那颗红痣本来应该是风情万种的,但是看她,现在多乖多软,像一只小兔子一样,柔柔弱弱,没有半分杀伤力。

    “呜.......嗯”

    介于少女和女人之间的姿态,让他重新有了十几岁时的少年热血,年轻力壮,更别说,他还是喝了酒的。

    紫红的肉棒蛟龙入海一样的在粉嫩无毛的穴中进进出出,硬躁的黑毛摩擦着其上白嫩的阴户,洞口的骚水恍如失禁

    “你看,小乖,像不像,象牙棒打鲍鱼?嗯?”

    呼吸因为食料的加入陡然变得粗重了起来,小鼻子一吸一吸的,倒是凑巧和他的狂插狠鞭对上了号。

    “是不是很爽,你看,都喷水出来了,把你操翻好不好?”

    “不要.....不要....呜......太胀了”

    她原本今天一天都在画室里面,餐餐应付的很,胃里空缺,但是摩擦过度,塞的满满的肉穴让她的胃也有了填充感,肚子更是被拉的酸肿难堪。

    脸蛋被他来来回回地搓弄,竟然衍生出不可思议的快感。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