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尽欢 - 我要去找他 伏苏(强取巧夺   1v2   高h )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她知道苏铭州和纪容宇是怎么死的了,知道是谁下的狠手。是你和你爹,是你们俩活生生地毁了她的家。”

    “苏瓷人生四分之叁的悲惨都是因为你们,你可烧香拜佛,盼着她一辈子都记不起来,到时候你可以看看,是你重要还是她父亲和母亲重要?不光是你”

    视线缓缓刺向林宥:

    “你也是帮凶,你们所有人,除了她自己,都知道。但是所有人都在骗她,把她蒙在鼓里,还有,苏校甫,他知不知道,自己觉得可靠的托付人选,其实就是他多年来夙兴夜寐也求不到的凶手,可不可笑,他明明每天都可以看见你的。不如你跟我说说,你当初是怎么把她骗到床上去的?”

    “我是居心叵测,丧尽天良,那你呢?秦鹤臣,你,能比我好到哪里去?”他解开胸前的几粒扣子,露出赤裸的胸膛。

    那上面附着一道深色蜿蜒的凹痕。仔细看去,上面还有几粒细小的整齐牙印,攀爬似蜈蚣,因为室内光线惨淡所以显得更加骇人,像是施虐后的专属烙印:

    “我还给她了,你呢?怕是把命赔上都不够,要打几枪?刺几刀?才能补偿过来?”

    “说到罪有应得,你比我更该落个终身孤寂的下场。我可不是姓纪的,你那招对我没用,我可不会跟那个蠢货一样,到死都把秘密埋着,我不,舍了我这条命  ,我都得抖露出来,她不应该这么活着,被你们包装成瞎子一样,和自己的仇人日夜共眠。”

    他终于展出自己压底的恶意,与秦鹤臣兵戎相见。

    就连眼底都是抖出的畅快来。

    然而这种畅快又并非是全然纯粹的,是带着玉石俱焚的孤勇。

    焚什么?

    没人清楚。

    名为恶的泥潭当中,没有一个人全身而退。

    秦鹤臣的手抬起又放下,握在手里的枪,扳机扣紧又挣开,头上的虚虚汗迹顺着脸庞划出粲然的光环:

    “要打死我吗?”

    陆肆敞开怀,往前又走了几步,拿着枪全身上下最娇嫩致命的部位对着他:

    “来吧,想好后果了就动手!”

    *

    “苏苏,我要走了,以后不能再保护你了。”

    她跑着去追那道转身的身影,两旁的树林里起了很大的雾,飘到她眼前,叫她看不清楚  。脚步渐渐缓下,可是她不敢停,只好强跟着。

    腿脚很酸,笨重的身子成了最大的拖累。

    可是陆肆没有等她,更没有回过头来看她一眼。反而越走越快,两人越来越远,隔了一道鸿沟过去同他告别的话语一样,有着言简意赅的深邃在里面。

    她又气又急,朝他喊道:

    “陆肆,你等等我。”

    “陆肆,你不能不要我的,你现在停下我就不埋怨你了。”

    “砰!”

    真正的热闹打破这虚假的冷清,苏瓷听见一声枪响。

    靴子的尖陷进血渍里。那雾听见声响也散了,她瞧见一大片血将自己包围,有一个人匍匐在她脚下,侧身躺着,像是死了。

    ——是陆肆。

    “啊.......”

    ........

    “叁嫂,做噩梦了吗?”

    她不去看来人,抓紧时间下床。

    “叁嫂,你要去那儿?”

    那张鲜活生动的面庞拦住她:

    “是找我叁哥吗?他现在在忙,一会才能回来。”

    “陆肆呢?他人在那?我要去找他,他一定是出事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