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欢 - 边缘性第一次 治愈你,治愈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付子时决定了一件事。

    他是把华落欢抱上叁楼的,放下她以后,他又很善解人意地说:“阿欢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真巧,我也有话对阿欢说。但是先洗澡好不好?洗了澡干干净净,会更舒服。”

    华落欢洗好澡出来,在阳台看到已洗漱好裹着浴巾的付子时,他手里拿着的她的手机,此时正一遍遍响着来电提示音。

    “阿欢,你的电话。”他的笑容温良得让人心慌。

    华落欢慌张接过,正犹豫着要不要接通。

    付子时提醒她:“阿欢,不接电话,对方估计会很担心。”

    华落欢奔离阳台鬼使神差进了卧室。

    冯铭满心期待又开怀的声音:“阿欢,我现在赶往机场了,迫不及待想见到你。”

    华落欢压低声音,小脸微烫,“一路平安,等你回来。”

    再说了两句软绵绵的话,才挂断电话。

    直觉身后有两道目光锁住她,不及回头,付子时已从后面拥住她。

    他再不掩饰自己的情欲,头埋在她秀发上轻嗅一下,然后俯在她耳边低喃:“阿欢,我想要你。”

    像听到晴天霹雳,华落欢忍不住脊背一阵冷战,惊恐莫名,挣开他不可置信地说:“付总,吃饭的时候你说的,你是gay!求你不要再折腾自己,也放过我,接受自己的取向,那一点都不可耻的!”

    付子时欺近去抓住要逃的她,有一丝憋屈和愤懑:“阿欢,那是刚刚我正想跟你说的,如果硬要把我过去二十几年不近女色这件事当成gay的证据的话,那我是。但我已经被你治愈了,阿欢,两年前第一次看到你,我就被你治愈了,我喜欢你,你这个女人,所以现在我不是gay了,我想要你。”

    他的吻落下来,报复性地噬咬她的唇,又轻易撬开她的唇齿探进她的口腔,热烈纠缠她的小舌头。

    华落欢惊恐地反应过来自己是被骗了,她最初的直觉一点错也没有,对方从最开始就心怀不轨!她还天真地抱着侥幸天天祈祷对方真是gay,却没想到不过都是对方有意的糊弄!

    她的期待和幻想瞬间如山倒,刚刚她还和冯铭通过电话应承等他回来,太恐怖,太难以接受!

    她使尽全身力气挣脱他,被欺骗的愤怒化成眼泪和怒吼爆发:“你骗我,你从最开始就骗我你是gay,让我相信你,你就趁机占我便宜看我笑话!”此时她那天在他面前主动脱衣的一幕幕闪现脑中,不能更屈辱和难堪。

    “阿欢,是你不够专心又心存侥幸,我从第一天就对你有感觉,你却自欺欺人。”

    他又欺上来抓住她吻,手上不安分,探进她的浴袍里揉捏她的蓓蕾。

    华落欢躲避他的吻,捏拳狂捶他,尖厉哭喊:“不要,不要,不准摸!”

    付子时放开她,但钳制住她的双臂不让她逃,他眼中幽深,绷紧下颚,看抽泣不止的她一会,狠心提醒她:“阿欢,别忘了你签过协议,你是我的人,从第一天我们躺一张床上抱在一起睡觉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

    华落欢只知道怒骂:“是你逼我,你这个变态,你去死!”

    付子时捏她的下巴逼她看着自己,嗓音沉沉地问她:“阿欢,我不会逼迫你,我要你心甘情愿,所以,现在,你是要毁约?”

    华落欢急喘吁吁缓了很久,终于听清他的潜台词,他在威胁她!

    她又怒又恨,眼泪大串大串的掉,比第一天还冲:“变态,死变态,第一天的时候在那假惺惺,不就是要睡我!好,我让你睡,让你摸!”

    她在他面前恨恨褪掉浴袍,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上,然后揽住他的颈项,踮起脚贴在他身上狠狠咬他的唇。

    肌肤相亲,她胸间的两团软肉厮磨他所有的渴望,某处涨痛异常。

    付子时万分难耐,却还是抓了她的双臂稍微推开她,眼中那盛极的火焰怎么吞咽口水都熄灭不了,他哑着嗓子提醒她:“阿欢,你再这么撩我,我就忍不住了。”

    华落欢此时安分下来,她明明在贴向他咬他的时候被他身上某处硬物强势顶在小腹,即使隔一道浴巾,那坚巨热烫感觉也令她丧失所有勇气,令她害怕发抖。

    她抽噎哀求:“付总你放过我,求你放过我……”

    付子时捡起地上浴袍给她披上,然后捧着她的小脸吻掉她所有的泪。

    “阿欢,我知道你害怕,你还不适应,所以我们慢慢来,好不好?”

    死变态,说得那么好听,但是还是要睡她!

    他拥她入怀,紧紧抱住。

    “阿欢,你知道吗,我们很有缘。我第一次见你,不是那次在你家院子前,是那之前的1月2号,你生日那天,我在车里见到你,你和你的同学一起走着,笑得很开心,我被你的笑容吸引,惊鸿一瞥,那时,我就喜欢你。”

    华落欢记得她14岁生日那天确实请了同学出去庆生,死变态,她如果知道会被这个变态看到,打死也不出去!

    “但当时我还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喜欢你,直到在你家院子前再看到你时,我像看到一束光,阿欢,那一次,我十分确定,我喜欢你。可你叫我叔叔,我实在伤心了一阵。”

    死变态,老男人,果然从最开始就心怀不轨!

    “后来你初次吻我,我第一次尝试那奇妙感觉,你的唇太清甜,像雨后的大地回春。阿欢,那时我下定决心,我要得到你。”

    华落欢哭出来,有深重的悔恨,那天是她太冲动,是她太紧张,是命运弄她!

    “阿欢,我们实在有缘,想是命运让我遇见你,是命运把你送到我身边,你治愈了我,你是我的女人,阿欢。”

    他从怀里拉她出来,温柔又用力地吻她,吻得她透不上气尤嫌不够,纠缠她的小舌头,要安抚了她的抵触和抗拒,得到她的回应以后,才肯放过她。

    “阿欢,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你要慢慢习惯我,我会对你很好,阿欢。”

    他的吻又落下。

    华落欢捏拳捶他,“你让我歇歇,我被你吻得透不上气!”

    付子时突然拦腰抱起她,坏笑,“好,那阿欢歇歇,我们先去学习一点知识。”

    学习知识?华落欢只觉得他眼里有猥琐的光,心下忍不住地慌。

    付子时抱着她进了书房,在书桌前坐下,放她在自己腿上牢牢掌控,然后打开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用一副年轻有为成功人士的风范,点了键盘两下,接着,以笔记本电脑的扬声器为声源,一阵阵男女性爱的吟叫声充斥书房,和华落欢的耳膜。

    华落欢只觉得眼睛和耳朵都脏了,惊叫:“你干什么!”

    付子时脸有腆色但一本正经:“阿欢,我想给你一个美好的第一次,我没经验,所以只能看视频学一学。别害羞,我们一起看,一起学。”

    “变态,恶心,我不要看,我不要学!”

    华落欢想滑下他大腿逃,被他的手掌卡住细腰按住,他的目光此时落在她因挣扎而从浴袍里稍微走光的胸脯上,喉结滚动,下一秒就掌握住。

    她狠拍他的手:“不要摸,不准摸!”

    付子时果然放手,只是转而撩开她更多浴袍,俯下脸一下含住她一边小小一粒粉红乳头,细细砸弄,又含住更多轻啮。

    华落欢再次惊恐尖叫,想用尽全力推开他却因被他含住而投鼠忌器,只能抱着他的头狂扇。

    付子时很快制住她的手,然后一边啃完,又去吮吻另一边。

    华落欢很快放弃抵抗,绝望地断断续续呜咽。

    付子时的吻抚弄她的蓓蕾一番,然后从她胸间往上,流连过锁骨、颈项,耳垂,下巴,最后堵上她抽噎的嘴,用力深吻,吻得她没有力气再哭。

    他微微粗喘,满目情焰,又用力再嘬一下她的嘴唇才说:“阿欢,你并不无辜,我本来想循序渐进,但第一天晚上开始,你就在玩火,你说你怎么那么大胆怎么敢,阿欢,你那日突然那么握住我,你知道么,我几乎把持不住,”

    他这时抓了她的手去触他浴巾下的滚烫,华落欢惊恐地缩手。

    “你还把我当成gay,当着我的面脱衣,还虎虎地走来我面前问我有没有感觉,阿欢,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屈辱,你这个小坏蛋,色诱完我,晚上呼呼大睡,可知我克制得多辛苦,要用冷水冲。”

    华落欢怒骂,但因为呜咽毫无杀伤力:“是你骗我,是你变态。”

    “以前江叔和大同他们也给我找过女人,我只觉得恶心,是你治愈了我,阿欢,你引起了我的兴趣,两年前那日下午你突然强吻我,委屈喊着要我还你的初吻,然后跑掉,你知道我那时多难堪无措吗?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有反应。所以阿欢,你要负责的,你注定是我的女人。”

    华落欢绝望哭泣,“你这个老处男,老变态。”

    付子时无耻地笑:“我清心寡欲这么多年,对情爱不抱任何期待,可能就是为了遇到你,阿欢,我们太有缘,你应该珍惜。”

    然后他再一次用嘴堵住她的嘴,舌头激烈地纠缠她的小舌头,深深地吻她。

    华落欢双臂无力地垂在他肩膀,被他的热切逼得不得不回应他。

    一吻终了,付子时才满意地说:“阿欢,他们说性爱很快乐的,所以我们好好学一下知识好不好?有备无患,才能好好享受,你说是不是?”

    华落欢小脸通红,“变态,变态。”

    书房里除了两人紧促粗浅呼吸,一阵阵男女的嗯嗯啊啊充斥耳膜,空气潮热。

    付子时的手自然而然揉捏上她的蓓蕾,过了一会,“阿欢,这个姿势你喜不喜欢?”

    “变态,恶心!”

    又过一会,“这个姿势呢,喜不喜欢?”

    “你有病,大变态,恶心!”

    “阿欢,我在为你往后的快乐努力,你应该感恩。”

    “你不举就是我最大快乐!”

    付子时抓她的手去触他腰间浴巾,华落欢急忙抽手狠拍他的手,他却邪笑:“我以前是不举,但阿欢一碰就硬,阿欢是我的报应。”

    “那你别碰我!”

    “忍不住,看到阿欢就想碰阿欢,你说怎么办呢?”他揉搓她胸间软肉的力度加大一点。

    华落欢气得又捶他。

    又过一会,付子时喉结滚滚,“阿欢,我还没看过你的小嘴,等会让我好好看看。”

    他的手抚着她的腰往她身子下面探,探进她的内裤触到她一缕柔顺毛发,被华落欢及时一把拍掉。

    “你做梦,你去死!”

    “阿欢,她的胸比你的大。”

    “那你去找大胸的,谢淼就很喜欢你,你去找谢淼!”

    “我对别人没感觉,我只喜欢阿欢。”他的手这一次在被华落欢打掉前触到她更多毛发。

    “不准摸,变态,去死!”

    “阿欢,这个姿势你做不做得到?”

    华落欢脸红耳赤直到整条白皙修长脖颈,她怒骂:“神经病,恶心,我不要看了!”又想滑下他的大腿逃跑。

    但又被他重新按在他腿上,“阿欢,学一下嘛,以后不要只我取悦你,你也要服侍我,这样才公平。”

    “我不学,我不会,我不喜欢,你去找别人!”

    刚骂完被他抓了她的小手突然握住了他滚烫命根,虽然隔着一层浴巾,他也长长的吸气,她则意识离体大大眼睛不可置信瞪圆,如第一次握住他时那样,瞬间呆掉。

    “阿欢,看,是不是我的比他的还大,现在我学好了这些知识,你以后一定会很快乐。”

    华落欢终于缓过神,惊恐抽手,接着怒骂:“变态,自大狂,你去死,去死!”

    嗯啊视频播完。

    付子时合上笔记本电脑,抱着她回了卧室。知识学完,马上进行实战训练。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