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欢 - 边缘性第一次2 治愈你,治愈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他把华落欢放在床上,华落欢得到自由马上翻身下床跑到墙边,心里只想着要和付子时直线距离最远。

    付子时并不阻止她跑离几步之外,抿紧唇叫她一声:“阿欢。”

    华落欢拒绝:“你不要过来!”

    突然他的手往腰间一抹,扯下浴巾,扬手扔掉。

    华落欢因为一直警惕地观察着他的动作,这时他下身的某处巨大昂首晃脑撞入她的眼帘,她惊恐地征了征,接着尖叫出声,急忙捂眼,只觉得眼睛更脏了。

    “阿欢,乖,看看我。”

    “好恶心,你走开!”

    “阿欢。”他朝她走过来了。

    华落欢不敢睁眼,又不知往哪里挪,只能捂紧眼死死顿在原地。

    他重新抱起她放在床上,然后制住她踢腾的四肢剥去她的浴袍和内裤,两人终于赤身裸体相对。

    华落欢终于睁开眼睛看他,无助地啜泣。

    他哄骗:“阿欢,你看过我了,现在让我看看你的小嘴,好不好?”

    她紧合双腿,猛烈摇头,“不要!”

    “阿欢,乖,别害羞。”他跪在她身前,双掌从她的小腹往下游移,抚过她柔顺毛发,然后分开她的双腿。

    听到他深深的吸气声,然后是满足的语气:“阿欢,你的小嘴粉粉嫩嫩,好可爱。”

    华落欢早已闭紧眼难堪地别过头,咬紧下唇,接着怒骂:“死变态,死变态!”

    接着听到她再一次如触电般惊恐的尖叫声,他用手抚上了她的那两片嫩肉。

    华落欢弓起身双手化拳狂捶他:“不要碰,不准碰!”

    他钳制她两条玉腿在肩头,满目情焰,继续诱哄:“阿欢,我很温柔,我就轻轻碰一下。”

    华落欢只能躺倒在床上啜泣。

    又听他有点疑惑地说:“但是这么小这么紧,我怎么进去?”

    华落欢恐惧中像听到救命的声音,又弓起身撑着身子无比委屈地哀泣道:“我都还没满17岁,我还没成年,没长好的,你不要进去,会很疼,会弄伤我。”

    她哭得让人心软,情知是她的缓兵之计,付子时也不忍拒绝,再看看她的小嘴,又看看自己的巨大,商量道:“我们先试一试,如果你觉得疼,我就不进去,好不好?”

    她终于点点头。

    付子时抱起她在床沿坐下,将她放在腿上,她两条腿垂在他大腿两侧,盈润臀肉压着他的大腿,他的命根自然顶住她,两人第一次私密的微微接触,他的坚巨就似有自我意识般欲朝她的私处迸进。

    华落欢再次惊惧尖叫,将双手推在他肩头往后猛缩。却更蹭得他火起。

    他双掌按住她的腰身,压抑提醒:“阿欢,不要蹭了,再蹭我就忍不住了。”

    华落欢顿时不动如山,咬紧嘴唇泪眼婆娑委屈看着他。

    付子时就掐住她细腰往膝盖那边移一移,让自己的滚烫有多一点的冷静空间。

    两人互望对方,温情又暧昧时刻,付子时眼神坦率毫不掩饰,华落欢小脸透红,咬紧唇撇开眼去。

    “阿欢。”他叫她。

    华落欢依然咬紧唇不肯看他。

    “阿欢,你好美。”

    她不说话,眼泪默默流。

    “阿欢,你看着我。”

    她只能看他。

    “我帅不帅?”

    华落欢终于开口:“又丑又恶心!”

    他皱眉:“他们都说我很帅,身材也很好,女人都会喜欢我这样的。”

    “他们讨好你,其实你又丑又肥,恶心死了!”

    他顿了顿:“真的很丑?”

    她咬着牙:“丑死了!”

    “那阿欢说说,怎么个丑法。”

    她又撇开眼去:“就是丑,歪瓜裂枣,贼眉鼠眼,塌鼻子,秃顶,黄牙,臭!”说的是某黑社会电影里的大坏蛋。

    他忍不住笑,掰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那怎么个肥法?”

    她把自己能想到的贬义词都用上:“肥得流油、反光,大肚子,500斤,猪一样!”

    付子时抚她的脸,眉、眼、鼻、唇、耳朵,肩膀、锁骨、坚挺的柔软,一直往下那细腰,小腹,和柔顺的毛发:“那我可真捡到宝了,阿欢好美,像天使,美得发光。”

    华落欢双手推着他的肩受不住地绷紧身子往后仰,被他托住腰身动不了。

    她又无助地哀泣道:“既然这样你放过我,我们不相配的,你比我老十几岁,为什么要来欺负我这个还没发育好的小姑娘?”

    付子时的心突然有点冷,即使到现在,她依然心存侥幸。

    他突然泄恨般掐住她的腰往自己移移,滚烫重新顶住她的私处,他自己又暗吸一口气,她则惊呼着反抗。

    “阿欢,别动。摸我,熟识我的身体,像我刚刚摸你一样。”

    她只能咬着牙盈泪将手抚上他的头发。

    他问:“秃顶吗?”

    一头浓密头发,她摇摇头。

    她摸他的眉眼。

    “贼眉鼠眼?”

    她不得不承认:“浓眉俊眼。”

    她摸他的鼻梁。

    “塌?”

    “俊挺。”

    再到他的唇,他咧开嘴朝她笑。她晃晃神。

    然后他问:“歪瓜裂枣?大黄牙?”

    “白。唇暖暖的,软硬适中。”

    他歪个题:“想不想亲亲?”

    她下意识点头,突然意识到什么,马上拨浪鼓摇。

    他忍不住笑:“继续。”

    她红着脸抚过他的脸、脖子、喉结、肩、锁骨,胸肌、腹肌。

    他问:“肥吗?”

    “不肥。”

    “怎么个不肥法。”

    她想起之前在车上他的自恋之话:“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那跟你相配么?”

    她咬着唇不说话。

    “阿欢?”

    她双眸透出坚决寒光:“你是很帅身材很好,可你强迫我,我死也不会喜欢你!”

    他眼神一冷,皱紧眉头看着她,过了好一会:“阿欢,我说过,我不会强迫你。”

    “你知道我有男朋友,我男朋友明天就回来了,你还要这样对我,你就是强迫我!”

    付子时眼神更冷,这样本来该是温馨美妙的时刻,她心里想的是另一个男人。“阿欢,你不仅很喜欢旧调重弹,还很健忘,你忘了你签下了协议,也忘了你为什么签协议。”

    华落欢就咬紧唇泪水簌簌,她确实还心存侥幸。

    付子时看到她这样心里窝火,命令道:“阿欢,继续摸我,熟识我的身体,等会我就要你。”

    华落欢抬眼惊恐看他:“你刚刚说不进去的!”

    付子时罕有地冷笑:“不是还没试完?说不定阿欢也想要我。”

    他示意她继续。

    华落欢的小手只能瑟瑟缩缩地再往下移,去握住那烫手的大东西。

    他暗吸一口气又看着她。

    华落欢小脸通红,给出评价:“很大,很硬,很烫。”

    他呼吸有些粗重:“那阿欢想不想要?想不想让它和你的小嘴亲密接触?”

    她扁嘴就哭:“不要。”

    他看她一会,重新抱起她放到床上,压住她,又看她一眼,然后从纠缠她的小舌头开始,细细密密地吻她,亲抚她全身,最后又将她的双腿挂上自己肩头,托住她盈润粉嫩的臀瓣,暗暗吸气,就要进行下一步。

    华落欢看到他凑下脸去,惊恐弓起身后缩,哭得可怜至极:“不要亲,不要亲那里!”

    付子时抬起迷离双瞳,“阿欢,我们刚刚看过视频,我学会了,你会很喜欢。”

    华落欢尤自最后挣扎:“不要,不要,你不是有洁癖,那里脏,我尿过!”

    付子时被她气笑,他明明在取悦她,她却如此不解风情,还使攻心计。

    “阿欢骗我,那明明是两个不同的口。况且阿欢很甜,阿欢早已经治愈了我的洁癖。”

    再不多说,亲了上去,他才发现自己也爱煞了她的那两片如豆腐花的嫩肉,一顿绵长的亲吻。

    华落欢身子早已发软,重新躺倒在床,她死死地咬紧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一点意乱情迷的声音,眼泪止不住地流。

    付子时学习能力太好,他以舌尖为矛,过不久辟开她的隐秘,那芽尖娇颤颤探出一点头,他亲上去,只听华落欢再忍耐不住娇颤的同时发出蚀骨的嗯吟,像刚刚视频里的声音,她绝望地掩面,而他终于尝到她流出的那股甜。

    他又满意又骄傲:“阿欢,你出水了,很甜。”

    身体的背叛太过屈辱和难堪,但她早已无力哭。

    他覆身回去重新压住她,用嘴堵住她微启的樱唇,把她的味道送到她自己嘴里,一顿深吻的同时,他滚烫的坚巨自然而然埋进她腿根,大涨着要向她的私处迸进。

    他迷乱地低喃:“阿欢,我会很温柔,不会弄疼你。”就要侵入她体内。

    华落欢保持着足够的意识清明,就在这最后一刻,她猛地推开他,抓着床单往后缩,大哭着求:“不要,不要进去,我还没有成年,我没长好,我会疼死的!”

    付子时这时已万分不耐,他下体空前地涨痛,抿紧唇看她一张染泪小脸好一会,终于还是压下了冲动,说道:“阿欢,我试一试,如果你疼的话就告诉我,我会马上停下。”

    华落欢拒绝地摇头,甩落一串泪。“不要。”

    他观察她的表情,那里看不到一丝情愿,甚至满满的厌恶和抵触,他的心一冷。

    他冷然地揭穿她:“阿欢,你还抱有侥幸?边缘性行为也是性,今晚不管我进不进去,你都已经是我的女人。”

    华落欢一怔,很快将计就计:“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一定要进去,你说要给我一个美好的第一次,可我都还没成年,没长好,你的那个又那么大,你会弄伤我,我会疼死!”

    付子时尽量从她话语里找出一点糖渣安慰自己,但还是要为自尊找个台阶下:“阿欢,你要让我死心,也至少让我试过。我保证,你喊疼的话我会立即停下,可以了吗?”

    华落欢终于抖索着点点头。

    付子时就抓着她的脚踝把她拉向自己,看她一眼,粗喘着抿紧唇刚要挺身,华落欢已经高声喊出:“疼!”

    他快吐血:“阿欢,我还没碰到。”

    华落欢无暇顾及被揭穿的尴尬,凝神屏气警惕他下一回的挺身。

    他看她一会,还是不耐地向她挺进,但那坚巨才刚一触到她,华落欢就条件反射般敏锐地往后缩去,口里同时尖叫:“疼,不要,真疼!”然后泪汩汩流,十分地可怜。

    付子时还要安慰她:“好了,不哭了,我不进去,等你成年再进去,好不好?”

    离她成年还有近一年半!华落欢立即止哭,像得到了一把保命武器,“你说真的?你保证!”

    付子时眼中幽深看她一会,然后斜靠在枕头之上,淡淡道来:“阿欢,我说过,我不会逼迫你。我喜欢你,所以有足够耐心。”

    华落欢眼中闪过一丝意外。

    付子时又撇她一眼,表情有一丝痛苦:“不过再这样下去,我估计要憋死暴毙、活不到阿欢成年。阿欢,能别傻坐着了么,我现在快涨死了,快过来帮我解决一下。”

    最好涨死你!

    华落欢小脸通红,只敢飞速瞥一眼他那凶器,咽口水摇头:“我不会。”

    “阿欢,你的托词越来越不走心了,你不能太无良,我们刚刚一起看视频学的,你会。”

    华落欢就只能咬牙蹭过去握住那根烧火棍,然后闭上眼凭着脑里生理知识上下给他摩擦。

    付子时长长久久地吸气,空气有诡异感觉,对华落欢来说,一秒犹如经年。

    “为什么还不软?”

    付子时看看她,试探道:“不如你舔舔它?”

    华落欢用全身心表达抵触:“不要,恶心!”

    付子时眼中一番晦暗不明,接着是语气里透着一丝委屈和全部的不容反驳:“阿欢,你太不厚道,讲道理,我刚刚已先吻过你,两个人的故事,你不能只自己一个人爽。”

    华落欢坠下泪来,终于也只能颤颤巍巍低下头去吃他的棒棒糖,触电一般,催眠自己再忍忍就过去了。

    但她的学习能力明显不如他的好,频频顶到喉头反胃,最后他实在不耐,不管她喉间呜呜反抗声,一掌托着她的下巴,一掌握着自己肆意在她口里进出,最后爆发时,再把那股热流泄在她小脸上,才终于放松。

    她几乎颞下关节脱臼,发酸的口腔终于得到解脱,是值得庆祝的事,但她却哇哇大哭,让一滴来自他的白浊有机可乘溜进她的口腔。

    “好恶心,你好恶心!”

    付子时脸上一丝腆色,揽过她抽纸巾给她擦擦脸,情意绵绵又满意地笑道:“阿欢,记住我,以后你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的男人,我们是对方的另一半。”

    他不管她口里还有他自己的味道,一顿温柔深吻,然后在她耳边低喃:“阿欢,阿欢。”

    之后他抱着她进了卫生间。

    他把她放在马桶上,“快尿尿。”

    华落欢以为他又有什么变态操作,红着脸拒绝:“为什么要尿尿,我又不急!”

    付子时一本正经,“做爱以后尿尿能保护尿道,阿欢,你还要多学学相关知识。”

    变态!

    “你看着我,我怎么尿?”

    付子时笑一笑转过身去。

    她过一会才从镜子里看到他还看着自己,终于找到她尿不出的原因。

    “不要看!你出去!”

    付子时却笑着转回身在她身前蹲下,“阿欢,你脸和颈都红透了,你太紧张,看来需要我的帮助。”

    他按住反抗的她,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隐秘,须臾她身体放松,那尿液就先流经他的手再撒下马桶。

    华落欢脸更红欲哭无泪,“变态,不要脸的!”

    付子时抽纸巾给她擦擦,然后擦手,表现一副委屈表情:“阿欢,我的手指那么好看,被你的尿液污染了,你要好好报答我。”

    “变态,你滚!”

    付子时站起来不要脸地朝她笑:“还不起来,我也要尿。”

    华落欢急忙起来藏进浴缸一角。

    付子时尿完冲了马桶,也跨进浴缸。

    他滑向她,就那样脉脉含情地看着她,不说话。

    华落欢被看得浑身不自在,“看着我干什么,变态!”

    “阿欢,我知道你还不适应我,但学着慢慢喜欢我好不好,我会对你很好。”

    付子时揽她坐近一点,然后手上给她各处擦擦,像极了吃她豆腐。

    华落欢推开他的手,“鬼才会喜欢你,不要碰我!”

    付子时真诚地坚持:“我给阿欢洗干净。”

    “不要你洗,色狼!”

    “阿欢叫我什么?”

    “色狼,大色狼!”

    他眼中竟有微妙激动,似乎很感激她给安了这个名头,让他师出有名,手上能再不客气地乱摸。

    “我是色狼,但是只属于阿欢一个人的大色狼。”

    抱她入怀纠缠一番。

    最后给她和自己收拾干净,再抱回卧室,相拥而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