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欢 - 梦卒(ωоо1⒏ υiр) 治愈你,治愈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五一要到了,华落欢不由得想起去年在轮船上血腥场景,依然忍不住暗暗心惊肉跳。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马上,就有另一件更可怕的事发生在她面前,在她一米之遥。

    她上午下了课和同学走去食堂,经过另一栋教学楼时,突闻周围人声尖叫起,而她听到猛烈的由上而下的风声,接着,是能震聋她的一声巨大的“砰”地重物落地声。

    周围人都惊叫着跑开,包括她那位同学,而她变成反应最慢的一位,真像被震聋了一般,呆呆傻傻地静默一会,然后回过身去看,地上一个人形,呈血肉模糊脑浆爆裂的形状趴在地上。那人形穿着一条好看的连衣裙,她仔细地想一想,终于想出谁也有一条,然后她看那人形的脸,模糊变形间,还是能辨别那浓艳好看的妆容,她终于确定,那条连衣裙的主人,就是杨梦。

    她呆呆看着地上那摊毫无生机的血肉模糊,陷进自己的世界里,完全听不到周围人的惊叫和呼声,她甚至终于得到一个答案,为什么她妈妈落恋不让她去看她父亲遗容,十层的教学楼把杨梦摔成一滩肉,那沧海大厦二十多层高,她父亲该是怎么一个样子?她突然非常感激她妈妈的呵护,同时也心生一个假设,可能她妈妈就是为了让她不变成一滩肉,才极力撮合她和付子时,毕竟成为了恶魔的人,恶魔就不会把她当成敌人。

    杨梦的血像有意识一般,流向她的好朋友华落欢,华落欢就呆呆地看着它们浸湿自己一双鞋,那血像粘合剂,让她更拔不开腿去。她也终于听到同学叫她的名字,她也想惊叫,也想哀泣,她也想逃走,但她只呆呆看着地上杨梦变形又血肉模糊的脸,然后闭上眼去,晕了过去。

    付子时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再一次如坠冰潭,他极力冷静地沉吟一下,然后打电话给邓豪伟,直觉告诉他,杨梦坠亡在华落欢身前这件事有些过于巧合了。

    “邓叔,杨梦的坠楼原因是什么?”

    邓豪伟叹道:“吸食毒品过度产生幻觉,踏空。”

    付子时深吸一口气,又问:“确定是自己踏空,看过监控了吗,有没有可能是人为推下去?”

    “楼顶没有监控,但看了楼道的监控,没有可疑人员,应该是死者自己踏空。”

    付子时觉得绝望:“那知道她的毒品来源了吗?”

    邓豪伟顿一顿:“没查到,问了她的同学和男朋友,她曾到过不夜城。”

    付子时肯定道:“不会是不夜城的,我早已吩咐谢淼不做杨梦的生意。”

    他顿了顿又问:“邓叔,她那个男朋友是什么人?”

    “那人有不在场证据。”但邓豪伟还是告诉了他一个名字和一些信息。

    付子时很快让人找出杨梦那个男朋友,一番毒打,问出毒品果然是他给杨梦的,来源,不夜城。

    所以付子时不得不绝望地承认,杨梦的死,终归和他有脱不了的干系。

    华落欢在学校宿舍休息了两天,付子时没有勇气给她打电话,第叁天他下定决心给她打电话时,竟先收到华落欢主动打来的电话,她哭得好可怜:“老公,我好怕,我好怕,老公,我想回家,你带我回家。”

    这是她第一次在做爱之外叫他老公,付子时除了有深深的动容,还有满满的自责。他第一时间赶去海城大学她宿舍楼下,一见她从宿舍区出来就上前去拥她入怀紧紧护住,柔声安抚:“阿欢不怕,老公在这里,老公会保护好阿欢,别怕,别怕,我们回家。”

    华落欢过去几天都没怎么睡,她如小兽般无助地啜泣着,很快就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这天晚上她又从血腥噩梦中惊醒,一睁开眼就看到付子时一双关怀担忧的眼。

    他紧紧抱住她,柔声耐心地安抚:“阿欢,我们已经回到家,没事了,别怕,老公陪着阿欢,老公在,老公一直都在。”

    华落欢过了一会主动再往他怀里缩缩,紧紧贴着他,然后在他怀里点点头,过一会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睡醒华落欢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她似乎变得很粘付子时,睡醒以后又往他怀里蹭进去,如猫一般委屈地唤他“老公”。

    付子时感到莫大的幸福和柔软,将她揉进怀里,用下巴蹭蹭她的发顶,回应她:“阿欢,老公在,老公在。”

    在床上抱了一下,付子时虽然不舍得放开,还是说道:“饿不饿,我们先起来吃早餐。”

    他感到她在自己怀里摇摇头,最后又点点头,实在觉得可爱极了,抱她起来先去洗漱。可进了卫生间他一放她下地,她就又急忙伸手环住他的腰身抱紧他,不依地在他怀里嘟囔“老公”,是一刻都不肯和他分离的意思。

    付子时心底柔软无比,回拥她直想把她揉进身体里,然后又不得不说道:“阿欢,洗漱好我们就去吃早餐,好不好?”

    华落欢只能又在他怀里点头,再抱一下才肯放开他。

    吃早餐的时候付子时把她放在餐桌边,她不顾江毅和英姨惊奇目光,又马上从自己的座位上蹭到付子时腿上,一把抱紧他委屈地嘟囔“老公”,然后将小脸埋在他怀里不肯出来,连早餐也不打算吃的节奏。

    付子时又幸福又好笑,任她抱着,但拨过她的脸朝外,然后拿一块香甜早餐凑到她嘴边,笑道:“阿欢,吃一口,你最喜欢吃的早餐。”

    华落欢就顺从地咬一口,但没有放开他的打算。

    付子时就这么喂她吃了早餐,自己的衣服弄脏了也毫不在意。他又把牛奶递到她嘴边,华落欢小脸贴在他怀里微微仰着脖子喝了,嘴角溢出好几滴,把他的胸怀弄湿,怎么回事,那么像妈妈哺乳襁褓中的婴孩。

    吃了早餐以后,付子时低头爱怜看一眼华落欢,对江毅说:“江叔,我今天不回公司,你和月鸣还有大同他们说一声。”

    华落欢听到他这么说下意识地更抱紧他一点,他实在心动。

    江毅却蹙紧眉看一眼他怀里的华落欢,实在不安,想劝一劝:“阿时,华小姐她……”

    华落欢不肯听江毅说下去,在付子时怀里摇头,嘴巴蹭在他怀里,不满地打断:“我要老公陪!”

    付子时就朝他江叔幸福又无奈地笑一笑,揉揉他阿欢的秀发轻轻安抚。

    付子时抱着华落欢上叁楼,揉一揉她的秀发,然后把她从怀里拉出来,手掌托着她的下巴,掩下心底的不安认真问她:“阿欢,告诉老公,你昨天说害怕,怕什么?”

    华落欢被他拉出他温暖胸膛似乎很不满,干脆用腿夹住他的腰,然后小脸和他的手掌对抗,要重新贴到他怀里,但付子时要得到她的答案。于是她对上他的目光,双目中透出一丝和娇弱无助对比太大的神色,那是恨,旋而又垂下眼帘,“前几天我学校有一个女生坠楼差点砸中我,我差点就被她砸死。我好怕,我怕死,我怕受到伤害。”

    付子时清清楚楚看到她眼中那丝一闪即逝的恨,“阿欢,我有留意新闻,死者是你的好朋友,坠亡原因,吸食毒品。”

    华落欢只有一瞬的静默,就语声平淡地说:“她是咎由自取,好女孩不会接触毒品。”

    “阿欢,”

    华落欢突然从他怀里出来,真诚看着他说:“老公,我知道不关不夜城的事,她很久不去不夜城,而且是她自己要吸毒,没有人逼她,我甚至劝过她。”

    付子时却只觉更不安,“阿欢,”

    华落欢重新将小脸埋在他怀里,更紧地抱住他,微微发着抖,“老公,老公不要说她了,我真的好怕,她差点砸死我,她的血都流向我,我还看到她的脑浆爆裂洒了一地,好恐怖,好恐怖……”

    付子时只能将她紧紧抱住,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阿欢,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你忘记那件事,不要再想,都过去了,不要怕,老公在,老公在。”

    又抱了一下,华落欢突然又从他怀里抬起头来,“老公,我们做爱吧,我想要老公的安抚,那样会很快乐,那样我就不怕了。”

    “阿欢,”

    “老公,我要你。”

    华落欢放下夹他腰身的双腿垂在他大腿两边,双手扶在他的肩头,身子贴着他的小腹摆腰挑逗他,一瞬间就感到他的滚烫顶着自己。

    “阿欢,”付子时粗喘陡起,心里却觉得说不上来什么滋味。

    “老公,你要我,安抚我。”

    华落欢说着脱了自己的衣服,因此她摆腰时,胸间那对蓓蕾美妙晃动的样子就全都投进付子时的眼里,他再也不耐,抬手掌控它们大力地揉搓,然后一把将她抱起,进了卧室。

    付子时褪尽两人的衣服,万分不耐要进入华落欢时,却发现她的私处不如以往那般迎接他,她紧密无比,他顿时心往下沉,她明明没有动情。

    “阿欢,”他心痛地看她一眼,放开她要翻身起来。

    华落欢急忙揽住他的颈项,“老公你还没吻我,我被吓得太害怕,你要先吻我,安抚我。”

    付子时用言语安抚她:“阿欢,我们这次先不做,等你忘了那件事,没那么害怕我们再做,好不好?”

    “不好,我要你,我现在就要你!”

    “阿欢,乖,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我们未来会在一起,一定会在一起。”

    华落欢看着他满眼爱与诚和一丝似痛苦哀求的神色,突然主动吻上他,等付子时征了征缓过神来回应她的吻时,她又闭上眼去,一心一意和他接吻。

    一吻终了,她不再紧密抵御,双眸中也情迷渐浓,唤他:“老公,要我,安抚我。”

    付子时亦情焰沸腾,终于进入她。

    事后付子时温柔地吻过她以后,又将她紧抱在怀里,重新充满信心坚定地说:“阿欢,我相信,我确信,你是喜欢我,你是爱我的,阿欢。”

    一切似乎都归于平常,除了华落欢不再像以往那么“被动”,而是化身“主动”,一有空就会给付子时打电话,“老公老公”嗲嗲地叫,和他约会做爱。

    追·更:po18s𝓕。cᴏm(woo18 u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