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熊維尼 - 再陪一晚 [щоо18.νiρ] 其實我好想跟你做最後一次愛(1V1 師生 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一觉醒来,夜色已临,街灯照出窗外正下着微微细雨,我看看鐘,已经是凌晨四时多。头痛欲裂,意识仍是迷迷糊糊的,白天的事都已记不起多少,正要翻身下床,发觉身体被甚么压住,仔细一望,只见子瑜全身光溜溜的搂着我而睡,我再认真一看,自己竟也是光着身子,该死的,早上发生甚么了?

    我摸着痛得要死的脑袋,尽力回想白天发生的事。记忆都是零零碎碎的,只记得早上我喝多了,子瑜偷吻了我一口,然后  ……  然后  ……  这到底如何是好?

    不,还是先离开这里再算,我轻轻把子瑜的手移开,一骨碌的滚下床去,我拔足往大门狂奔,才刚打开大门,又想起自己身上一丝不掛,即又把门关上,回到子瑜的房间去。回得房去,只见子瑜在床上翻来覆去,似是将要睡醒,我赶忙找回自己的衣物,却那里找得着?

    找过房里不见,又到大厅里找,仍是不见踪影,想必是早上激战连场,把衣服不知丢到那里去了,我心里慌忙,找得更急,四处翻找的声响终于把子瑜吵醒。

    「早安  ……  」子瑜搔搔头,声音沙哑,半睡半醒的说道,「在找甚么?」我见他半开半合的睡眼正斜睨着我的身子,不由得害羞起来,伸手掩着自己的私密处,可一双手又怎掩得来?

    「别看!」我喊道。

    他听后伸手揉揉眼睛,问道:「看甚么  ……  ?  哦  …….  」原来他刚才还未睡醒,也没当心,听到我叫他不要看,才揉揉眼睛,饱览我的裸体,可他也早就见怪不怪了,但于我而言,总不想再被他佔我便宜。我即伸手抢起床上的被子,包裹着身子,免得春光再洩。

    那知把被子抢过,又见他赤裸裸的躺在床上,吓得我「啊」的大叫一声。他看着不解,只好问道:「又怎么了?」

    「你别转过来!」我说。他以为我有甚么新奇的与他戏耍,笑瞇瞇的转过身子去。见他转过身子去,我才放胆的张望,怎料他那雪白的臀部仍正正的端在我眼前,我终于禁不住叫了一声:「死变态!」他愕然,又转过身来,下身软绵绵的又映进我眼帘。

    「转回去!」我忙掩着双眼。他似乎终于明白我的用意,乘我掩着眼睛,伸手夺过我身子上的被子。「还给我!」我叫道。

    「不给,不给!」他笑得像个小孩。我心里只念着快点穿好衣服好离开这里,情急生智,打开了子瑜房中的衣柜。他衣柜中的都是衬衫,我随意的拿了一件就急忙穿上。衬衣的尺码较大,刚好到我臀部的位置,也省回我再找裤子的精神。穿过衣服,再不怕被他两眼强姦,我即正眼对他道:「我的衣服呢?好还给我了!」

    他嘴角含笑,竟仍在色迷迷的打量我的胸部,我心里奇怪,我刚才一丝不掛他也没瞧得如此入神,这时穿上衬衣,怎么又看得这么高兴?「谁拿了你的衣服?」他笑道。

    「那  ……  那去哪了  ……  ?」我心里知道他不可能把我的衣服收起,也怨不得他,可不怪责他,焦急的感觉又无法洩去。

    他在屋内又找过一遍,却仍是找不到,便道:「你先穿我的吧。」我心想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只好点头答应,在他的衣橱里找条裤子,子瑜身形瘦削,想不到穿起他的裤子竟有点紧身,看来我要多做运动减肥了,我把裤脚摺起,不致太长,就往大门走去,但见鞋子完好无缺,心里稍安,说道:「衣服  ……  谢谢你  ……  我会还给你的  ……  」

    「再上来一次还给我?」他一脸喜悦。

    「我  ……  寄给你  ……  」我虽被他气得坏了,口里却仍是温声细语,两颊通红。

    说罢我逕往门外走,那知他竟在屋内大笑起来,并道:「喂喂,你的就这样走?」

    「不然?」我问道,他想要留住我也不是用这么无聊的法子吧?

    「你看看你的衣服。」

    「我的?」我瞧瞧,钮子都已扣好,也无甚么污渍,只是尺寸略大,「没甚么。」

    「没甚么?」他说,「你先过来。」我听得胡涂,只好向他走去,那知才刚走近,他竟尔用手指在我乳头上轻轻一点,吓得我魂飞天外,登时呼叫了一声:「喂!」

    「全都看到了。」他这才说道。我想想自己衬衫内没有穿起内衣,衬衫又是雪白的,自己低头当然瞧不见,可隔了一点距离,衬衣内的风光都透视了出来,难怪他刚才色迷迷的不停打量着我的胸部,这可羞死人啦。我连忙伸手掩着胸部,那知他也不再偷看,竟走回房间去,拿了件外套给我。

    「穿着吧,不想再见到我也就不用还给我。」他说,一边替我穿起,我认出这是他往常上学用的毛衣。

    「我穿了你穿甚么上学?」我问道。

    「毕业礼都不用穿。」他说,我这才想起他已经不用再上课。

    「但是  ……  」

    「当送给你  ……  当留个纪念  吧……  」说罢他在我脸上吻了一下,送我乘升降机离开。

    子瑜住的楼层不高,转眼间就已到得大堂,我走过来时的路,这才发现此刻还是凌晨,外边正下着雨,我提起电话,想要林sir来接我,但想想他也大概睡了,又把电话放回,其实即使他未睡,我穿着一身男装,也总不可能让他看到,何况还要身在子瑜家楼下。

    想着想着,我又拿出电话想要拨给子瑜,只是想来又是不妥,我与他既要决别旧情,又岂能再找他?昨天也不过是工作需要才会相见,以后  ……  以后的事又不过是酒醉所致,睡过一觉,也就断不应荒谬下去。我把电话放回口袋,心想待得明早,天空总会放晴,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于是我就随便找个下处,静候黎明。

    看着外边点点细雨,仿佛落下了一串串心事,我侧耳倾听着淅沥淅沥的雨声,脑内也翻起一场回忆的骤雨,半年的回忆聚成一团厚厚的积云,终于在这个多愁善感的晚上都落下来,如果心事如雨,雨后飞散,还送你一道七色彩虹,你道多好?

    我想得出神,也不觉背后有人行近,到感到膊上被人轻轻拍了一下才猛然惊觉。我回过头去,子瑜正站在在我身后,我不禁一惊,问道:「你怎么在这?」

    「你怎么在这,我不就怎么在这。」他笑道,手中却向我递过一把伞。

    「你怎知道我在这里?」

    「也不是每个人也像你失魂。」他这话可无道理,我怎会是冒失鬼,不过我心下还是感激他的体贴。

    「谢谢你  ……  我走了  ……  你早点回去休息  ……  」我说得有点难为情,也不知何故。说后我撑起伞子,便要跑回家去。

    「这么晚哪有车?」他在背后叫道。我听后停步,回头见他仍站在椅子旁边,脸上掛着微笑。

    「有的士。」我答。他双手插着裤袋,身子站得直直,脸上仍是带着温柔的笑,却一言不发。

    「怎么了?」我问道。

    他深深吸一口气,终于开口说道:「多陪我一晚吧  ……  一晚就好了  ……  当是最后一晚  ……  」我听到他说最后二字,心里暗暗好笑,这二字在他口中可全无说服力,但我想着这里四围不见人跡,即使等到的士也不知要等到何时,倒不如待至早上巴士开出,还可以顺道看看日出呢。就当是多陪子瑜最后一晚,反正在街上,我们也闹不出甚么来着。于是我点头示好。他见我答应,大喜过望,即跑到我身旁,把我紧紧搂着。

    「不可以,」我忙道,「你不守规矩我这就走。」他见我说要离开,即急急把我放开。

    此后我们回到长椅上并肩而坐,怔怔的看着这场忽至的夜雨,期间我们的话却不多,二人心里似乎都有着难以释怀的心事,一直到日出,雨才收止。我道要离去,他也不再挽留,只是微微一笑,与我分别。二人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和煦的阳光把离别的影子拉得长长,我没有回头,不知他有没有。

    免·费·首·发:po18yu.νip [щoo18.ν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