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终究是一个人的狂舞 - 姐姐没有自慰过吗? 邻家妹妹又想爬我床gl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和小姑娘双双坐在床上的时候,常青还是没能理解事情的走向。她头疼地揉了揉眉心:“你到底想干嘛?”

    小姑娘个子小,即使坐下来也比她矮一些,被她凶了之后委屈地垂下了头,小小一团窝在那里,看起来怪可怜的。

    常青的心软了下来,语气也柔和了一些:“你得跟我说说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吧?”

    小姑娘站了起来,眼睛里闪着常青看不懂的光。她往这边靠了过来,常青以为她想跟自己说什么,然而对方径直吻了过来。

    先前在酒吧里那个不怎么温柔的吻来得太急切,几乎只是对方单方面的胡乱啃咬,况且还伴着小姑娘的眼泪。当时情况太过杂乱,常青完全没来得及思考更多,眼下小姑娘用又软又润的嘴唇轻轻地含着她的下唇,舌尖时不时轻轻舔一下,体验真的很不错。

    常青不可避免地在心里对比起和前男友唯一一次接吻的经历。他的呼吸粗重,迫不及待地捧着她的脸要把舌头伸过来,虽然他尽力让自己绅士一些,但还是表现出令人不适的侵略性,无论如何都称不上是美好的回忆。

    她还在愣神,小姑娘的舌尖接触到她嘴唇上已经结痂的伤口,软乎乎地在伤口上亲了一下:“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

    “就是,咬破了……对不起。”

    常青的心莫名悸动了一下。

    小姑娘的嘴唇在房间暖色的灯光下泛着水润的光,常青本能地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连忙转移话题道:“你叫什么?”

    小姑娘露出乖巧的笑容:“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姐姐。”

    常青觉得这笑容有点熟悉,但很快就把一闪而过的疑虑抛在脑后,因为小姑娘环住她的肩膀横坐在了她的腿上。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少女的呼吸正好打在她耳后,热热的,暧昧得不得了。

    常青不自然地偏了偏头,试图逃离那片让她心烦意乱的热源,察觉到她的逃避,小姑娘可怜巴巴地蹭了蹭她的脸:“姐姐,你看看我。”

    “不……这是不对的。”

    “怎么不对?”

    “你、你还没有成年吧。”

    小姑娘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脸颊带着一点婴儿肥,眼睛大而圆,像小鹿一样温驯无害。

    “我成年了,姐姐,我十九岁了。”

    常青还想说些什么,小姑娘及时吻了上去,堵住了她即将说出口的话。

    “姐姐,如果你不讨厌我,就不要推开我好不好?”

    小姑娘起身轻轻把她推倒,而后跨坐在她身上,将睡袍的系带解开了。睡袍失去了系带的束缚,顺着光滑的皮肤滑了下去,少女圆润的肩头和胸口大片白皙的肌肤晃晕了常青的眼,小巧的乳晕和乳尖也颤颤巍巍地暴露在常青的视线内。

    她牵起常青的手,按在自己胸前。小姑娘的胸不大,一只手就能轻松拢住一边,常青的手有点凉,她的手覆上去的时候,小姑娘瑟缩着颤了一下。

    以前常青理解不了他人对于女性乳房的热爱,浑圆白皙、线条姣好的胸部看起来是很美好没错,但说到底也不过是碳基生物的组成部分之一,能有什么吸引力?

    直到这一刻,她的手贴在一个陌生少女的胸前,手掌下的皮肤温热又细腻,随着主人的呼吸轻轻起伏,乳尖像小石子一样硬硬地硌在手心里,她才意识到,这一切的吸引力到底有多大。

    想揉捏,想看它在自己手里变形,想亲吻上去,想舔舐,想吸吮,想咬。

    想知道这些动作会换来什么反应。

    常青一向不耻那些被欲望牵着鼻子走的人,然而此刻,她心底却冒出无数疯狂的念头,还没来得及将这些让她感到羞耻的想法一一按下,身体已经抢先理智一步。

    她轻轻地支起身体,无师自通含住了白皙肌肤正中间的那抹红色,而后用牙齿叼住挺立的小小肉芽,轻轻扯了扯。

    小姑娘惊慌地小声叫了一声,像小动物一样不安地动了动。

    常青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疼吗?”

    小姑娘摇了摇头,常青便重新低下头含住被濡湿的乳尖,这颗嫩红的肉芽刚才暴露在空气中,因为水分蒸发时带走了热度而愈发挺立,常青用上一点力气吸吮起来,舌尖在口腔中灵活地滑动,但总是在抵着它。

    小姑娘的呼吸急促了一些,时不时溢出一两声软软的哼唧,惹得常青愈发卖力地照顾起口中的肉芽。

    再松开时,被常青蹂躏过的这一侧乳尖充血肿胀,几乎比另一侧的大出一圈。常青的目光聚焦在她胸前明显被吮吸过的肉芽,小姑娘保持着跨坐在她腿上的姿势,以俯视的视角依依不舍地看着她,蒙着一层水雾的眼睛里满是眷恋。

    常青看向她时,她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两人对上目光,常青心中莫名泛起类似怜爱的情绪:“害怕吗?”

    “不怕,我……我想做下去的。”

    小姑娘抬起手臂轻轻环住她的后颈,带着她和自己接吻。她很轻,跪坐在常青身上时也不会令她觉得不舒服,适当的重量非但不属于负担,反而让人倍感甜蜜。

    常青和她交换了一个温吞的吻,她的手搭在小姑娘纤细柔软的腰肢上,迷迷糊糊地思考:她明明那么瘦,为什么抱起来却那么软?

    这个吻结束后,小姑娘静静地和她拥抱着,两个人没有接吻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这个姿势抱着其实不太舒服,常青感觉腰有点酸,轻轻地动了一下,小姑娘的睡袍就完全掉了下去。

    “你到底想干嘛?”小姑娘嗔怪地看了她一眼,常青愣了一下,小姑娘又道,“你得跟我说说这是什么情况吧?”

    常青这才反应过来她是在模仿自己说过的话,失笑道:“学我说话,嗯?”

    “学你怎么啦,我就学。”小姑娘咯咯笑了几声,又蠢蠢欲动地抬手想扯她的睡袍。

    常青按住她作祟的手,忽然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呢?”

    “什么?”

    “你为什么要和我……一夜情?”

    “你觉得我们是一夜情吗,姐姐?”小姑娘好像不高兴了,腮帮子鼓鼓的,看得常青很想捏一捏她的脸。

    “咳,不算吗?我们可是……这样,接吻什么的。”

    小姑娘又凑过来,额头贴在她颈窝处,睫毛扫过的时候有点痒,她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小姑娘的声音有点闷:“不算,不是一夜情,姐姐。我喜欢你,所以才想和你做。”

    “……啊。”

    明明只是一句连调情都算不上的话,常青却觉得心跳得飞快,她把这种怪异的悸动归结于自己以往从没有和人走进如此近的距离,否则她怎么会因为一句简单的话,心脏就仿佛被击穿了一样呢?

    常青沉默了一会,把自己的睡袍也脱了下去。

    两件被主人抛弃的睡袍都被整整齐齐地迭好码在了床头柜上,在她迭睡袍期间,小姑娘的目光一直锁定在她身上,常青强忍着羞耻,故作淡定地看向她:“看什么,没见过吗?”

    小姑娘仿佛憋着笑一样,眼睛弯成亮闪闪的月牙:“姐姐,你的胸好大哦。”

    常青僵了一下,迅速扯过来毯子披在自己身上,小姑娘又过来钻进她怀里,亲昵地拱了拱她。

    不得不说皮肤之间直接接触的感觉很让人沉迷,比隔着睡袍要好得多。常青迷迷糊糊地享受着少女光滑的肌肤,忽然听到小姑娘笑了一声。

    “干嘛?”常青警惕地看了她一眼。

    这小姑娘一笑准没好事。

    “姐姐,抱着好舒服哦。”

    “咳,一般般吧。”

    “只有一般般而已吗?”

    “我又没有皮肤饥渴症。”

    “骗人。”小姑娘撇了撇嘴,一口咬在她的锁骨上。这一口没用多大力气,常青不觉得痛,就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小姑娘纤细白皙的手轻轻从常青的锁骨往下面滑去:“姐姐,我们做吧。”

    她的手虚虚地贴在常青胸前,掌心时不时有意无意地蹭一下她的乳尖。

    常青沉默了一下。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如果说她一点都不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是骗人的,但她浅薄的性知识完全不足以支撑和同性之间的性行为。

    “我我不知道怎么说才比较合适。”常青有些局促地低下头,“我……我不大会。”

    小姑娘笑了一声,靠近了一点,伏在她肩头,声音又轻又柔地飘进她耳朵里:“为什么不会?姐姐没有自慰过吗?”

    常青作为一个生理正常的女性,自然也是有过一些对自己身体的探索和自给自足,但是在她以往二十五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人跟她这么直白地说出过这个词。

    常青的脸迅速升温:“什、什、什么?”

    “自慰呀,姐姐没听清吗?”少女的手从她胸前一路向下滑去,最后停留在她的小腹,“没有经验也没关系,我可以教姐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