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终究是一个人的狂舞 - 校园 邻家妹妹又想爬我床gl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好想姐姐。

    好想姐姐。

    好想姐姐……

    因为爸妈出完差回来了,这几天易湘一直没能跟姐姐见面。姐姐好像也开始忙了,总是隔很久才能回消息,两人打视频时,姐姐的脸色总是很疲倦,易湘怕自己占据太多姐姐的休息时间,也不敢再总是发消息了。

    不能和姐姐见面的日子里,易湘做什么都不开心,吃饭也不香了,也没有心思玩,整天闷闷不乐。爸妈担心女儿是不是有心事,但多次询问无果,只好作罢。

    “白凤,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妞妞可能只是快开学了,比较焦虑。”易新海拍了拍妻子的肩膀,缓声安抚道。

    路白凤叹了口气:“妞妞一直很开朗的,除了刚搬家那会儿,她什么时候像现在这么消沉过啊。就怕她遇到什么事情了,心情不好,又不和我们说。”

    “我们改天再和妞妞谈谈,先不要想那么多了,睡吧。”

    两人关了灯,躺下睡了。

    和他们一墙之隔的易湘并不知道父母因为她这两天的反常操碎了心,她现在正在和姐姐道晚安。

    每天晚上睡前是一天里仅有的能和姐姐完整说上一会儿话的时候,她也不敢说太多话,怕会耽误姐姐休息。

    视频那头的常青看着小姑娘一脸依恋却不得不和她道别的样子,愧疚地摸了摸手机屏幕上小姑娘的脸:“易湘乖,等过段时间姐姐这边不那么忙了,一定带你好好玩。”

    “好~”易湘啵啵啵地亲了好几下,这才依依不舍地挥了挥手,“那我睡觉了哦,姐姐注意休息,记得按时吃饭,不要老是熬夜。”

    互道了晚安,视频电话挂断,易湘脸上的笑容变成了落寞,她倒在床上,想着姐姐的样子,慢慢闭上眼。

    姐姐的笑,姐姐的皱眉,姐姐害羞的样子,姐姐生气的样子,姐姐温柔地喊她的名字的样子……

    全部,都好喜欢。喜欢姐姐。

    好想姐姐。

    时间过得很快,开学的日子转眼就到了,饶是易湘的相思病再怎么严重,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面对已经到来的新学期。

    g大附中的高中部跟初中部不在一个地方,初中部建在g大的一个分校区里面,高中部成立得晚一些,位置倒是离易湘家很近。

    开学第一天,来给住宿的孩子送行李的家长不少,校门口的车辆堵得水泄不通,易湘是走读生,不需要带行李,一个人背着空空的书包轻轻松松地穿过人群进了校园。

    本来爸妈说今天陪她一起来熟悉一下校园,被她婉拒了,她爸妈都是g大的任课老师,g大开学比她要早两天,现在已经开始上课了,没必要让爸妈特地请假陪她来学校。

    主教学楼前的公告栏上贴着关于新高一学生的分班安排,一共四百名学生,随机分成八个班,每班五十人。

    只要高一上半学期的分班是完全随机的,下半学期则由学生自由选择文理科,再按照上半学期期末成绩的排名来重新分班。

    公告栏前面围着很多人,易湘个子不高,站在人群外面踮着脚也看不清字,只好一边说着“不好意思让一让”一边往前挤。

    她长得漂亮,嗓音也软软的,很多人自发给她让了路,她才得以走到布告栏前面看了看。

    嗯……高一二班,易湘,找到了。

    刚打算走,目光忽然扫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高一二班,常远。

    好像是姐姐的弟弟的名字。易湘高兴了,背着书包就往教学楼走,找到了自己的班级,她正进门,就看到两个女生在吵架。

    “……这个位置我喜欢!我就要坐这,你快起来!”

    “别不讲理,是我先坐过来的。”

    说是吵架,怎么看都像是那个咋咋呼呼的姑娘在单方面找事,另一个女生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语气很平静。

    更奇怪的是,她俩坐的是同桌,这也能抢起来位置吗?

    班里的人不少,这会儿还没发书,大家都闲着没事干,看着这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顶着嘴。易湘站在讲台旁边打算挑个好位置,旁边的女生忽然转过来和她搭话:“你好,我叫李艺萌。”

    “你好,我叫易湘。”

    见易湘好奇地看着那边吵架的两个人,李艺萌便跟她分享八卦:“你看着那两个人好像在吵架是不是?其实她俩关系可好了,话多的那个叫金卡,话少的那个叫穆叹,她俩初中的时候就一直在一块待着。”

    易湘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你们初中是一个班的吧。”

    “是啊,最开始我们都以为她们两个有仇,真的是随时随地都能吵起来,不过后来就习惯了,金卡就喜欢在穆叹跟前找事,穆叹也陪着她玩,其实这两个人都挺好相处的。”

    这种相处模式倒也挺好玩的,易湘继续围观了一会儿名为“两个人坐着同一张双人课桌却不断争夺左边位置”的战争,就注意到有人在喊“常远”。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锁定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

    虽然她没还没见过长大后的常远,但常远眉眼间隐隐约约跟姐姐有点像,认是能能认出来的,不过易湘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小学时候一起玩,那会常远比她还矮,现在目测已经有一米七多了,还真看不出几分小时候的影子。

    犹豫了一下,易湘走到常远旁边,礼貌问道:“请问这个位置有人坐了吗?”

    常远正在和初中时同班的人打闹,没听见她的声音,同学见有漂亮女生主动来搭话问位置,连忙用胳膊肘狂捅常远的后背:“常远!小姐姐要和你做同桌!”

    “啊?什么?”常远这才看向易湘,“有事吗?”

    “请问这个位置有人坐了吗?”

    “没啊,怎么了。”

    “那我就坐在这里了。”易湘将书包放进课桌的夹层里,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常远“哦”了一声,不理会同学颇具暗示意味的调侃,继续转过身去打打闹闹。

    他不是听不懂同学的调侃,但是他喜欢性感奔放的大姐姐,要hot一点才行,其他类型的女生他一点都不喜欢。

    八点十分上第一节课,这个时候班里的人也差不多来全了,班主任走到讲台上做着自我介绍:“同学们好,我是咱们高一二班的班主任,我姓王……”

    易湘百无聊赖地撑着下巴,又开始思念姐姐,不过身边坐着一个现成的姐姐情报搜集器,她便压低声音道:“常远同学,你是独生子女吗?”

    “不是啊,我有个姐姐。”常远瞥了她一眼。

    “真好啊,我也想要个姐姐,我是独生子女,很孤单的。”

    “哦。”

    常远不再吭声了,看样子不太愿意和她继续说话,易湘也不恼,继续道:“话说常这个姓还挺少见的,之前一个大姐姐在酒吧救了我,她也姓常,叫常青……”

    听见这话,常远忽然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你确定是叫常青吗?”他出去旅游的时候每天都跟姐姐联系,确实听姐姐说过她在酒吧救了一个小姑娘。

    不会这么巧吧?

    “是啊,她叫常青,还收留了我一晚上。”

    “哦……那她家在哪住啊?”

    “在临贤路那边,小区好像是叫蓝天城,记不清了,真谢谢她肯救我,还收留我。”

    常远晕晕乎乎道:“那就是我姐了。”

    “啊?真的吗?这么巧啊。”易湘做出惊讶的样子,“你姐姐真的好勇敢,她人真好。”

    一听别人夸奖他姐的英勇事迹,常远立马就来劲了,他姐控晚期,谁夸他姐,谁就是他的好朋友:“对吧,我姐可好了!哎,早知道这么巧,我今天早上就让我姐陪我一起来了,这样你还能见到她,她们那导师又开始发神经了,我姐这几天可累得够呛……”

    提起姐姐,常远的话就滔滔不绝,易湘也喜欢听,哪怕他讲的她都知道,她也愿意听和姐姐有关的东西,况且从别人的视角去了解姐姐也是很有意思的。

    两人一个吧啦吧啦说个不停,另一个听得起劲,时不时附和几句,两人的关系很快就拉近了,但是常远越说越得意忘形,讲到激动的地方还忍不住拍了下桌子,早就注意到他俩动静的班主任念及这是第一堂班会,一直忍着怒火没有发作,直到常远拍了这一下桌子,她才忍无可忍,呵斥道:“那个男生和那个女生!说什么呢聊得那么开心,站起来!”

    两人站起来,无奈地面对着来自全班人或好奇或幸灾乐祸的目光。

    刚刚班主任说到了关于班委职务安排的问题,鼓励大家积极自荐,可都上了高中了,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些职务就是帮老师干活的,捞不到什么好处,全班一个举手的人都没有,班主任脸上也实在有点挂不住,正好眼下来了两个自投罗网的,她便赶紧道:“那班长和副班长就由你们两个人来担任吧,你们叫什么名字?”

    “常远……”“易湘。”

    “那好,易湘,你就当班长,常远,你当副班长,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一片寂静,没人吭声,班主任赶紧摆了摆手示意二人坐下,以摆脱这令人尴尬的局面。

    “那接下来……各科课代表,有人要自荐吗?”

    活最多最累的班长已经有人包揽了,到了相对轻松的课代表这里就有人稀稀拉拉地举起了手,易湘看到那个叫穆叹的女生举手自荐数学课代表,金卡本来好像是没有做班委的意愿的,但看见穆叹举手,她也不甘示弱地举了手,当了英语课代表。

    一整节课下来就整了这些没意义的事,易湘困得想打哈欠,但她在外面包袱比较重,硬生生忍下来了,反而是常远大大地伸了个拦腰:“这班会开得太无聊了,困死了。”

    班主任忽然走到他们两个旁边,让他们俩跟她走。

    这是要去干嘛啊?常远用眼神询问着易湘。

    易湘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到了办公室,班主任对着摆了一地的书堆让他们搬,不过考虑到易湘是女生,又改口道:“副班长你往班里搬吧,班长,你去班里找几个强壮一点的男生来。”

    把书全搬完又给班里同学分发下去,班主任站在讲台上大声喊道:“一共是十六本书啊,十六本,都查一下数量,少了的,或者有重复的,就跟旁边的人对一对,看看是少了什么书,再到讲台上来拿。”

    常远趴在桌子上生无可恋,易湘没干活,只是跟着来回走了几趟,精神饱满地对常远道:“好了,快继续给我讲你姐姐。”

    “太累了,我喘口气。”常远锤了锤酸痛的胳膊,“要不放学之后你来我家?我姐今天下午会回家,你跟她见见面。”

    易湘立马点头:“好啊!”

    很快就到了中午,易湘和常远一起去食堂吃饭,常远绘声绘色地讲着他姐的第二任男朋友是怎么追求他姐的,易湘听得咯咯笑个不停。

    常远很高兴,他真觉得易湘是个很好的听众,听他讲姐姐的时候特别专心,不像其他人,他跟别的朋友称赞自己姐姐时,那些人都催他换个话题,但是易湘不光听得进去,还会跟他一起夸,而且表情里对他姐的崇拜也不像是装的,姐姐受人喜欢,他这个做弟弟的心里也乐开了花。

    姐控的世界就是这么单纯。

    两人正就着称赞常青的话题展开热烈讨论,背后忽然传来了阴阳怪气的声音。

    “呦,聊得那么开心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俩开学第一天就搞上了。”

    两人回头一看,易湘立马认出来者:“陈星,你有病是不是?”

    陈星在初中部时跟她是一个班的,初叁表白,她没答应,后来易湘跟哪个男生走得稍微近一点,他都免不了酸里酸气的。

    还以为到了高中部就不用被他恶心了,没想到吃个饭还是能碰上。

    “别生气啊,我就开个玩笑。”陈星嘴上挂着笑,眼里却好似喷着火一般,“难不成真的被我说中了?你俩真的开学第一天就好了?”

    他的声音不算小,在乱哄哄的食堂里也清晰可闻,周围立马有不少人转过头来看这边,常远已经有点着急上火了,易湘抢在他开口前说道:“你别觉得谁都跟你一样见个人就能喜欢,你自己心脏,看谁都脏。”

    有老师往这边来了,一路驱赶着看热闹的学生:“干嘛呢干嘛呢!都吃自己的饭!”陈星这才留下一个冷笑,转身扬长而去。

    易湘低声跟常远道了歉,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常远表示理解,但是被这么搅和一通谁也没心情继续吃饭了,把餐盘放到了回收处,两人结着伴往教室走。

    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易湘坐在常远的小电驴后座给爸妈打了个电话说要晚点回去,连糊弄带哄骗才算圆了过去。

    走在路上的时候,还给姐姐发着消息,说想姐姐,姐姐回过来一个亲亲的表情,然后就是一条语音。

    点开播放:“我也想你,好想你啊。”

    在前面骑车的常远灌了一耳朵风声,最喜欢的老姐的声音一丝都没听见。

    大概半个小时后,又来到了姐姐家,常远打开门,喊道:“姐姐!你看我给你带了惊喜!”

    “什么惊喜啊?”常青从房间里走出来,一抬头,忽然看到了朝思暮想的小姑娘。

    小姑娘站在常远身后笑了起来:“好久不见,姐姐~”

    首✛发:𝓟o18s𝐅。cᴏm(w𝕆𝕆↿8.ν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