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终究是一个人的狂舞 - 计划 邻家妹妹又想爬我床gl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九月十六号,教务处开了个会说月底要举办运动会,让各班现在就开始准备参赛名单,班主任王红梅挑了个课间把易湘叫到了办公室。

    “易湘啊,十一放假前学校就要组织秋季运动会了,像叁千米长跑这种项目历年都没什么人主动报名,老师希望你可以推荐一下合适的人选,你知道班里谁的体育成绩比较好吗?”

    王红梅知道强行点名让学生报名运动会比较拉仇恨,尤其是消耗体力的项目,不论谁被点中,都难免心生埋怨,所以把这种得罪人的差事交给工具人班长就行。

    今年是她第一年当班主任带班,没想到随口点的班长还挺靠谱的,脑子转弯快、情商高,而且也听话,她还是挺喜欢这小姑娘的。相比之下,她就不怎么喜欢那个副班长常远,倔脾气,让干点啥就不干,说他两句脸立马拉得老长。

    “我也说不好,班里的同学大部分都不是我在初中部的同学,现在相处时间还不长,彼此还不够了解。”易湘笑了笑,她知道班主任无非是想让她去班里拉人凑数罢了,“不过我可以动员一下大家,班上的同学肯定都愿意为班级争光的。”

    “还有就是运动会那天老师有点事,需要你把班级管理好,没什么问题吧?”

    “没问题的,老师,交给我吧。您放心处理事情就好。”

    王红梅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就等明天大课间的时候吧,跑完操回来你跟大家说一下运动会的事,再统计一下报名情况。”她把一个文件夹递给易湘,易湘乖巧地说了声老师再见,离开了办公室。

    见易湘走了,隔壁桌的老师套近乎道:“王老师,你班班长真机灵啊,说话也好听,不像我班上那个,轴得很,你跟他说话稍微委婉点他就听不懂,还是王老师眼光好。”

    “哎呀,小姑娘就是比男生懂事儿。”王红梅敷衍地点了点头。都是人精,她怎么会不知道同事巴结她是因为什么?

    无非是她公公给g大现任党委书记当了叁十多年的司机,现在人家快退休了,免不了要提携提携她公公。g大附中不归教育局管,所有事宜都是g大方面负责,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消息,现在学校里很多人都听说她公公快要能在g大里说上话了,她之前一直是普通任课老师,这学期开学忽然当上了班主任多半也是因为这个。

    同办公室的同事们以前一个个对她爱答不理的,现在都上赶着对她示好。王红梅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一帮势利眼。

    见王红梅不吃这套,隔壁桌的老师尴尬地将目光转回到教案上。

    成年人的世界,浑浊一些很正常。

    不过她们的那些弯弯绕绕跟易湘全然没有关系,易湘现在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她有个计划,就是不知道当事人愿不愿意配合。

    她做过一个梦,梦里她和姐姐一样大,她们是青梅竹马,穿一样的校服,一起上学,一起看书,一起推着自行车回家,在操场上牵着手走路,在校园的角落里接吻。在现实中年龄的差距是不能逆转的,但她可以在别的方面努努力,实现自己小小的愿望。

    所以她找了穆叹,想向她借一身校服。

    “你要我的校服干嘛?”穆叹狐疑地看了她一眼。

    “运动会的时候我想带一个朋友来学校玩,但是她个子比较高,我的校服她可能穿不了。”

    穆叹挑了挑眉:“学校好像不许无关人员进来,班长这样是违反规定的吧?”

    “所以就要麻烦穆叹同学帮忙保密了。”

    “我要是不呢?你能肯定我不会说出去吗?”

    “我相信穆叹同学不是那样的人。还有,校服的事就拜托了。”易湘双手合十,“欠穆叹同学的人情我会记住的。”

    穆叹没说话,径直回了班里。

    第二天,易湘到学校时发现抽屉里多了个纸袋,打开一看,是一套夏季校服。

    她往穆叹的位置那边看了一眼,穆叹在玩手机,她的同桌金卡趴在桌子上睡大觉,陈星忽然提着一个袋子出现在班门口,喊了一声:“金卡,早餐。”他殷勤地挥了挥手里的袋子。

    易湘在心里冷笑一声,陈星这个垃圾又花言巧语骗小姑娘跟他谈恋爱了。

    被喊醒的当事人睡得有点懵,看起来不大乐意去,穆叹瞥了她一眼:“去啊。”

    金卡这才不情不愿地过去接了袋子。

    刚刚还叫她过去的穆叹马上黑了脸,手机也不玩了,直挺挺地坐在那不吭声,金卡叫她一起吃东西,她冷硬地摇了摇头。

    这两个人好像有点不大对劲……易湘皱了皱眉。

    正这么想着,坐在旁边的常远注意到了她手里拿着的纸袋,脑袋凑过来好奇道:“这是什么?”

    易湘收回目光,神秘兮兮道:“这是计划的重要道具。”

    “什么计划?”

    “运动会的时候,让你姐姐穿校服混进来。”

    “运动会?什么运动会……等等,我姐!?”常远大惊失色,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他连忙压低声音,“让我姐来干嘛啊?”

    “让姐姐来玩嘛。还有啊,你可以报几个比较擅长的项目,到时候上场好好展示一把,让姐姐看看你的高光时刻。”

    常远想了想,感觉很有道理,想象着姐姐夸他的样子,他现在就已经有点迫不及待地要上场拿个第一了。他有点担忧道:“那我姐不会被发现吗?别人不认识学生,老班肯定认识啊。”

    “没事,王老师说运动会那天她有事,我们两个带队,让姐姐站在最后面就行。”

    常远恨不得给她鼓掌:“不愧是你!”

    很快就到了大课间,g大附中以前都是早操制,早读前组织学生跑操,但是年年都有低血糖的,甚至有一年因为有人跑着跑着忽然低血糖软倒下去了,差点发生踩踏事故,就改成了第二节课下课的大课间跑操。

    跑完操回来,易湘拿起夹着运动会相关事宜的文件夹走到讲台上,拍了拍手:“同学们~安静一下。”

    她待人温和有礼貌,班里的同学都跟她相处得不错,也愿意听她的话,班里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同学们,学校月底要举行为期一天的秋季运动会……”她大概说明了一下,随即将所有项目都写在了黑板上,“目前是有这些项目,每个项目都有不同的人数上限,同学们有想要报名的项目的话可以举手说明,我来统计。”

    常远满脑子都是拿第一然后让姐姐夸奖自己,连忙举手:“我要报接力和叁级跳!”他想得挺好的,这两项动作都很利落,也不费劲,只等着拿了成绩去向姐姐求夸夸了。

    易湘点点头,将他的名字记到了黑板上。有了常远开头,其他人也陆陆续续举手报名,到最后其他项目的人选都差不多了,果然没有人主动报名3000米长跑。

    “有人想报名3000米吗?”易湘环顾了一下教室里,没人吭声,她只好把自己的名字写到了登记表上。

    要是一个报名的都没有,有点不好交差。

    回到座位后,常远看了一眼登记表,立马不乐意了:“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就不要跑了,不报不行吗?”

    “班里一个报名的都没有不太好,没事,本来也没人指望这种项目能拿成绩,我上去走也能走完。”

    “让我上吧,跑操时候跑两圈你就不行了,我感觉你走也够呛。”常远把她名字勾了,重新写了自己名字,“不然的话,到时候我姐一瞧,肯定就是‘嗬,常远你搁底下坐着看人家小姑娘跑圈,懂不懂事啊你’,回家就得给我一顿收拾。”

    两人各自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就这样度过了一天。王红梅来上课时看见他俩没像平时那样嘀嘀咕咕说话,还好奇地多看了两眼。

    今天是周五,放学的时候各科课代表照例把一大堆周末作业全写到了黑板上,常远看了一眼黑板,拍了拍旁边正在记作业的易湘:“我姐说周末她在家,要不你这周末就来吧,咱俩跟她说说运动会的事。”

    “好啊。”易湘忍不住笑了一声,“我觉得你不光是想跟姐姐说运动会,你还想让我把作业拿过去给你抄。”她一般周五晚上就把作业都写完了,但是常远一般只要周一早上来了才能抄得到。

    常远尴尬地摸了摸头:“有这么明显吗?”

    --------------------分割线--------------------

    和隔壁的时间线马上就重合,这篇的周日陈星劈腿的床照被发到了金卡那边,当晚金卡就跑过去和穆叹do了  ?′??`?

    运动会后这篇和隔壁就都该快完结了,下一篇打算写选秀节目中为互相艹热度而捆绑营业的表面cp(实际是偷偷在宿舍里do的炮友),依然是同一世界观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