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奶奶油酱 - 第167章他想被爱【HHH】 掌中求欢[高H现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笔趣300小说网

    他们终于又见面了,才几天而已,两个人看到对方的时候心底的思念和牵挂都化成了泪水,卿纯扑倒在商颜的怀里,一声又一声喊着他颜哥哥。

    而商颜搂着她抱着她亲着她,用自己的肢体语言诉说着对卿纯的想念和牵挂。

    “纯儿,想我了吗?”

    “想!纯儿好想颜哥哥!”

    商颜笑了,抱着卿纯又掌一直抚摸着她的脸颊,从额头吻到脖颈,将她每一处的肌肤都留下他的吻痕。

    “我也想你,每时每刻,都在想你。”

    商颜设计的陷阱,将自己也算计了进去,卿纯爱上了他,而他也爱上了卿纯,此时互相爱慕的两个人似乎成了这个世界上最般配的痴男怨女。

    深爱之人见面除了互诉衷肠,剩下的就是生理本能催生出的亲密,商颜从进门开始就已经对卿纯产生了欲望。

    这才几天而已,他又忍不住了,想要她的念想在每一个深夜来来回回折磨他的睡眠。

    商颜越来越离不开卿纯了,心里离不开,身体更离不开。

    夏天穿的衣服少,脱起来也更加方便。商颜吻着怀里的香软小猫咪抬起一只手臂一把扯掉了自己的短袖,紧接着双手伸进小猫咪的吊带裙里,不费吹灰之力就扯下了她的吊带,在脱光卿纯之前一把抱住她的腰,分开她的双腿架到自己的腰上。

    “宝贝儿,我们去床上。”

    兴奋到极点的男人都忍不住叫起了宝贝儿,卿纯乖巧地顺从他,男人愉悦极了将她压到床上就开始深入浅出的法式舌吻。

    深邃的墨瞳燃烧着欲望的炙热,舌尖重碾着少女的唇齿,经历了长时间的深吻,男人抬起了头继续舔吻起少女的身体。

    浑圆的饱满娇挺又软又嫩,舌尖勾含住胸前的一颗粉色蓓蕾,惹得少女娇躯微颤,轻吟着抱住了男人的头颅,插进乌发中的手指时而紧绷时而松弛,两只粉嫩的小脚在男人含咬的力道中蜷缩乱踢。

    白净的额头已经燥热得出了汗,珠玉般白皙光滑的肌肤早已染上了绯色,她能清晰得感觉到男人舌尖的挑逗,将那两颗小小的蓓蕾吃得硬挺难受。

    不止如此,他的大掌也早就摸上了她的身体,指尖划过的地方都勾起了一阵莫名的酥痒,小腹中逐渐升起的燥热氤氲难散,少女忍不住扭动起了腰肢,被纹上淫纹的那处更是瘙痒得厉害。

    粗重的呼吸一阵接一阵喷薄在少女的肌肤上,玉山隆起的雪白乳肉透出了片片嫣红,被强行掰开的两条腿儿不安的颤抖着,男人探下去的大掌已经摸到了泛滥潮湿的蜜穴儿。

    “嗯…………”

    他还是会害羞,本能的夹紧双腿,商颜抬起头没有离开反而更加用力得将手伸下去。

    “纯儿乖,把腿分开。”

    卿纯想拒绝,但是她知道商颜不喜欢被人拒绝,只能强忍着自己的不安顺从得张开了双腿。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一遍一遍扫过少女的私处,源源不断的滑腻淫液翻涌如浪,每一次的扫弄都能拉起许多银丝,卿纯已经足够动情了。

    “别怕,我会让你很舒服,就像上次一样。”

    架不住男人的诱哄,卿纯就算心里不太愿意但还是选择了满足他。这是她留住这个男人唯一的方式,卿纯不断说服自己已经17岁不是12岁,要和他好好在一起,他会对她负责,所以做什么她都愿意。

    手指进入时的异物感很强烈,卿纯忍不住咬起了唇瓣,低声呻吟着绷紧了身体,只是一根手指而已,刚进入里面的软肉就绞缠起来,男人笑着俯身去吻她。

    “纯儿里面好热好湿啊,怎么吃得这么紧?这才只是手指而已,放松一点,等会儿还要吃更大的。”

    他就这样贴着卿纯的耳廓说话,因为兴奋而粗重的喘息让他的话语不甚清晰,深埋在水穴儿里的手指正在探寻其中的软处,他对她的身体早已轻车熟路,仅仅一根手指顶弄着颤栗的花肉,将她原本紧绷微颤的身体插弄得越发兴奋。修长的手指在淫腻的甬道中不时勾出一波又一波的情液。

    少女的身体越发酥痒,冲上大脑的快感让她的呻吟更加厉害了,手指的轻插快抽已经让卿纯食髓知味。阳台的玻璃门只开了一点,热烈的阳光洒在赤裸交迭的肉体上,被商颜抱着翻过身时,明亮的阳光下,她看到了男人贴在她腿间灼人又巨硕的硬器。

    那两晚的缠绵她都羞耻得不敢直视男人的身体,更不要说这根进入她身体内的私密部位,只是一眼,卿纯的脸滴血一般得红透,心中的恐慌越发强烈。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就算17岁也不该跟一个26岁的男人发生关系,她还是个上学的高中生,而他大她几乎10岁,是应该叫叔叔的年纪,怎么可以……………

    “啊啊啊…………”

    被掐住细腰牢牢控制住的少女早已无力抵抗,就在她恐慌之际,身下传来的一阵强烈酸胀感,带着无法适应的疼痛,她在惶恐之中被男人毫不留情地插入占有。

    大脑晕胀得厉害,溶着水光的美眸情迷潋滟,温暖的阳光洒在她早已潮红不止的美妙肉体之上,被完美填充的甬道似火山一般炙热湿滑,她已经无暇去惶恐方才的一切,急促的呼吸着想要缓解身下的胀痛。

    赤红的肉棍湿亮巨硕,伞状的肉头甩先顶入了穴口,对于刚刚长熟的少女,他的尺寸还是让她难以下咽,被强行撑胀的花径软肉夹得越来越紧,滚烫的泪水簌簌直落,一口急促的呼吸还没吸完,就被男人更加猛力得贯穿了。

    “嗯!真紧,操你多少次都这么紧,小骚猫!”

    身体最私密的地方被男人填得满满当当,在完整得进入她之后,随之而来的重捣,顶得卿纯瞪大了眼睛,不停张阖的水润小嘴儿只剩下被顶得破碎的呻吟。

    软肉包裹,水润重迭,硬与软在这两个人的交合之中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融合,少女体内的每一处都能教人销魂蚀骨。商颜越插越深,圆硕的龟头次次顶到花心,透着水液的紧裹如同一张张小嘴儿,吸住他的性器嘬弄他的快感。男人忍不住暗哑低吟起来,扣着卿纯发抖的纤腰,咬起薄唇更加残忍凶猛得操弄。

    砰砰砰!啪啪啪!

    每一次的深入交合,摩擦着少女最敏感的神经,夹杂着她情难自抑的呻吟和啜泣,男人的快感迅速攀升。

    商颜最喜欢听卿纯叫床,每一次被他操狠了,她都会发出猫儿一般的可怜淫叫,一声声,一阵阵,软软糯心,好似在渴求着他的怜悯,求着他对她更怜爱一些。

    “颜哥哥!啊啊啊!颜哥哥慢点…………”

    湿热的花径被膨胀的巨物顶得发酸发麻,卿纯失声哀求,剧烈的颠颤中,她抓住了男人的肩头,青葱般的玉指在男人健硕的后背上留下了道道血痕。

    尝到疼痛,商颜更甚粗暴得顶操,卿纯的体温在这一次又一次的抽插之中飙高,雪白的肌肤透出层层薄汗,这一个姿势玩累了,商颜便抱住她的腰将她压倒,两条粗壮的大腿分开跪在床上,两条健硕的手臂捞起床上的小猫儿,将她的双腿分得更开,抬起她的屁股将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腰上,以一种更加清晰的方式继续操她。

    这样的姿势,商颜能看到他亲手给她纹下的淫纹,紫红色的纹身在阳光的照射下更加美了,不过最美的还是他傲人的性器在少女的小腹下捣出形状的模样。

    卿纯最近好像又瘦了一点,这只小猫儿挑食得很,以前吃不饱就瘦,现在吃饱了又挑食,好不容易养在宅子里养胖了一点点又因为车祸瘦了回来。

    白皙粉嫩的躯体在男人的猛烈动作下摇摇欲坠,车祸之后她更瘦了,丰满的胸部下肋骨的形状清晰可见,纤瘦的腰肢胯骨明显,商颜看得都不忍心那般凶猛得对待她。

    还是得尽快把她接回去好好养起来,每天将她关在这里只会越养越憔悴。

    小腹的淫纹被男人操得鼓了又鼓,看得男人血脉喷张,退出半分的巨棒挤着那要命的紧致在狠狠抽送了十几下后成功顶入了宫口,强硬的胯骨凶悍无比撞得卿纯耻骨生疼,雪白的腿心卡在他的腰间红得可怜。

    火热的欲望交合之下,少女心中所有的恐慌都逐渐被快感所替代,她无法抵抗男人的凶猛,更无法抵抗他给她带来的快感。在他的身下,没有温柔可言的肆意操弄,更给这个不谙世事的纯情小女孩儿凶猛的刺激。

    水声渐涨,嫩肉被坚硬的肉龙狠狠鞭挞,深插越快,得到的销魂越发蚀骨,没有一丝隔阂的肉体交融,将这肉欲摩擦、挥发,升华。

    “还要吗?嗯?想不想让我从后面干你?”

    男人的声音此刻在大脑迷蒙的卿纯耳中如同恶魔的低语,性感磁性的嗓音带着一点点微颤,诱骗着她继续沉溺这场肉欲。

    “颜…………颜哥哥…………”

    被干得急喘的少女不知所措,睁着水雾朦胧的鸳鸯水眼儿痴痴得望着身上的男人,她爱他的那颗心越发浓烈,与他一次又一次的亲密交融都让她一点一点将自己全部的信任和希望都给他。

    “不想?”

    商颜突然停下了动作,他要听卿纯主动的骚浪求操,所以没有多说直接拔了出来,离开了她的身体。

    陡然空虚的肉体快感退却,酥痒得心肝让卿纯忍不住哼唧起来,欲求不满得望着男人的眼睛哀求,“颜哥哥,颜哥哥…………”

    “说出来,要我做什么?”

    男人很坏,操控她的精神还要操控她的身体,甚至连这种肉欲快感都要这只小纯猫求着给。

    “要,想要颜哥哥…………”

    “说清楚。”

    “想要颜哥哥插进来…………”

    “从哪里?”

    卿纯的脸红得可怕,她的自尊心被这个男人一再展示,他要她抛弃自己所有的羞耻,在他的面前沦为一个淫荡的女人。

    内心的空虚和身体的渴求让少女不懂得如何处理,她凭借大脑的直觉,蜷缩着的身子慢慢翻过来趴到了床上,潮红的身体娇艳欲滴,少女咬起了自己的手指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小屁股在男人的身下晃了晃。

    “从后面…………”

    青筋毕露的赤红肉棒又一次塞了进去,紧贴着少女的软臀,将她全部的甬道填充到没有一丝一毫的空隙。

    商颜露出畅快的笑容,拉起卿纯的两只手臂扯到腰后,商颜挺直了腰杆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纯儿真乖,哥哥要好好奖励你了。”

    他的呼吸凑充斥着极度的畅快,卿纯更是无法言喻的爽,被毫不留情地顶弄的软肉再一次分泌出大量的水液,被插得一翻一颤的湿润花瓣淫液飞溅,腹间的燥热早已转化成了暴胀的射意,窜出的几丝快慰的电流正在增加,刺激的男人从头到尾都麻了。

    “唔!吸得真紧,水越操越多了,纯儿听到了吗?你下面被我操出水了。”

    快感在男人淫腻的话语中越积越多,听到自己被操出水声的时候,强烈的羞耻心将她的快感拉到了极限,潮涌的热浪起起伏伏,随着被商颜霸道凶猛得顶弄,强烈的生理快感冲击着卿纯的大脑几乎让她快晕了过去,她忍不住弓起了腰,将自己的屁股抬得更高方便男人更加畅快的操干。

    房间里回荡着男人的粗喘和肉体的脆响,只听得少女一声尖叫,弓起的纤腰跌下床塌,扭动的屁股颤抖着涌出阵阵潮水,淅淅沥沥浇湿了白色的床单。

    她趴在枕头上,扛不住汹涌而来的高潮快感,在男人羞耻的淫语中达到了顶峰,美眸间水光涣散,半张着的唇儿嘤嘤急喘,小声地哼唧着将体内剩余的水液挤压出来。

    “嗯…………吸得好紧啊,看看床上,都是你喷出来的水。”

    商颜没有停下淫语,他很喜欢让卿纯感到羞辱,看她红透了脸不肯承认自己的淫浪骚贱,又在自己的身下忍不住潮吹泻身,多有意思的反差。

    “唔唔…………”

    才刚高潮,商颜动一下她就忍不住呻吟一声,嫩肉缠着他不肯松开,商颜稍微满足了一些俯下身捧起少女的脸颊轻轻吻了上去。

    “卿纯,你是我的,永远。”

    吻着她汗润的侧脸,嫣然的樱桃水唇色诱着他再一次深吻,商颜爱极了和她触碰,又或者说爱极的是和她的深入交融。

    吻着吻着,健硕的肩背又开始耸动,精壮的窄腰又顶着少女的肉臀缓缓抽动起来。

    “唔………啊………不………不要了…………”

    刚经历过高潮,她的身体还没缓过来,却又被这个男人继续操弄,她哭着求他,得到的却是男人无情的拒绝。

    “不要?你舒服了就不管我了?纯儿,哥哥还没给你喂牛奶呢,你最近瘦了要多喂一点才能吃饱。”

    高潮之后的身体四肢酥麻得脱力,可怜的卿纯被强大的男性气息笼罩,不停息的填满抽出,凶猛得又让她被操出了水声。

    商颜轻轻一笑松开卿纯的双臂,大掌掐住她的腰将她的双腿掰得更开,抬起的巴掌狠狠落在少女肥软雪白的屁股上,胯下的娇软身躯便狠狠一颤,阴道里猛然的紧夹吸得他头皮发麻。

    “骚猫!喜欢被打屁股是吗?”

    他猛然压下去掐住小纯猫的脖子,为了方便他施展,商颜又提着她的身体转了个方向,分开双腿将她的屁股压得更低,退出几寸的巨龙开始了最后的冲刺,又重又狠得猛操起身下的红肿水穴儿,他速度极快,力道猛得让卿纯连呻吟都快没了,被掐住脖子的窒息感让她越加越紧,男人的粗喘前所未有的大,他掐着少女的脖子忍不住直起腰仰头享受起来,水声越大,到最后跟着男人每一次的动作被挤压出更多的潮水,颤抖着的身体几近筋挛,这一次喷出来的水更多更猛,白色的床单兜不住这么大的量,淅淅沥沥地淌到了地板上。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汹涌澎湃的肉欲,一波又一波将男欢女爱的极乐诠释尽致,入骨的淫欢经两个人的理智都拉入了深渊,此刻他们只想纵情欢乐,享受彼此的身体和爱意。

    夹颤着的肉壁洗得厉害,湿滑的内道温热到了极点,紧裹着奋力抽动的男人性器,大起大落冲击不断。

    “要喝牛奶吗?要不要!”

    男人厉声质问,他也快了,坚持了这么久,他马上也要释放出来,但还需要卿纯的哀求。

    被掐住脖子的小纯猫双手抓挠着男人的手掌,她呜咽着好不容易从嘴里吐出一个字。

    “要…………”

    “那就喂饱你!”

    商颜再一次顶开了卿纯的宫口,抵着那狭窄的径道,一翻猛烈的挤弄碾压,将少女的身体刺激得再一次紧绷颤抖起来。

    浓稠滚烫的热流喷涌在深处,幽窄的宫壁喘息一般一伸一缩,淫纹之下的小子宫逐渐被灌满,卿纯哆哆嗦嗦的晕在了男人的身下……………

    商颜在做饭,食物的香味飘进卿纯的鼻子,她拉下被子动了动酸疼的双腿,一不小心从蜜洞中流出了不少刚刚射进去的精华。

    他不让她动,嘱咐她含着他的牛奶好好躺着,这样才能更快的受孕。

    卿纯很听话,也接受了为他生孩子的要求,如果能用孩子拴住他和他永远在一起,卿纯不介意未婚先孕,她太爱商颜了。

    商颜端来了做好的饭菜,娇羞的少女还遮掩着潮红的脸颊,看着全心全意为自己做饭的男人,心里更加的喜悦。

    “我可以下来了吗?颜哥哥?”

    没有他的允许,卿纯甚至都不敢下床,他交代给她的事情,卿纯全都当成了任务,只要完成他就会爱她,这是她所能想到的,所以她甚至比商颜更加希望自己怀孕。

    “嗯,时间够了,先吃点东西再去洗澡吧。”

    卿纯掀开被子下了床,整个床的床单早就湿透了,混杂着各种体液,到现在还散发着浓浓的情欲味儿。

    商颜坐在床边看着她小口小口得吃东西,满心满眼只有对她的宠爱,他越看越沉迷,伸出右手拨开她的长发,以十指为梳帮她打理起了长发。

    “纯儿,你爱我吗?”

    卿纯正吞着肉抬起头,两双眼睛对视片刻,水光朦胧的鸳鸯眼儿浸满了温柔的笑,“我爱你,颜哥哥,我爱你!”

    商颜望着她,心底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情,他终于得到了从未得到过的东西,爱。

    原来相爱是如此幸福的一件事,只是看她一眼,便能得到最强烈的安全感,他不再是黑暗中独行的那个人,他有了一盏灯,更有了一个会一直等待他的人。

    被信任,被在乎,被注意,被爱,商颜从未尝过的感情,终于一点一点回到了他的身边。

    他不想做一个无情的机器了,他想被爱,也想爱她。

    “纯儿,纯儿,纯儿…………”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