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奶奶油酱 - 第169章分权【剧情】 掌中求欢[高H现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笔趣300小说网

    商颜又离开了别墅,房子里只剩下满心欢喜的卿纯。她抚摸着手指上的拉环戒指总是忍不住笑出声。

    而车里的商颜则低着头一直玩弄着手指上另一枚拉环戒指,因为太开心他的嘴角一直在上扬,沉九透过后视镜看到了好几次,他低着头玩手指上的东西一会儿笑一会儿想,像个吃到糖的小孩子。

    “爷,林小姐又来约您这周末去看婚纱了。”

    刚刚还喜笑颜开的商颜听到这句话,脸色瞬间愣了下来,他抬起头将手指上的戒指藏好,语气冷冷的,“上周不是刚去过吗?你去帮我推掉,就说我要出差没空。”

    沉九在就帮他推了好几次了,但林若烟就是不死心,甚至找她爸又去拜访了商决,逼着商颜对结婚的事情上心。

    “爷,这次老太爷也打电话过来了,他说婚期将至,您这边的工作他已经找人接手了一部分,希望您能好好办婚礼。”

    “什么?找人接手?怎么没人和我说?你怎么做事的!”

    商颜一惊,他好不容易从祖父那里拿到产业,将公司里的高层都变成了自己的人,突然找别人来接手是什么意思?

    沉九很委屈,弱弱地开口,“爷,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商颜深吸了一口气,现在责怪沉九没有任何意义,商决这么做像是在给他下马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卿纯的事情,自她出车祸之后商决就对他颇有微词。

    “让谁接管的?”

    他的声音低沉地可怕,沉九抿了抿唇说道:“是彦少爷,不过老太爷只让他去处理边缘产业,都是些很烦很乱的工作…………”

    啪!

    商颜将原本放在腿上的文件砸在了后座上,他的愤怒如此明显,虽然一言不发但却威严可怕地令人恐惧。

    商颜最受不了的两件事,沾染他的女人,觊觎他的权力。

    “去老宅。”

    沉九不敢再劝了,此时的商颜有多愤怒他不用想就知道,他很少生气的,但每一次的愤怒都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这一次,真的是碰到了他的逆鳞,商颜最重视的就是他手中至高无上的权力。

    ——————

    商颜到老宅的时候,连迎接的女佣都感受到了商颜浑身的戾气。刚进门,商决就被商颜扑面而来的怒气影响了食欲。

    手中的筷子缓缓放下,一旁的沉管家拿起擦拭的餐巾递了过去。

    “小少爷回来了?怎么都不通知一声?也好让厨房给少爷准备一份。”

    商颜不理会沉管家,而是直接坐到了商决面前,脸上的愠怒为何而来不言而喻。

    “怎么越来越没规矩了?不经通报就闯进来,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坐下来。”

    “爷爷不也是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让人干预了我的公司?”

    “你的公司?”

    老人抬眼,略微浑浊的眼瞳里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他很不满现在的商颜,今日扰了他的食欲更是不满。

    但商颜似乎并没有太多忌惮,他就是受不了被人触碰自己的权力。

    “爷爷,这家公司是在我毕业之后掌管的,它之前不过是商氏集团里一个收益甚少勉强维持的公司,我花了两年的时间把它做起来,而你现在一句话的功夫就让商彦去接手,爷爷是觉得我的权力太大了想找人分权吗?”

    商决冷哼一声,动了动手指让佣人撤下了饭菜。

    “你觉得我是在分权?一家小公司而已,发展得再好也不值得你把全部的精力放上去。你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商彦不过是我派过去帮你打杂的。”

    商颜听得不爽,但面前的老人是他的祖父,他再怎么生气也不能在这里发作,“爷爷觉得一场普通的婚姻胜过数十亿的公司收益?”

    “颜儿,这不是一场普通的婚姻。林市长能给你带来多大的帮助不需要我说吧?你当初选择他的女儿不就是看中她父亲在政坛上的地位以及能给你带来的利益?她现在是任性了点,但结了婚不还是听你的?好好调教一番再任性也会老实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稳住她的父亲,商家不缺十几亿,先把婚事办了比什么都重要!”

    商颜敷衍婚事并不是因为懒,而是因为他已经不想和这个女人结婚。那枚拉环戒指正躺在他西装内侧的口袋里,正贴着他心脏的位置,是他唯一的真心。

    “林市长来找我两回了,他觉得你对婚事并不上心,陪未婚妻挑婚纱都要推叁阻四,如果你再这样林市长就要考虑之前定好的嫁妆了!”

    商决所说的嫁妆便是林市长在政坛里能拿到的利益帮助,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宝贝得很,为了这个女儿能嫁给京城最富有高贵的男人,他愿意把这些利益拿出来当嫁妆。

    商颜很纠结,他无法放弃林市长带来的帮助,但也不想娶他的女儿。以前商颜把婚姻当作利益交换,而且他的爷爷也是这么教他的,可是他爱上了另一个女人,让他不想再利用自己的婚姻当作筹码。

    他想娶卿纯了,但他知道很难,很难。

    “好了颜儿,我知道你今天很生气,但是你要知道大局为重,你是个很有格局的孩子,天生做大事的料子,我教养了你这么多年最了解你,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我保证只是让商彦给你打杂,他不会触碰到核心权力的。等你完婚,我会把集团更多的公司给你,我老了,也不想总握着那些权力不放手。只要你成了家,再给我生个重孙子,商家就完全归你管了!”

    商决对商颜做出了保证,商颜纵使有再多的不满也只能放弃,商决确实偏袒他,商家那么多年轻一辈,虽说都没有他优秀但有能力的也大有人在,但商决为了他一个都不留用,全部打发出去在外面的小公司忙活。

    就是为了满足他这个小孙子的权力欲,他不是不爱他的小孙子,只是不会表达自己的爱罢了。

    “哥,你怎么回来了?是回来陪爷爷吃饭的吗?正好我也没吃,一起吃吧?”

    突然进来的商彦满脸笑容,他伸出手想拍商颜的肩膀表示亲昵,却没想到被愠怒的商颜一把打落手掌,冰冷的声音一字一句威胁着他,“商彦,记住,你只配打杂,别耍心思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记住你的身份和位置!”

    说完商颜甩手就走,只留下面无表情的商彦和闭目养神的商决。

    “我说过,你碰他的东西不会有好下场,女人也好,权力也好,你都不该觊觎。”

    商决叹了口气,食欲没了还是出去散散步吧,沉管家扶着他起身,经过商彦的身旁又说了一句,“你的能力还不够与他斗,颜儿是商家的正统血脉,你只是个肮脏的私生子,不用妄想能取代他,好好做你的事,不然你下半辈子就只能在这栋老宅子里。”

    餐厅里只剩下商彦和一个旁边伺候的女佣,他驻足在原地看着商决远去的背影,英俊的面容逐渐变得狰狞可怖,“老不死的东西!”

    ——————

    沉九将商颜这些天亲手抄写的经文交给了自己的爷爷,这些经文是商决为了给商颜祈福用的,他自己早就抄完了所有经文,等到商颜结婚那天会请人做一场法事祈求他未来的运势。

    商颜还在烦恼公司被商彦接管的事情,他的权力欲很强,他本身就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男人,对别人觊觎他的任何所有物很是警备。

    商彦是个私生子,他从出现之后商决就告诉他,商彦是为何被挑选出来。他知道商彦是他的影子,是被商决精心训练出来的备用品。

    但商决也告诉过他,只要他不出问题,不会像他父亲那样,商彦就永远只是他的影子。

    被分权的恐慌让商颜难受极了,更难受的是他和卿纯求了婚却要和林若烟结婚。他现在没办法退婚,只能辜负卿纯,欺骗她自己没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越是这样,他就会越愧疚,他真的爱上了一个女人,为她烦心,为她思考,他的注意力和精力也放到了卿纯的身上。

    商颜恨不得天天去见她,到底该怎么办呢?他越来越不想娶林若烟了,可是商决不会同意的,而且林市长能提供的政界帮助实在难以舍弃。

    他犹豫,踌躇,恐慌,烦躁…………

    “哥,我做了椰子饼,尝一个吗?”

    商彦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他不敢进来,只站在门口敲门轻问,商颜抬起头满脸的不耐烦。

    “不吃,滚。”

    低沉的嗓音让他滚,商彦站在门口小心翼翼得推开了房门,他只露出了半张脸对这里面的商颜继续说:“哥,你生气了?我只是按照爷爷的命令做事,我没想跟你争的。”

    他在笑,和小时候一样,笑容之下是他最阴毒的心思。

    “商彦,你在想什么我很清楚,不跟我装无辜,你们离开老宅去接手公司事务求了老爷子很久吧?做了多少保证?立了多少投名状?”

    商彦脸上的笑僵住了,但也只有一瞬,面对商颜他还是恢复了笑容,继续腆着脸对他献殷勤,“哥,我都多大了,还留在这里当废物吗?我只是想帮你分担一点,帮你打杂嘛。”

    有很多东西是商彦自己争取过来的,包括叫他一声哥的资格,也是商彦拼命努力过来的。在此之前他只能和所有佣人一样,称呼他小少爷。

    商彦这个人从小被教育着如何竞争,他阴毒的心思总能让他赢,而他表现出来的优秀能力也让商决注意到了他,被选作商颜的备胎之后,15岁的商彦终于成为了商家的少爷,在此之前他只是一个奴仆,见到商颜必须弯腰行礼的家奴。

    但他依靠自己的努力,将自己变成了商家少爷,一直养在老宅里没有朋友更没有家人,心理也逐渐扭曲。

    但这些对商决来说没有任何关系,他要的是一个杀伐果断能和商颜一样优秀的人,而最接近他的,就是商彦。

    “我不需要打杂的,那都是下人做的事情。”

    商彦是威胁,他的存在就是在警告商颜,如果有一天他失控了,那么这个男人会成功取代他。

    “哥,不要说那些事了,椰子饼,很好吃的!”

    商彦推开门走了进来,他面对不同的人会换一张不同的面孔,明明心里对商颜羡慕到嫉恨,在他面前他却是一副乖巧伶俐的模样,对着他笑,眼底满是殷勤的喜欢。

    商颜看他进来也没再拒绝,商彦小时候就会做椰子饼,但商决不容许他吃厨房以外的食物。商彦偷摸给他吃的时候被发现过一次,他记得商彦的双手被抽得血肉模糊。

    他对这个弟弟的感情很奇怪,既讨厌他这个私生子又没有拒绝他每一声的哥哥,商颜没有朋友,叔父们的孩子也对他敬而远之,他一出生就被商决捧在了手心,但同时也让他身居高位被人仰望,身边唯一能够陪伴他的只有沉九,还有商彦…………

    “哥,你怎么不吃啊?怕我下毒?那我先吃!”

    商彦端着盘子,一只手拿起一块椰子饼放进嘴里大口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笑,将盘子伸到他面前眼中的渴望格外明显。

    商颜不想吃的,但不知为何手还是伸了过去,商彦了解他全部的喜好,包括他不喜欢吃太甜的,不喜欢吃太辣的,不喜欢吃洋葱,不喜欢吃香菜,不喜欢吃很腥的海鱼,太多太多,甚至都比他自己都要了解自己。

    “好吃吗?”

    商颜轻轻咬了一口,他做这个也做了十几年了,味道已经完全符合了他的口味。

    “以后别做这些下人干的活儿,你是少爷,不是佣人。”

    “这些我只做给你吃,别人不配。”

    两个男人相互对视着,房间里突然沉默,安静得连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见。商颜凝视着眼前这个弟弟,眼底的傲慢始终未变。

    他伸出手缓缓落在商彦的脸颊上,指尖描摹其他的轮廓,他许久没有这么细致地观察他了,不知不觉商彦竟然已经长得和自己如此相像。

    “老爷子把你养得越来越好了,就连你的样貌也这么像我,当影子的感觉好吗?商彦?”

    商彦的笑僵在脸上,他转动着眼珠将眼前这个正统血脉的高贵少爷尽数看尽,谁想当一个人的影子呢?永远沉溺于黑暗,不被任何人看到,更没有人在乎。

    “你很想要我的位置吧,日思夜想得研究我,想方设法得取代我,我知道你的野心有多大,你不甘心永远在我的脚下,可是你又没有打败我的资本。多可怜啊,我的弟弟。一个卑微下贱的私生子,妄图一步登天,呵…………”

    商颜毫不留情地嘲笑他,在他眼里,私生子就是矮人一截,什么兄弟情深,他的出身就决定了他被碾压,在商家,他不该抬着头生活,永远只能仰望眼前的男人。

    他走了,只留给商彦一个不屑的眼神。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