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鬼大人 - 第十六章患有性厌恶(h) 娱乐圈的男人都想上我(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笔趣300小说网

    颜月去浴室冲洗之后就回了家,静静地坐在沙发上。

    褚冽手上有她的把柄,关乎她的职业生涯,但是她也不可能受他的威胁一辈子,大不了,鱼死网破。

    第二天拍戏,颜月去得晚,尽可能减少和褚冽见面的时机。

    她在和袁杰司对台词,今天不再是拍摄囚禁戏,反而是女二对男二心态发生转变的一场,难度很大,对她来说挑战系数很高。

    袁杰司做好辅导指点颜月的工作,颜月悟性比较高,经过他的指点,比最初的表现上升一个档次,他的确是位好老师。

    “真希望有朝一日和颜小姐搭一次情侣。”褚冽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感叹了一句。

    颜月勉强笑了一下,不作声。

    袁杰司有点奇怪,他们俩之间的气场莫名。

    要准备拍戏了,褚冽赶时间做妆发,倒也没有再和颜月交谈。

    “你和褚冽什么时候熟了起来?”他现在是准男友,另一个男人当着他的面说,想和他的女朋友演情侣,而且褚冽的眼神中带着一股势在必得的样子,他表示看了很不高兴。

    “私下没有交流啊,可能看中了踏实又努力的品质吧。”她努力开着玩笑。

    袁杰司摆明了不信,后来搭戏对她的态度都冷冷清清的。

    颜月没有哄他,刚和袁杰司确定关系,目前他们也只是朋友+一夜情的关系,她还无法把她遭遇的一切告诉他。

    ————————————————————

    一上午的拍戏,袁杰司冷着脸没搭理她,颜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两人就这样冷战起来。

    颜月的戏份拍完了。

    “等下送你回去。”袁杰司丢下一句话,高傲离开。

    有了昨天的事情,颜月只敢在片场等袁杰司拍完戏。

    两个尴尬去往停车场,袁杰司没有发动汽车。

    下一瞬,他搂着颜月的身子,把头紧紧贴在她的脖颈位置。

    细软的发丝撩拨颜月的脖颈,她一时没有反应过去,反而下意识看了车窗外的场景,生怕有个漆黑隐蔽的摄像头正对着他们俩拍摄。

    没有发现,她嘲讽一想,反正更过分的都已经拍到了,仅仅只是一个拥抱又有什么价值呢?

    “小月月,你诚心不理我了吗?有些事不愿意说了就算了,就让这件事翻篇吧。”袁杰司叹气,对她撒娇。

    可怜巴巴的语气顿时让颜月心软了好几度,她把袁杰司的头抬起,吧唧一口亲在他好看的眼睛上。

    两人和好如初。

    “小月月,我想去你家看看,这么久了都没去过……”

    袁杰司没注意,颜月听了他的话身体一僵,她判断不出袁杰司是不是在暗示要去她家做爱,就算不是,两人吃了饭,总免不得要睡一晚,昨天的经历还历历在目,之前茂密的黑森林已经变得光秃秃。

    她能骗袁杰司是自己不喜欢阴毛,所以剃了,但是她骗不了自己。

    “过几天吧,最近我父母要来住两晚。”她骗他。

    袁杰司没多想,遗憾地“哦”了一声。

    ————————————————————

    之后在片场,颜月对褚冽是能避则避,出乎颜月意料的是,褚冽竟然也没有主动和颜月搭讪,这让她放心了不少。

    另一方面,颜月明显能感受到自己对做爱产生了躲避的想法,但她不能忽视。

    她上网查过,这叫做性厌恶。

    在袁杰司再一次提出要去她家的时候,颜月答应了,她不可能一辈子活在褚冽的阴影下。

    袁杰司已经拍戏有几年了,自己的房子值几百万,所以当他看到颜月住在景泰小区里的二室一厅时,多少有点惊讶,而且还是租的。

    他对颜月的认知又多了一层,原来是个小穷光蛋。

    颜月见他看着屋里忍笑,问他:“怎么,不满意啊?”

    袁杰司正色,说:“小月月,你搬到我家去吧,我家里也没人住,很宽敞。”

    颜月自小离开家,对家有种执念,在两人感情没有到达某个点的时候,她是不会搬到他家去的。

    袁杰司待惯了宽敞的房子,二室一厅对他来说异常的小。

    颜月拒绝了他,他没太在乎,或许是觉得两人的进展太快了些。

    他们找出一部爱情电影,拿出零食,依偎在一起,和普通情侣般体验难得的二人世界。

    洗漱完后,袁杰司和颜月相拥在床上,他的头抵在颜月的头顶上,有些发丝飘在他脸上,氛围和谐而温馨。

    他低头擒住颜月的唇,极尽温柔,轻轻吮吸两片柔软丰满的唇,颜月回应着他,双方呼吸声渐重。

    舌头钻进颜月口腔里,在里面搅动,手摸索着睡衣的纽扣,一粒一粒解开。

    颜月没穿内衣,奶子暴露在空气中,房间里开了暖气,温度适宜。

    粉红色的乳晕上立着挺拔的奶头,袁杰司的手直接捏住奶头,轻揉起来。

    “唔……”颜月的嘴被堵住,记忆回到那天褚冽和她做爱,心里顿时有些不适。

    听到颜月的呻吟声,袁杰司只当是她起了反应,掌心盖住尖端的奶头,五指合拢向上,力气全集中在掌心,手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好像要把奶子压平才好。

    唇落在另一个奶头上,奶头被亲得往一旁倾斜,十分弱小,再把奶子含进嘴里,重重吮吸,吃得津津有味。

    颜月尽力忽视那抹不适感,眉头却微微皱起,始终不能放松下来,然而身体在他的挑逗下吐出蜜水,她能感受到内裤已经有湿意。

    袁杰司正欲脱掉颜月的裤子,不料颜月一把拉住他的手腕,脸上有些慌乱,他疑惑地看向她。

    “我来吧。”颜月说道。

    袁杰司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儿,问她:“小月月,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颜月一股脑儿脱掉裤子,连着内裤一起。

    “没有,这不是给你个惊喜嘛。”她努力笑着。

    光秃秃的叁角区顿时映入袁杰司的眼帘,上次褚冽剃得干干净净,过了几天之后,阴毛又长了一截出来,短短的。

    “你们不是都喜欢白虎吗?”颜月继续说道。

    “你什么样我都喜欢。”

    看着袁杰司目不转睛的样子,她没有拆穿他。

    相比之前茂密的黑森林,扪心自问,袁杰司还是更喜欢现在的样子。

    手抹上叁角区,短短的阴毛像胡子一般,有些扎人。

    没了阴毛的遮挡,小穴的情况一览无余,两个手指撑开阴唇,闭合的肉缝敞开,穴口微张,吐露着蜜水,像一个天然的小口涌出泉水,竟然有几分可爱。

    袁杰司把手堵在穴口,蜜水不再流出,堵住穴口的位置却能感受到被蜜水浸染,食指插进去,里面顺滑异常,果然应了那句话,女人都是水做的。

    小穴被坚硬的异物塞入,何况那物还在里面轻蹭肉壁,简直瘙痒难耐。

    又加了中指进去,更深了,袁杰司的手长得修长,中指是最长的指头。

    颜月夹住双腿,小穴包裹住异物,那感觉竟意外的舒服。

    袁杰司将两指微微张开,小穴被迫涨大一些,两指在小穴里进进出出,动作猛烈。

    颜月的呻吟声没在喉咙处,没有发出来,身体里充满了快感。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在做爱时,她已经不会发出呻吟声了。

    在袁杰司眼里,颜月面色红润,头发散乱,双眼迷离,一副享受的样子,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手下动作越发迅猛,蜜水流得更欢了。

    不知什么时候,袁杰司温热的唇落在了光秃秃的阴户上,颜月的神志立刻回笼,下意识叫了一声“不要。”

    袁杰司没有注意到她的慌乱,只当是床上的正常反应,欲拒还迎。

    舌尖伸在叁角区上,扎人的阴毛和柔软的舌尖对抗,他的舌头舔过一寸又一寸。

    颜月双手紧紧捏着床单,脑海里回放褚冽舔她的穴,渐渐地,袁杰司的脸和褚冽的相重合,在袁杰司即将舔舐她阴唇的那刻,她再也忍受不了,起身躲避他的唇。

    动作很大,袁杰司对她的行为表示疑惑,同时带有几分愤怒和烦躁。

    任何一个男人,在这个时候被打扰都是很生气不满的,他的鸡巴还硬得快炸了。

    “对不起,袁杰司,今晚我可能和你做不了了。”颜月深吸一口气,对他道歉。

    “为什么?”只有叁个字,足见他的愤怒。

    无论袁杰司怎么问,颜月都无法回答,只能不断道歉,到后来,袁杰司冷笑一声:“好啊颜月,你可真行。”

    颜月看着他硬着鸡巴摔门而出,她看着就恶心,自然不能帮他口交或者用手。

    袁杰司走后,她矗立良久。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