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5.我去哄哄她

热书推荐:情s诱惑 


    车刚停稳,徐晚意便偏过头望向徐姣,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只见着徐姣拉开安全带,推门下车,泠然离去的背影。

    徐姣的背影纤细挺拔,像一颗小小的松柏,影子被橙红的夕阳拉得长长的,可她却招呼也不打一声,头也不回地,毅然决然地离开了。

    短短几米的路程,却像一道巨大的鸿沟,无情地阻隔着她们两人。

    徐晚意眼睁睁地看着徐姣越走越远,樱色的柔软嘴唇颤抖着,那两个字含在嘴里,却死活发不出音来。

    小区熟悉的景象变得陌生,零零散散走过的老人小孩的脸都变得扭曲了,像是戴了一幅幅狰狞的鬼面具。

    “咚——咚——咚——”

    心脏跳动的声音在耳畔夸张地响起,徐晚意有一瞬间以为自己的耳膜要被这声响震碎。

    这一刻时间似乎凝固住了似的,每一秒的流逝都是漫长而痛苦的,从身体到精神,都正在遭受着刑罚。

    心脏剧烈疼痛,像被大铁锤用力砸下,呼吸牵扯着胸膛肌肉,让这疼痛成为愈发鲜明的存在。

    徐晚意面目狰狞,姣好的面容与优雅恬静的气质不复。

    她死死地盯着那抹夕阳下越来越淡的身影,红血丝爬上她的眼球,太阳穴、脖颈的青筋暴起,胸膛剧烈起伏着,呼吸发出”嘶嘶”的声响。

    她一边的脸现于凄艳的夕阳,另一边脸隐于幽森的昏暗中,宛若来自地狱的恶鬼,诡谲而惊悚。

    直到那抹身影彻底消失在五十米远的拐角处,徐晚意终于闭上了那双酸胀不堪的眼,狠狠地往方向盘上砸了几拳后,伏在方向盘上发出野兽嘶吼般的声音。

    胸膛剧烈起伏着,但却只见气出不见气进,大脑一片晕眩,混沌不堪,脸上全是冷汗,她的呼吸声像破了口的鼓风机,凄厉而古怪。

    再这样下去,她可能会死...

    徐晚意摸索着从小包里拿出药瓶,手哆嗦得厉害,差点把药瓶打翻,费劲地吞下两粒白色的要完后,那股濒临死亡的窒息感才渐渐退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