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0不可以撒娇,这次一定要进去(指奸)

热书推荐:情s诱惑 


    徐晚意发出一声轻笑,含住了徐姣发丛中若隐若现的莹白圆润的耳垂,用唾液浸润,故意往耳道里哈气,享受着女孩的细碎的战栗,难耐的轻哼。

    眼睫往下一垂,指尖顺着阴唇之间的裂缝往下一滑,便抵达到了那一处小小的凹陷。

    平滑的喉部上下滑动着,徐晚意清亮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紧色,眼睫轻扇,脸部的肌肉微微紧绷。

    她手腕一转,修长的中指便抵着那处小口,推挤着柔软的嫩肉,一下往里插入了差不多一个半指节的长度。

    “呜——”

    “疼......”

    突如其来的异物感让徐姣皱紧了眉头,下身猛地收缩,想要把这讨厌的闯入者排挤出去。

    手指插入的地方很是紧致,手指上的每一处肌肤都像被千万张小小的嘴用力吮吸着,指尖产生了瞬间的麻痹。

    鼻翼贴着徐姣的后颈,徐晚意深吸了一口少女皮肤散发的幽香气息,唇角勾起,掀开的眼角闪出一道邪魅狎玩的微光。

    嘴唇贴着女孩温热的肌肤,插在那湿热小穴的手缓慢地抽动着,徐晚意喃喃说道。

    “就是让你疼,你知不知道姐姐多害怕,要不是一口气憋着,都能直接倒在地上了,哪能火急火燎地跑去找你啊。”

    “你疼,你就不知道心疼姐姐。”

    提到”心疼”这个词,联系到徐姣对她的疏离跟冷漠,徐晚意一下子就被刺激到了,情绪无法控制地涌了上来,就像开了闸的洪水,止也止不住。

    眼眶热辣辣了,她眨着眼睛,不让突如其来涌上眼的眼泪落下来。

    她发了狠,猛地往下滑去,含着徐姣后腰贫瘠的软肉,重重吮吸着,力气大到让徐姣的后腰猛地一弹,嘤咛含糊的声音带了哭腔,她才停下。

    “呜——不要...”

    不知道哪里疼,只知道身上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疼的,徐姣小声啜泣着,捏紧了绵软无力的拳头,摇着头,青丝铺满枕,在月光下泛着柔和光滑的微光,像一匹上好的绸缎。

    跪坐在徐姣一侧的徐晚意执起女孩的一缕发丝,微垂了眼睑,虔诚地吻了吻。

    “不可以撒娇,这次一定要进去,不会把你弄疼的。”

    徐晚意边说边躺了回去,腿缠着徐姣的腿,手也轻车熟路地滑进了她的裤腰,潮湿的中指再次插了进去。

    “好嫩...”

    她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让姐姐好好肏肏姣姣的小穴。”

    受到刺激的穴口不停翕张着,倒像是刻意对着外来者发出谄媚的邀请了,如此柔软,细腻,嫩嫩的软肉紧紧咬着吸着突然闯进来的手指。

    美好到极致的触感通过神经密布的指尖,像细小的电流一般传递到全身。

    徐晚意紧贴着徐姣的身体一哆嗦,同时绷紧纠缠的下腹猛地一抽搐,一股腥甜的暖流便涌了出来,沾湿了内裤。

    “呼——好棒,姣姣吸得真好,把姐姐弄出水了。”

    她缠着徐姣的腿收紧了,湿漉漉的饥渴阴唇紧密地贴上女孩光滑的大腿,像骑在她腿上一样,扭腰摆胯,上下摩擦着。

    快感层层递进,她像泡在温泉一般畅快。

    她已经泄过一次了,此时这般的狎玩便只是亲昵的性爱玩耍游戏,没有太多饥渴的性欲满足意味在里面。

    她将徐姣的那条腿磨到发红发热,磨得沾满了水...

    徐姣做了一个绮丽的梦。

    梦里她和她姐都化作了两条上半身为人,下半身为蛇的怪物,泡在一个瀑布下的水潭里。

    两条长长的蛇尾紧紧缠在一起,深藏于水面,虽然潭水是浅浅的绿色,清澈见底,可因为蛇尾缠绕的圈次太多了,根本无法分辨出蛇尾在做什么。

    但她是梦的主人,有上帝视角,因此很清楚地知道她俩在交媾。

    她,和自己的亲姐姐,在一个水潭里,相互缠得紧紧的。

    荒淫的呻吟,粗重的喘息,一声高过一声,在山谷间回荡着。

    人身蛇尾的她好快乐,快感直冲云霄,尽情释放着本我。

    但处于上帝视角的她,同时拥有着本我、自我以及超我的她却是快乐与痛苦并存,身处水深火热的境地。

    一方面和姐姐做爱真的好快乐,可另一方面,世俗的束缚以及禁忌又令她痛苦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