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拍戏片场

热书推荐:情s诱惑 


    颜月去拍戏那天,阳光正好,她看到了圈内以高冷着称的袁司杰。

    他坐在躺椅上翻看剧本,修长纤细的手指捻起下一页剧本,鼻梁笔直,他有一双深情的桃花眼,粉丝称:袁司杰看谁都深情。此刻他双目低垂,视线锁在剧本上,眉头微皱,竟然增添了几分阴郁。

    拍《互虐之后我们HE了》的导演姓孙,为人有些骄傲。

    “先拍男女主争吵的戏。”他的表情不好看,仿佛谁都看不起。

    颜月实在不想承认,什么《互虐之后我们HE了》是她即将要拍的剧,但又不得不说,确实切题,男女主可不就是互虐嘛。

    ————————————————————

    等男女主拍完之后,就是颜月和袁司杰的戏,她已经戴好了头套,化好了妆。

    她没拍过古装戏,刚戴上头套还有些不习惯,妆容服饰也是清清淡淡的,符合她白莲花的性格,也是为了迎合男主角的审美。

    颜月远远的看着他们拍戏,男主被女主扇了一巴掌,他的脸被扇的力度带了过去,从颜月的角度来看,只有一张侧脸,规规矩矩披散在身后的长发变得凌乱,看上去十分可怜,俊脸上显眼的手指印,眼下的泪痣更加清晰。

    男主,今年新晋人气演员褚冽,演技中规中矩,由于颜值的加分,收获粉丝几百万。

    此刻他转了过头,眸子里含着泪,强忍着不流下来,口里尽数说着扎女主心的话。

    对于新人演员颜月来说,褚冽的演技已经很值得她学习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又看了袁司杰一眼,他还在看剧本。

    他穿古装有翩翩公子的范儿,古装彻底把他的骨相暴露出来,一袭白衣,自成一幅画。

    其实她来时同他自我介绍,他不甚在意地看了她一眼,表情丝毫未变:“我是袁司杰。”

    疏离得她都无法接话,只好冲他微笑一下。

    ———————————————————

    “卡,不错,休息十分钟。”导演忽然出声。

    他把颜月和袁司杰聚集在一起。

    “下一场是你俩的吻戏,男二知道女二喜欢女主的那场戏,嗯,司杰,那种暴怒又克制的感觉,你好好揣摩一下。”

    孙导演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袁司杰,实在是有些担心他能不能演出来。

    “至于颜月,你需要先反抗他,然后渐渐沉迷在这个吻里面。”

    颜月点点头。

    她没想到第一场就是吻戏,其实是蛮尴尬的,毕竟两人完完全全不熟,袁司杰又对她爱搭不理的样子。

    她演戏一向是把自己彻底代入到角色中,这种演法很伤身,但效果却很好。

    时间紧迫,她只能强行把袁司杰当成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场地是在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

    “Action!”拍摄开始。

    颜月坐在铜镜前,细细描眉。

    袁司杰大步流星闯进她的屋子,目光锁定她。

    “你喜欢南宫梦?”他的眸子看上去要喷火一般。

    “江宁,我劝你离我远点,南宫大哥要是知道我会要你好看。”她从铜镜里看了她一眼,不以为意。

    “再说,喜欢他怎么了,不可能喜欢你吧。”她又轻嗤一声。

    江宁听到她承认,走过去猛然拉起她的身子。

    “云笛,喜欢我怎么了?啊?”最后一个人几乎是吼出来的。

    云笛被他拉得生疼,正欲接话,不料他炽热的吻压了下来。

    舌头撷取着美好,云笛反应过来,双手用力捶打他。

    江宁不理会她,霸道地吮吸她的唇。

    江宁虽然从小偏执,但对云笛从未做过任何出格之事,此时双唇相贴,他像是着了魔,只想不断和她亲近。

    动作不自觉地放轻,舌头舔她的唇,又轻轻撕咬,像一头小兽,啃食猎物。

    云笛觉得身子好像不是自己的,不自觉动作放轻。

    江宁的舌头在云笛嘴里搅动,邀请她的香舌和他纠缠共舞,她的舌头被迫和他缠绕。

    云笛满脸通红,江宁的手开始不老实的覆上她的胸。

    她感觉胸上异样,惊得咬了江宁的舌头他吃痛,顿时收回了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