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被剃阴毛(h)

热书推荐:情s诱惑 


    袁杰司坐到驾驶位,把颜月送回了家。

    家中,颜月冲着澡,他全射了进去,小腹涨涨的,水流和精液顺着她的腿流到地板上。

    她把淋浴头对准小穴,手指伸出去,抠出残余的精液。

    麻烦,下次再也不会让他射进去了。

    她想。

    ————————————————————

    第二天,袁杰司接她一起去片场。

    今天依旧是囚禁戏,此时的云笛已经被江宁囚禁得浑浑噩噩,毫无生趣,在江宁感受到云笛的状态时,他发狂了,他想要的从来就不是这样的云笛。

    颜月的妆看上去有些颓废,唇上无色,眼神黯淡无光。

    开始拍戏了。

    江宁揽着她的腰,动情地吻着她,舌头无论如何挑逗,云笛始终没有反应。

    他的眼睛瞪着她,像是要和她示威一般,灵活的舌头和她交缠,对上的是她波澜全无的眼神。

    然而颜月面无表情的底下,她的手指在他腰间打着圈儿,由于长袖子的遮挡,全部人并未发现异常。

    袁杰司的呼吸立马变了,眼里染上了一抹情欲。

    腰间的手还在作乱,一下又一下戳着他的腰,或是轻拧腰间的肉。

    调情意味十足。

    袁杰司稳住心神,回归角色,变得怒不可遏,猛然推开木头般的云笛。

    “云笛,你做这副样子给谁看?你以为你死得了吗?我告诉你,不可能的,只要我在一天,你就休想死。”

    声音很大,云笛像具行尸走肉,眼睛甚至没有看他。

    “云笛,我们吃饭好不好?你要活下去,看看我,啊?”

    声音变得更低,带了几丝哄骗的味道。

    他掰颜月的头,使她和他双目相对。

    “算我求你。”

    最后一句话,折了他全部的骄傲。

    他骨子里骄傲自负,能让他不顾一切的,也只有云笛一人。

    见她不为所动,他又发狠,威胁她:“你要是死了,我立马就杀了南宫梦,让他给你陪葬。”

    云笛眼神微动,嗓子有点哑。

    “江宁,为什么我们的事你要牵扯南宫哥哥,我是真的累了,放过我吧。”

    谈到杀南宫梦,云笛竟然开口说话了,这一点认知让江宁快要嫉妒疯了。

    他挑起云笛的下巴,一字一句:“不信你就试试。”

    云笛闭上双目,面上尽是痛苦之色。

    ————————————————————

    颜月在停车场外的路边等袁杰司。

    他临时被导演叫过去,于是他让她在这里等他。

    拍的戏得到了孙导的认可,颜月的心情很不错。

    一辆银灰色的小车停在她面前,车窗摇下来,是褚冽,南宫楚的扮演者。

    脸上一片笑意,问她:“等人吗?要不要我送你。”

    颜月露出礼貌的笑容,婉拒了他。

    不料他的表情顿时变了,“是等袁杰司吧?昨晚在停车场,你们俩战况激烈啊。”

    颜月装作听不懂,尽管已经震惊极了。

    “褚先生,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颜小姐大可不必和我装傻。”

    他说完去翻东西,拿出一迭冲洗的照片,递给颜月。

    她眼睛一扫,照片上赫然是两具身子交缠的样子,有些模糊,但能看到照片里的人就是她。

    “褚先生是什么意思?要曝光我吗?”颜月深吸一口气,强装镇定。

    如果照片曝光,后果她完全不能想象。

    “没什么意思,不过是邀请颜小姐吃一顿饭,不知道颜小姐是否赏脸呢?”

    褚冽长得帅气,拍戏的时间也接触过。颜月没想过他是这样的人。

    颜月上了他的车,给袁杰司发了条消息,说家里有点事,她先回去了。

    吃饭不过是借口,褚冽把颜月送到了酒店房间里,笑得得意极了,眼尾的泪痣加深了笑意。

    ————————————————————

    “昨天你叫得可真骚,听得我鸡巴都硬了。”

    昨天他去停车场,停车位刚好和他们的车离得近,他一看就认出了他们,动听的呻吟声,肉体的撞击声,才拍戏几天就搞在了一起,心里认定了俩都不是好东西。

    颜月的声音俏媚,他想象她是如何在袁杰司身下承欢,更是想着她被他征服的样子,面色潮红,娇喘连连。

    听得他是鸡巴肿胀,直挺挺的,鬼斧神差,拍下了照片,又听了墙角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