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更衣室play,分手(h)

热书推荐:情s诱惑 


    风评倒戈了一大半,颜月似乎成为了个脱下衣服就被人操的风骚女,总结就是两个字:活该。

    偶尔有想法的大V替颜月辩驳,反而被说成交钱洗白,她彻底黑红了。

    褚冽强奸事件把《我们互虐之后HE了》这部剧也带上了热搜,话题无数,关注度极高,褚冽的戏份只能重拍。

    颜月的戏份只差一点点大结局,她和孙导演联系过,主要是考虑到另外再请一名女演员的成本太高,另外一方面,颜月想到这件事情爆出来之后,她还没有好好和袁杰司谈过。所以她打算把剩下的戏份拍摄完成。

    那天她对他说,给她一点空闲时间打发了他。准确说来,也不算打发,那天她的确是心里很乱,已经没空再去和他解释所有。袁杰司那天之后也没有再和她联系。

    钱萍劝她考虑好,颜月权衡了利弊,坚持要去。

    钱萍无奈,摇了摇头。

    人言可畏哪。

    ————————————————————

    片场多的是人讨论她,装作小心翼翼背地议论的样子,实则明显得像是故意让颜月看出来,一脸鄙夷,从她们嘴里,她连呼吸都是错的。

    对戏时,担任女主的演员也故意说尖酸刻薄的话,袁杰司脸上有几丝不悦,但到底没说什么。

    颜月看着,心里有两个小人在争执:一个小人说,你看,他根本不在乎你,所以不在乎别人对你的看法。另一个小人说,当初是你自己不信任他没有告诉他,现在的结果你能想到,也由自己承担。

    她的戏份拍完,拿着自己的衣服去换古装,关门却被袁杰司抵住,他身形一动,腿跨进狭小的更衣室。

    他不管不顾吻上颜月的唇,整个人充斥着急躁两个字。

    两人的双眼里都有对方,空腔里的气息还是和之前一样的熟悉。

    场合不对,颜月在用双手抵抗,但他的力气太大了,牢牢禁锢住她,舌头在她口中攫取爱液,像要把她吸附在他身体里。

    太久没做爱,欲望在身体里发酵。

    颜月的古装是仿制魏晋朝的,一层一层,有些繁琐,袁杰司把手伸进颜月胸口的交叉领里,古装顿时变得凌乱不堪。

    嫌麻烦,他直接解开古装的腰间绳子,轻轻一剥,颜月只剩下里衣。

    她的奶子由白色的裹胸布包裹起来,显得平坦一些,下身穿着亵裤,松松垮垮的,看上去很舒适。

    袁杰司正打算解开她的裹胸布,没想到颜月双臂夹紧,不让他解开。

    他把手覆上一只奶子上,隔着不算厚的裹胸布,大力抓了一下,熟悉的柔软,仿佛能化开一般。

    开始在奶子上各种揉按,颜月身子一软,双臂自然打开,袁杰司趁机一圈圈解开裹胸布,逐渐露出奶子。

    隔着一层裹胸布时,奶子丝丝缕缕能看明白,中心嫣红的一点被遮住叁分之一,粗糙的布料擦试着奶头,它早已被外力激得凸起,有裹胸布的遮挡,酥胸更具诱惑力。

    袁杰司埋下头,含住奶头,先轻轻一吸,布料和奶头一起进了他嘴里,吐出来时,奶头和布料变得亮晶晶的,沾满了爱液。

    舌头重重把布料往奶子里按,奈何力气太小,想带给颜月的刺激感变成了另类的感觉,不变的是,同样的让人想要呻吟。

    她的脸色红润,不知其意的或许以为她发烧了。

    袁杰司的大手摸上另一只奶子,轻轻揉搓,布料在奶子上摩擦,带着异样的快慰感。

    随着他手劲儿的增大,粗糙的布料在敏感的奶头的摩擦,一股蜜水洒在亵裤上。

    手落在松散的亵裤上,挑开亵裤落在叁角区的位置。

    他猛然想起,之前的阴毛就是褚冽剃的。

    这时,颜月的身子抖了一下,低声道:

    “别……”

    袁杰司的脑袋里炸了,手越发放肆往下,摸了一下阴唇,湿的。

    手捏着大阴唇,又伸进在小穴里抠弄,强烈的占有欲让他开了口:“只有褚冽肏得,我不行吗?”

    话一出口,看着颜月不可置信又伤心的表情,袁杰司后悔了。

    但他一向骄傲,这时说不出补救的话。

    袁杰司的话就像一把刀子,深深扎进颜月的心里,谁管你到底是不是被强奸呢,他们只知道,被肏了就是被肏了。

    颜月用力挣扎,狠狠给袁杰司了一巴掌,眼里充满了决绝,声音狠厉又击准袁杰司的心:

    “你现在这样,和褚冽简直一模一样。”